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4080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日本看看 | 過年賀卡 日本人懶得寫了

這十年來,日本年賀狀的寄送量逐年下降。(取材自樂吃購網) 這十年來,日本年賀狀的寄送量逐年下降。(取材自樂吃購網)
日本郵局的狗年新年賀卡,藏著讓人意想不到的小小巧思。(取材自Rocket news 24) 日本郵局的狗年新年賀卡,藏著讓人意想不到的小小巧思。(取材自Rocket news 24)

誰來陪伴日本2019年的新年?

答案是傑尼斯偶像團體「嵐」。日本郵局前陣子公布2019年年賀狀啟動儀式,象徵大家可以開始郵寄年賀狀,祝賀元旦新喜了。由當紅偶像「嵐」的二宮和也擔任代言人,「這是平成最後一年的年賀狀了」,二宮和也把年賀狀明信片投入郵筒中。

每年元旦期間,日本人的郵筒大多會躺著一疊拜年的明信片,而且多到必須用橡皮筋綑綁起來。但這幾年還會郵寄拜年的明信片的人越來越少,年輕人開始透過LINE或是其他社交軟體拜年,已經不做「親筆寫上對方姓名與地址」的事情了。

整個30年的平成年間,拜年明信片的件數大約減少了三分之二,只剩29億張,也就是說平均一年不到1億張的拜年明信片,等於日本人平均一個人還收不到一張明信片。比起昭和時代,平均一人會收到三、四張以上的拜年明信片少了許多。

•明信片拜年 二戰後風行

日本人透過年賀狀拜年,大概可以追溯到奈良時代,貴族之間會透過書信拜年,他們會親筆寫下思念與祝福的詩句,然後請奴僕送到對方家中祝賀。而日本郵局正式推出「年賀狀」-拜年專用的明信片,則是從1949年二戰後開始,當時高峰期平均一人的寄送量達500張。

郵局推出的制式「年賀狀」有兩、三款,可以寄送給不同輩分的親友,而且逐年發展到「幾乎不需要寫賀詞」,年賀狀上的賀詞與圖案,豐富得足以表達自己心意,只要填上對方姓名與地址就可以寄出了。

有段很長的時間裡,「年賀狀」還可以兌獎,每張年賀狀上都有編號,元旦時收到一綑親朋好友寄來的年賀狀,一邊看著朋友捎來的祝福賀詞,一邊對獎,是挺有趣的日本元旦風景。

為了讓親朋好友可以如期在元旦當天收到年賀狀,每年10月開始,日本的書店、文具行以及郵局就會擺出各式各樣的年賀狀,制式化的年賀狀多了,便出現「客製化」的年賀狀,出版商推出利用電腦或智慧型手機製作年賀狀的書籍與光碟,民眾可以在家自己編輯列印,還能因此帶動歲末印表機的銷售量呢。

其實,日本人寫年賀狀其實非常麻煩,圖案與祝賀詞都不能馬虎,尤其日本是一個必須說「敬語」的國家,不同輩分使用的語言不同以外,年賀狀書寫有許多規矩,包括要記得寫日本年號,不能寫西元,每個段落要空格或隔行之類的規矩,多如牛毛,因此寫年賀狀苦不堪言。

•禮儀枝節多 怕自己中箭

每年元旦過後,網路上就紛紛討論「今年收到什麼年賀狀」,不少酸言酸語,看網路評論時,都深怕自己中箭,被評論到自己寄出的年賀狀原來很糟糕。比如,前幾年討論:「可不可以寄送自己家小孩或寵物照片的年賀狀?」有一派認為沒問題,年賀狀上印著孩子的照片,可以逐年看到親友小孩成長過程,挺溫馨。

但另一派就認為「太個人主義了」,認為年賀狀是為了祝福收件人,寄送自己家小孩或寵物的照片,強調自己的幸福,跟祝福對方無關,畢竟「誰會對別人家的小孩感興趣呢,竟然還強迫送到對方家中。」尤其單身、少子化的年代,收到朋友孩子照片時,搞不好覺得刺眼,心想「你在諷刺我沒結婚、沒孩子嗎?」

日本人對於年賀狀的禮儀枝節很多,除了怕被歸類為「個人主義」外,還有人會抱怨「這個人怎麼會寄年賀狀給我?」覺得跟對方並不熟,但收到年賀狀了,還得因此回禮回寄年賀狀,十分麻煩。

還有制式年賀狀也被抱怨,因為上頭已經印滿郵局貼心印刷好的圖案,寄送人也是圖求方便,沒寫上隻字片語,卻也被收件人埋怨「沒有親筆寫祝福」。日本人認為,年賀狀最大的意義就是親筆寫的祝福與道謝,多數人相信「言靈」,唯有文字和語言,可以為對方帶來元氣與力量。

然而,在一人平均寄送上百張年賀狀的年代,親筆寫真是非常費工夫,郵局才會推出許多制式年賀狀。沒想到,網路上的抱怨仍舊一堆。

•寄送量暴跌 年減10億張

這十年來,年賀狀的寄送量逐年下降,而且是減少10億張以上的數量在下滑。平成年代出生的年輕人是網路世代,別說年賀狀,他們平常根本不熟悉紙筆書寫,甚至很多人已經不曉得親朋好友的地址,他們記得的是對方手機mail或是LINE的ID帳號。

他們元旦時改成電子郵件或在社交軟體上互相拜年,有些人連一張年賀狀都沒寄。更有些人工作形態改變了,他們沒有隸屬哪家公司或組織,因此不需要工作上的人際往來,更不需要拜年,維繫特定的人際關係。

台灣雖然沒有寄送明信片拜年的習慣,但猶記得早年,還會以電話拜年,也藉由過年的機會,跟幾個平常沒聯繫的朋友打聲招呼。但近幾年,似乎也改成社交軟體,以LINE傳送制式的圖案拜年已經算不錯了,更多年輕人是「統一制式化拜年」,直接張貼祝賀文在自己的Facebook動態牆上,要親朋好友們自己去看。

年味越來越淡薄,日本人家裡的信箱冷清,台灣人家裡的電話冷清。但網路上還是挺熱鬧的,換另種形式享受年味吧。

日本人對於年賀狀的禮儀枝節很多,親筆寫費工夫。(網路照片) 日本人對於年賀狀的禮儀枝節很多,親筆寫費工夫。(網路照片)
30年的平成年間,拜年明信片的件數大約減少了三分之二。(新華社) 30年的平成年間,拜年明信片的件數大約減少了三分之二。(新華社)
日本當紅偶像「嵐」代言平成最後一年的年賀狀啟動儀式。(取材自微博) 日本當紅偶像「嵐」代言平成最後一年的年賀狀啟動儀式。(取材自微博)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