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5160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 | 65歲成都大爺 飆進世界拉力賽

梁鈺祥笑稱自己是佛系開車,完賽比名次重要。(取材自微博) 梁鈺祥笑稱自己是佛系開車,完賽比名次重要。(取材自微博)
一身肌肉,霸氣十足。(取材自微博) 一身肌肉,霸氣十足。(取材自微博)

達卡拉力賽一直被稱為勇敢者的遊戲。

1979年舉辦以來,只有最勇敢最堅定的人,才能夠通過這項賽事近乎嚴酷的考驗。車手們或開著賽車或騎著摩托車,在公路和沙漠賽道中摸爬滾打十多天。白天,需要駕車忍受高達40-50℃的乾熱沙漠;夜晚,又要經受低至0℃的嚴寒。不僅如此,車手們還必須遵守各項嚴苛的規定:不能隨便給賽車加油,一經發現即被判出局;賽段險峻,馬拉松段給車手造成的阻力最大,該賽段要求車手全天駕駛,中途不許停歇,而且不允許有補給和維修車隊跟隨;休息不易,每名車手每天只能「享用」賽事組委會規定的幾個三明治和幾瓶礦泉水,如果在途中出現任何問題,斷水斷糧簡直是家常便飯。

•好樣 挑戰「死亡拉力賽」

不僅如此,這項世界最難的賽事最負盛名的還是死亡率。這項世界最危險的運動時時刻刻都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之下,以至於有人稱它為「死亡拉力賽」。在過去的40年時間裡,達卡奪去了近百條生命,他們之中有車手、記者、車迷、路人等,而創始人澤利薩賓也死在達卡的路途之中。

2008年的達卡拉力賽是比賽前一天宣布取消,原因是比賽受到恐怖組織的襲擊;2009年,達卡拉力賽移師南美也是事故不斷;2016年中國女車手郭美玲參加達卡拉力賽,才跑了幾分鐘就出現了嚴重的翻車事故……。

就是這麼艱難的比賽,梁鈺祥卻決心要去試一試。

梁鈺祥與賽車的緣分始於自駕遊。如今在他的家裡還有一塊掛牌,上面寫著「成都—羅馬」,專門紀念他在2006年攜夫人、朋友一起從成都開車到歐洲。兩年後,他又租車穿越美利堅大陸,從西海岸開到了東海岸。

•好強 南美賽道不錯過

漸漸地,他覺得自駕不過癮了,還是開車在沙漠、戈壁、河灘上比較刺激,再加上兒子梁熹也是一個賽車迷,於是在2008年,梁鈺祥和梁熹這對父子兵搭檔來到了環塔拉力賽。老爹是車手,兒子是領航。這對父子檔當時純屬玩票,不過,很快他們便成為各項賽事的常客。

梁鈺祥很喜歡《在路上》這本書中傑克凱魯亞克描述的一句話:「最興奮的事情便是聽到汽車輪胎摩擦公路的聲音。」他認為,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顆不安分的種子:「在路上看到的景色都很偶然,很特別,每個人內心都有一顆不安分的種子,只是沒有遇到機會把它發掘出來,而我遇到賽車之後這顆種子就發芽了。」

環塔、中國大越野、絲綢之路拉力賽……一路比賽跑過來,梁鈺祥心裡心心念念還是世界最艱苦的達卡拉力賽。

2016年,梁伯原本準備參加達卡,但由於賽事改變路線,砍掉了最有吸引力的智利以及秘魯賽段,這令梁伯有些遺憾,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將夢想放一放。

2019年達卡拉力賽雖然只在秘魯一個國家舉辦,卻積聚了整個南美賽道的精華:從利馬出發再回到利馬,跨越5000公里,另外還要翻越1700米的世界第二高沙丘,直入Ica沙漠的腹地。

最野的賽道最美的風光,梁鈺祥不再猶豫,直奔南美。

2018年10月,梁鈺祥去了一趟摩洛哥。在那裡舉行的摩洛哥拉力賽雖然賽程較短,只有六天時間,但梁鈺祥卻直言自己學習到了很多。

摩洛哥拉力賽之艱難,直到2017年才第一次有中國車手報名參賽。雖然梁伯也參加過很多比賽,但他還是感覺摩洛哥的路線相當困難:「這裡的賽段太難了,什麼情況都可能遇到。很多問題國內根本遇不到,但這邊都有可能發生。有一個賽段的路實在太爛了,全部是爛石頭,讓人感覺腦花兒都顛成了豆漿。」

不過,經過了摩洛哥一役,卻更堅定了梁鈺祥2019年跑達卡的決心:「摩洛哥就是達卡賽前最好的練習。」從摩洛哥回來後,梁伯開始加緊訓練,有空的時候還會經常翻閱一本小冊子。那是2012年達卡拉力賽回來之後,他為兒子梁熹製作的一本紀念冊。

2012年,梁熹在梁鈺祥的攛掇之下參加了達卡拉力賽,而作為最堅實的後盾,梁鈺祥也陪同參加。他一路開著車隊的裝備車跟隨兒子一起,也算是跑了一個「非賽道版」的達卡。就在路上,梁鈺祥為自己種下了一個達卡的夢:「一路上我看到很多白髮蒼蒼的車手,他們都在不斷地追尋超越自我。一個62歲的德國車手與我相約,小兄弟,希望能夠在達卡的賽場上遇見你。」

