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5545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疆車師古道 自助山野行

快到瓊達阪了,高度已過雪線。 快到瓊達阪了,高度已過雪線。
傳統的哈薩克牧民。 傳統的哈薩克牧民。

前年,我去了新疆一趟,與兩個朋友一起,沿著車師古道,由南至北,徒步跨越了天山。車師古道,始於漢代,連接了在天山以南吐魯番盆地和在天山以北的前後車師國,是連接天山南北最便捷的路,2000年來,有無數的商賈旅人、官宦使節曾踏足在它之上,但時移世易,如今還有用它的,除了每年春秋兩季趕著牛羊轉場的牧民外,就只有為數不多的行山客了。

全程山路64公里,最高處的山口高3400公尺,看來並不難,但因為種種原因成為一次十分有挑戰性的野外探險。

●地圖是機密 登山資料難尋

我們都是很有經驗的山友,在香港、台灣和歐美各地都有充足的行山經驗,所以決定這次天山之行還是用自己習慣了的行山方式,就是一切自己來,食物裝備自己背,找路也是靠地圖和指南針。剛開始準備時我們是滿有信心的,因為據我們所知,這並不是一條複雜難行的路線,但開始找資料後不久就發覺事情不簡單。我們在出發之前幾個月已經上網和買書找資料,但馬上就發現有用的資料很少,才知道在中國大陸境內幾乎所有山野的戶外徒步,都是有職業響導帶著的,絕少有用地圖和指南針自己找路的行山客。因為沒有這樣的需求,所以網上和書本都找不到詳細有用的路線描述或地圖。網上不少關於車師古道的貼文,但全部都是描述沿途風光和行山情節的,而我們最需要知道的資料,如入山口的詳細位置、路上各要點在地圖上的網格坐標(grid coordinate)等,都付之闕如。例如,由A點到B點,文章裡只籠統說「沿河逆流而上」,但其實河道不只一條,遇到分叉處究竟應該沿哪條河,就完全沒有提及了。

最要命的是,原來那些大比例的山野地圖,這種行山必備、在香港和歐美都很容易找到的工具,在中國大陸是視為國家機密、不准發售的。至於一定對路徑有詳盡認識的職業響導,我們也聯繫過,但也問不到什麼。這也難怪,這是人家的商業機密呢,那能隨便與人,況且一旦我們出了事故,責任誰負?

就這樣,我們都到了吐魯番,仍然對這條古道所知不多。只知道它的起點是吐魯番大河沿火車站以北的五星牧場,一路北行上山經過最高點瓊逹阪(達阪在維語和蒙古語當中的意思是高高的山口),終點是天山以北,吉木薩爾縣的泉子街。至於路上各要點的具體方位,就完全沒有訊息。我們當時的情況,就好像是把一個第一次去紐約的旅人隨便放在下曼哈頓的街頭,要他在沒有地圖和不能問路的條件下走到中央公園一樣。

於是我們就繼續努力,走訪吐魯番市區內幾間出售戶外活動裝備的店鋪,看看能找到什麼。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一家商店裡拿到了古道上幾個點的經緯度GPS坐標,又透過另外一家商店找到了送我們由吐魯番去五星牧場的越野車司機。

雖然收集到的資料仍不充份,但我們也決定去試試。覺得如果找不到前面的路,就循原路返回,危險性不大。我們三個人的背包中除了睡袋、營帳、煮食用具、食物和禦寒衣服外,還帶了兩個精密的指南針,以及一個可用衞星定位的GPS導航儀,可在儀器上輸入下一個位置的經緯度坐標後,用它來找到前進的方向。

就這樣,我們開始橫渡天山。

●一句沿河而上 吃了不少苦

10月初的一個乾燥晴朗的早上7時,我們與青旅的主人、一個友善的山東漢子道別之後,在吐魯番起程,經大河沿,於10時左右抵達五星牧場。途中與司機談起車師古道,他說他也走過,像其他有經驗的人告訴我們的一樣,他說路很好找,「沿河而上就是了」。

五星牧場就在河邊,謝了司機下車後就沿著河邊走,路很易行,因為根本是條行車的土路,接近牧場的一端被水沖塌了才不通車的。但是一、兩公里後我們就遇到此行的第一個抉擇:對面河岸出現了一條支流,現在有兩條河了,應該沿那一條河前進呢?

