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5206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法理情|保護智財權 中美大不同

美國郵局發行的自由女神像郵票。(CNN) 美國郵局發行的自由女神像郵票。(CNN)
左圖為紐約港的自由女神像,右圖為藝術創作的自由女神像。(CNN) 左圖為紐約港的自由女神像,右圖為藝術創作的自由女神像。(CNN)

2001年,美國郵局發行一套自由女神圖案的萬用郵票(Forever Stamp)。媒體報導,郵局決定把國旗與女神兩套小方塊聯賣,結果證明,成效極佳。目前為止,已經獲利40億美元。郵票上的女神圖案,原由「蓋帝圖像公司(Getty  Image)提供。那張照片,卻來自賭城拉斯維加斯「紐約紐約大飯店」門前的雕塑實景。那尊女神雕塑,是阿拉斯加出生的印第安原住民藝術家大衛森(Robert Davidson )的創作。2013年,這位原創人控告郵局侵權。最近,聯邦法院判決認為郵局意外過失,侵害版權,應付給原告350萬美元作為補贘。

從這則新聞,我想起牽涉到中國的一件版權大事。8月間,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推出一套《中國文化史跡:甘博攝影集》,精裝15冊。定價人民幣5970元(約874美元),減價為人民幣3600元人民幣。悉尼·甘博的原名是Sidney D. Gamble,生於1890年,卒於1968年。祖父James Gamble,父親David Gamble。原為美國的富豪之家,又跟中國有商務關係。早年杭州之江大學有一個「甘博堂」,就是大衛·甘博出資捐建的。悉尼·甘博獲有社會學碩士學位,社會調查是他的專業。他到過中國三次:1917-19;1924-27;1931-32。專題撰述之外,他又愛好攝影,還留下這麽多照片,正是今天出版商的「文化史蹟」珍品了。

甘博逝世多年後,他的女兒凱薩琳·柯倫(Catherine Curran)在處理他的遺物時,成立了「甘博中國研究基金會」(Sidney D. Gamble Foundation for China Studies)。她很高興能得到兩位學者的幫助,一位是Nancy Jervis ,紐約China Institute主管教育的副會長,另一位是Wenjun Xing,曾在1992年以《Social Gospel, Social Economics, and the YMCA: Sidney Gamble and Princeton-in-Peking 》論文獲授麻州大學博士學位。一大堆零亂的老舊照片,終獲整理歸類,舉辦多次展覽, 還出版三本文圖並茂的書籍: (1) 《甘博攝影集:中華大地與人民》(Sidney D. Gamble's China, 1917-1932: Photographs of the Land and Its People)1988年出版; (2)《甘博攝影集:介乎兩次革命之間》(China Between the Revolutions. Photographs by Sidney D. Gamble, 1917-1927)1989年出版;(3)《甘博攝影:回顧中國》 Sidney Gamble's China Revisited: Photographs by Sidney David Gamble From 1917 to 1931. 2004年出版。

2006年3月間,在注重長期保管與專業管理的原則之下,甘博基金會簽約將全部大約4700張黑白照片與600張彩色幻燈片捐贈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圖書館。圖書館的檔案部門,另派專人編排目錄。每張照片內容的說明,中英文具備。建立專設數位資料檔(Photographs Digital Collection)貯存。

現在,這些照片的版權屬於杜克大學圖書館了。可是,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不但事先沒有向版權持有者申請,就連一個招呼也沒打。這種情形,當然是侵犯版權。杜克大學圖書館的一位專業人員首先發難,引起了學術界的議論與廣大社會的重視。

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在1992年10月30日加入《世界版權公約》(Universal Copyright Convention)。該公約要保護的,可分為經濟與精神兩方面的權益。精神方面很抽象,沒有明文說明。經濟權益比較具體,規定原創人及繼承者身後有若干年的保護期。甘博本人在1968年辭世。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延遲到2018年才發行他的攝影集。相隔整整50年,顯然是故意安排的。

再者,這次浙江的出版叢書用了「藝文類聚金石書畫館」的名義寫了一篇詳盡完整的「出版說明」,介紹甘博其人其事,敘述照片文物之前世今生。把原創人辛勤創作的過程和流傳的經過,全盤托出。如此洋洋大文,說明出版社不是欺世盜名。相反地,他們卻為保存文物,推廣文化而作了一番努力。

對我們現代人來說,「價值觀」占有很重要的分量。原創的價值不但很高,而且有時是無價的。最近美國一位前任的第一夫人寫回憶錄。書沒有寫出來,就先付8位數字的稿費,相當於近4億元人民幣。浙江出版的15冊美術書,訂了價又減價,每冊大約40美元。因為沒有版稅的負擔,價格確實便宜多了。

談到書價和買書,我又想起1950年代台灣的情景。當時物資缺乏,生計艱辛。大學生要學英文,有錢也買不到新版字典。有人從香港帶來一本《韋氏英漢字典》,大家如獲至寶。為了應急,出版商只好盜版翻印。台灣因而被稱為「假冒之島」。當時打版權官司的結果是,盜版書只能在島內流傳,不可外流。台灣就是用不得已的手段而度過難關的。

而今,浙江出版社的情形跟台灣當然不同了。不過,據我所知,美國的圖書館界人士,目前唯一的對策,就是杯葛(Boycott),不買這些書,用不合作的態度對付。如果是這樣,跟當年規定盜版書只在台灣境內流轉,庶幾近乎?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