這個約定一直激勵著梁鈺祥:「達卡對我來說,就是對於自我的一個挑戰。達卡的路途上不僅有50後60後的車手,甚至還有40後的車手,比我的年齡還要大。這些人在這麼高齡的情況下還能參賽,我就想一定要學習他們挑戰人生極限的精神。其實人生也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和不順利,不是有一句話嗎,明天和意外不知誰會率先降臨,我們怎樣面對這樣的意外,可以很好地借鑑一下達卡的精神。」

•好棒 最老最小父子兵

作為世界上最困難的拉力賽,達卡的完賽率並不算高,平均只有40%多一點。本來就有風險,梁伯和他的領航員都是第一次參賽,意味著他要做好失敗的心理準備。兒子就跟他開玩笑:「萬一你跑到一半就退賽了咋辦?」

梁鈺祥倒是挺淡定:「我會盡最大努力去完成比賽,別人追求成績要更快,但像我這個年齡,算是佛系開車,保證能夠完賽才是最重要的。」

當梁伯前往達卡時將年滿65歲,創下中國車手參賽年齡最大的一個紀錄。實際上,他的兒子梁熹至今仍舊保持著中國車手完賽最年輕車手的紀錄。一個最大,一個最小,還真是上陣父子兵。

紀念冊以梁鈺祥在終點線上擁抱兒子梁熹的照片結束,這一次,等在那裡的將是他的兒子梁熹。梁熹將作為親友團到秘魯去見證梁伯的高光時刻。

梁伯的家,被他取名為「猛撒後寨」,主要是紀念他在雲南支邊的歲月。

梁鈺祥是土生土長的成都人,成長於成都東大街。1971年至1979年,他在雲南當知青,先是割橡膠,後到工程連修房子。結束「知青生涯」回城後,被安排在父親所在的服裝廠學習縫紉。從1991年開始,他一直在經營燈具生意。自從2012年達卡拉力賽回來後,梁熹逐漸接手家裡的生意,梁伯便清閒下來。

在他的後寨裡,梁伯有空的時候也幹著跟普通退休大爺一樣的事,種菜、養雞養鴨,還有兩隻貓咪和一條狗狗。不過除了種菜之外,梁伯還很喜歡健身,一方面是個人愛好,另方面就是為參加各種賽車比賽進行儲備。不光是梁伯愛健身,甚至他家的寵物狗一看見主人健身,都要跳到跑步機上去運動一會。

•好潮 秀過腹肌人魚線

梁伯健身已經堅持十多年了。大約在2000年,梁伯在國外開車旅行歸來,跟老朋友一起交流時談到出去跑一次長途的旅行,體能有點跟不上。朋友勸他健身,於是梁伯便開始健身生涯。一開始,他是跟著教練在健身房裡鍛鍊,到了後來直接在自己的燈具廠裡開設了一間健身房,不僅自己鍛鍊,還鼓勵自己的員工參加鍛鍊。

愛健身,也愛秀腹肌,但是梁伯卻並沒有和那些健身愛好者一樣,熱中於一個固定的食譜。梁伯是一個美食愛好者,特別是肉食,但由於自己的胃不太好,還做過手術,所以每一頓都很注意飯量,「只吃七分飽」是他堅持多年的原則。只不過每天上午和下午,他都要進行一次簡單的加餐,他的理論就是:「想要吃啥子肯定就是身體需要啥子,身體有很強大的自我調節功能。我本人就不太愛吃蔬菜水果,而且經常還想整一塊『肥嘎嘎』。」

因為健身,梁伯甚至還成為一名網紅,如果放在現在的抖音時代,那粉絲數量可能會很驚人。

2015年,梁伯曾經拍了一組藝術照,在這組照片上他大秀人魚線和腹肌。照片被一名媒體朋友發到了網路上,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人們才意識到,60+的老大爺也能那麼潮。

照片被披露後,梁伯突然就紅了,身邊朋友們接電話接到手軟,都是想要採訪他的。嚇得梁伯手機也不帶,躲進山溝裡專心練車,而且還不忘提醒朋友們:「大家幫我擋一下,擋一下,快受不住了。」

暴紅後,梁伯上了一次湖南衛視,甚至有國際品牌上門求合作,不過梁伯卻刻意減少了曝光量,目的還是要好好「當個車手」。(取材自封面新聞)

梁鈺祥是達卡拉力賽年齡最大的中國車手。(取材自微博) 梁鈺祥是達卡拉力賽年齡最大的中國車手。(取材自微博)
人稱梁伯的梁鈺祥熱愛健身,曾秀過人魚線和腹肌。(取材自微博)
人稱梁伯的梁鈺祥熱愛健身,曾秀過人魚線和腹肌。(取材自微博)
梁鈺祥酷愛征戰沙漠、戈壁的刺激感。(取材自微博) 梁鈺祥酷愛征戰沙漠、戈壁的刺激感。(取材自微博)
賽車途中的梁伯。(取材自封面新聞) 賽車途中的梁伯。(取材自封面新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