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41835/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紐約34歲華裔主婦新移民 獲私人獎學金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蔡惠玲(中)感謝先生(左)和公婆的支持,公公(右)為長樂一中美國校友會的陳端應。(蔡惠玲提供) 蔡惠玲(中)感謝先生(左)和公婆的支持,公公(右)為長樂一中美國校友會的陳端應。(蔡惠玲提供)
蔡惠玲被CLIP項目選作為海報人物。(蔡惠玲提供) 蔡惠玲被CLIP項目選作為海報人物。(蔡惠玲提供)

「我34歲,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為什麼這個年齡還要讀書、上學」,來美僅三年的蔡惠玲,憑藉同齡新移民少有的努力和韌勁,完成從語言項目、到社區學院、再到私立大學的三連跳,並獲得私人提供的獎學金,朝夢想的會計師邁進,「教育經歷和背景讓我在美國的生活更有自信和底氣」。

三年前,蔡惠玲經丈夫辦親屬移民來美,已在國內工作的她沒有接受任何出國前的英語培訓或準備,「就只是上學時學了點英語」,面對陌生的語言環境無所適從,「跟外族裔說話都緊張得發抖」。

猶記得剛來住法拉盛時,蔡惠玲在圖書館看到管理員整理書架,上前問能否也幫忙做義工,被告知要網上申請,結果上網後發現鮮少有單詞能看懂,「這對我是個刺激、我很震驚」;而到美甲店上班兩天就因手抖、不適合做工放棄,又轉到日本餐廳打工,讓她逐漸萌生讀書的念頭。

2015年9月,蔡惠玲參加了紐約市立大學的語言培訓項目CLIP,每周工作30小時還要再上25小時的課,「累得在地鐵上都睡著坐過站」;一個學期後她決定辭掉工作全職學習,不僅獲得人生第一個獎學金,還是三名獎學金得主中的唯一華裔,「那一刻覺得很驕傲」。

「本來只想提高一下語言,有天老師突然問我,為什麼不去拿個學位?」受到啟發的蔡惠玲因曾在中國考過導遊證,覺得去讀個旅遊專業也不錯,但「看到那麼多新移民本來是低收入、可以免費報稅,卻因不了解現有資源和信息,要到會計師事務所再花錢報稅」,讓她決定放棄旅遊、到拉瓜地亞社區學院學會計專業,「做一名會計師,到時候我來回饋社區、為他們更好地服務」。

在拉瓜地亞社區學院,蔡惠玲憑藉優異的學習成績進入President's Society,在那裡她找到人生導師Elyse Newman,結交人脈、拓寬眼界;也正是在諸多正能量的帶動下,距離畢業還半年時,她決定繼續攻讀四年制大學,連申勃魯克學院(Baruch College)、紐約大學(NYU)和復敦大學(Fordam University),除NYU外全獲錄取。

「我常說我先生是『五星級先生』,他不像大多數福州移民那樣認為錢更重要,公婆也對我求學大力支持,讓我有力量靜下心來讀書。」喜上加喜的是,蔡惠玲不光獲得勃魯克學院獎學金,還通過President's Society申請並層層闖關成功,獲得復敦大學校董William和Debra Toppeta夫婦提供的私人獎學金,成為唯一得主;「我一直覺得很幸運、也很感恩,遇到貴人和好的資源,我更相信教育可以幫新移民更好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發展空間」。

蔡惠玲說,很多新移民被英文嚇住,其實英文只是來美後的第一個障礙、不代表全部,「不是英文說得好就能風生水起,所以不要因為害怕英文就束縛了手腳,要想辦法在英文的基礎上做更多的事」;她的經驗是不怕丟臉,大膽聽說讀寫,「我美劇『老友記』看了四遍,從依賴中文字幕、到蓋住字幕只聽、到現在完全不需要字幕」,只要積極發揮主動性,就一定能變成更好的自己。

蔡惠玲(中)獲得Toppeta夫婦私人提供的獎學金。(蔡惠玲提供) 蔡惠玲(中)獲得Toppeta夫婦私人提供的獎學金。(蔡惠玲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