一開始,我們是傾向於繼續沿著主河道前行,因為路比較大,而且別人說是沿河而上,沒有提到碰到支流要轉向。但看完指南針和導航器後細心思考決定沿支流走,因為它向北,而主流的上游是向東去的。於是,涉水過河,往北而去。

大概是因為已是深秋,二、三十公尺寬的河床只有涓涓細流,平坦的山谷也滿是衰草,極目遠眺都是一片枯黃。我們走了幾公里後,又發現了一個意外:所有的資料都說:因全程幾乎是沿河溪而行,所以飲水不會是問題。但我們發覺,由此地開始河床已全部乾涸,滴水全無。為安全起見,我們就往回走約一公里,去一個曾經過的水源處喝飽了水,又把水壺都裝滿了才再前行,但因為預算是沿途都會找到水的,所以隨身的水壼容量不大,放滿了也只能支援半天。我們一路溯河北行,到黃昏7時,在一個草坡上紮營,在節約用水的前提下草草吃完了晚飯後,看了一回星空就睡了。今天沿途極為荒涼,除了兩個騎著馬的哈薩克牧民外,不見人獸,連鳥也很少見到,但沿途不斷見到之前行友遺下的垃圾,都在提醒我們離人間並不遠。

●幸遇公安帶路 沿垃圾而走

第二天吃罷早餐後,我們輕裝沿河而上往北找尋水源,和一個很重要的路標、一個叫做石窯子的建築。但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兩個目標都找不到。因為前一晚我們已經商議好,如果找不到水的話就要走回程,不能冒著斷水之險前進,所以就回到營地收拾好,約11點起程往回走。這樣走了大約一個半鐘頭,就碰上了兩部從下游開上來的越野車,其中一部是公安警車,一部是私人的,原來是當地一個領導帶著家人巡山來了。他們知道我們的意向後表示,他們也是去石窯子的,可以載我們去,又說那邊肯定有水。我們於是放棄了回頭的計畫,坐上他們的車,又回到昨晚露營附近,開車過了約200來米的乾涸河床,不遠處便有座低矮很不起眼的建築,那就是石窯子了,在它附近的河邊,果然有活水。

這裡實際又是兩個支流的交匯處,較大的一條源頭在東,較小的一條源頭在西。他們指點我們向西去,走到右(北)邊有條小溪時才沿著溪谷上山北行。我們得到這明確的指引後信心大增,當時已經是下午2時了。我們一邊走一邊慶幸自己的幸運,一邊也覺得「沿河而上就是了」的訊息真是太馬虎了點。我們沿溪谷北上後,山路就不大顯著了,但還不算難找,都是在谷的左或右岸,看地勢而定,所以常要涉水,約有四、五次。這樣一路走到日暮,才在溪邊草坡上紮營過夜。沿途的景色仍是枯黃一片,乏善可陳。

旅途的第三天是最吃力的一天,因為要跨越最高點的瓊達阪。我們約9時起行,路不大好找,一下在山坡上,一下在寬約50米的溪床中。我們也學會了一個祕訣:「找不到路時就跟著垃圾走」,因為以前的行友們沿途都丟棄了不少的空水瓶、空罐、菸包、菸屁股、食物包裝,甚至營帳睡袋等,很容易找。想不到這很要不得的陋習也有它的用處!這樣一路上山,大部分的坡度都不大,唯一的挑戰是有些路段會被滑下來的沙石掩蓋,形成一個向路旁溪谷下斜的沙面陡坡,很容易腳滑,如果不小心就會滑落到深幾米或十幾米的溪床去了,有點危險。從這裡開始,地上就連草也少見了,盡是沙石,但雪峰也開始在遠方出現,景色比昨天好多了。

午後2時半左右,離瓊達阪已經不遠,這時天色極為晴朗,但風勢就大了很多,氣溫也下降了不少,當時我已略覺疲倦,幸好我穿著極好的防風衣而又帶有迅速補充體力的power bar,才能通過這考驗,於下午4時抵達古道的最高點,在兩個瑪尼堆旁一覧天山南北諸峰。之後踏著薄薄的積雪下行一小段路後,6時許在一個草坡上紮營。這裡地勢高,氣溫下降得很快,第二天起床時,營內水壺的水都結冰了。

●北麓山明水秀 淨土快消失

第四天是在天山北麓往下行,比較輕鬆,但是沿途要過六座橋樑,基於前三天的觀察,這路徑似乎沒有什麼維護,可能有一、兩座橋是無法通行的,那就前功盡棄了,所以有點忐忑。不過還好,我們10時半到達最高的第六座橋,之後第五座橋、第四座橋的走下去,直到近山口的第一座橋都暢通無阻。基本上這段路都很好走,而且明顯與南麓的極度乾旱的氣候相反,北麓雨水充足,森林密布,青草遍地,山明水秀。遊人卻只有我們三人,很是難得。

沿途碰到不少羊群和哈薩克牧人,都很友善,他們少數仍騎馬,但大多數已改騎摩托車了。同樣的,現代化和商業化也開始改變了這條古道,就在古道的入口處,我們不無失望的發覺,一個車師古道旅遊區的入口已經差不多建好,一輛大推土機正在河床中喧嘩地工作,水土、空氣和聲音的汙染已經降臨到這有2000年歷史的古道上。像中國大陸常見的旅遊區一樣,入口是個傖俗的建築,上刻的古道北陂地圖又加了幾個莫名其妙的景點,可預見將來這裡一定充滿遊客,加上沿途聽來的消息,說幾年後山上就會以水土保持為由,禁止牧民畜牧了。不難想像,到時原本寧靜的山區會變得遊人如織,帶來噪音和垃圾汙染山間清泉,比牧民更破壞水土;而牧民將會變成依靠遊客生活的人,一些人做了旅遊公司的員工,一些人變成小商販,純樸不再,天天為了蠅頭小利去計算別人。大好天山,又會失去一片安樂土。

我們下午4時半到達古道的入口,不久就去到泉子街,坐上公車去吉木薩爾,再轉大巴,當晚就到烏魯木齊。

我們三人都是中老年人,我已60多歲,還能完成中國大陸少有人能夠做到的自助行山野營,而且行的還是天山,都覺得有點自豪。但由小見大,也觀察到不少應該改進的地方,其中我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國人隨處丟棄垃圾的行為。要知道,玩登山的應該是素質比較好的人了,但沿途還是見到數量驚人的垃圾。

其次是在中國大陸自助行山的困難。資訊缺乏,合用的地圖不供給,都是21世紀了,天上滿是觀察衛星,互聯網上什麼地圖都有,山區地圖還是國家機密?太不與時俱進了吧?在外國或是港台,比較出名的山區步道都會有詳細的說明和指標路牌,這點中國大陸都沒有,我曾為此而問過一個較高級的官員,他說政府的政策是不鼓勵人民行山。他的顧慮我明白,但我不同意他的解決方法。

最後是互聯網上的文章,有很多簡直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同樣的文句,會一字不改的登在不同的帖子上,從來沒有註明出處。提供的資料混亂,不少很明顯是錯的,就登出來了。這凸顯了國人馬虎,不認真和不尊重知識產權的問題。

我們都不知道此生還有沒有機會再在大陸的崇山中徒步,但我們都希望,如果再來的話,見到的是一個清潔、安寧、有序的環境。

瓊達阪和它的瑪尼堆。 瓊達阪和它的瑪尼堆。
現代化的牧民。 現代化的牧民。
幸運地碰上巡山的公安,為我們帶路。 幸運地碰上巡山的公安,為我們帶路。
天山北坡的森林和羊群。 天山北坡的森林和羊群。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