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3940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二戰華裔老兵留憾!晚了6天…99歲的他沒等到國家的肯定

伍覺良(右一)今年5月參加退伍軍人會活動。(記者金春香/攝影) 伍覺良(右一)今年5月參加退伍軍人會活動。(記者金春香/攝影)
伍覺良(右三)今年11月在華裔退伍軍人華埠遊行活動上。(記者金春香/攝影) 伍覺良(右三)今年11月在華裔退伍軍人華埠遊行活動上。(記者金春香/攝影)

就在「二戰華裔老兵國會金質獎章法案」由川普總統簽字成法前六天,一位99歲華裔二戰老兵伍覺良(Peter Woo),於15日在紐約的家中平靜過世;這是繼今年10月曾在二戰精英部隊中擔任傘兵的朱怡榮(Raymond Yee)過世後,又一位華裔的二戰歷史見證者離世;這些年過九旬的二戰老兵,近年逐漸凋零,無緣親自佩戴金章。

伍覺良1919年出生於廣東台山南隆村一個書香門第家庭,1937年來美後進入紐約大學,兩年後開始經營海鮮生意,1942年被強徵入伍;在此之前他從沒做過什麼苦工,剛進軍中的最初兩周,被分派到廚房刷盤子,之後又被調到阿肯色州的羅賓遜堡(Camp Robinson),接受為期六個月的陸軍特訓。

•飛虎隊當翻譯 見過周恩來

訓練結束後,伍覺良在俗稱「飛虎隊」的美國駐華空軍特遣隊第14航空隊擔任翻譯,一起出征東亞太平洋戰區,為美軍翻譯機密文件;抗戰勝利後,更被任命在重慶國共談判中擔任翻譯,到過中國很多地方,還見過周恩來。

1946年結束軍旅生涯後,伍覺良回到紐約,繼續經營海鮮生意,五年內將生意擴展到全美,還在紐約華埠開設了太白酒莊;1955年,他獲選為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主席,並於1960年將自己購買的堅尼路191號轉讓給軍人會,並以自身名義擔保貸款,讓軍人會擁有永久會所。

伍覺良見多識廣,願意與年輕一代分享自己的經歷,但多數二戰華裔老兵卻常把軍旅過往深埋心裡。

「承認華裔二戰老兵項目」總監鄭婉芬的父親也是二戰老兵;她說,父親生前從未向家人透露任何與軍隊相關的經歷,直到父親過世後她靠著線索,才找到他入伍時間、退伍時還獲榮譽勳章等信息。

•「那一代老兵普遍有著恐懼心理」

鄭婉芬說,那一代老兵普遍有著恐懼心理,甚至在退伍重回社會後,他們仍要面對當時嚴重的排華情緒和歧視。

華裔民權運動者李揚國的父親也是二戰老兵,他說,自願選擇入伍的二戰華裔老兵,部分是希望通過參軍獲得美國身分,他的父親也不例外,但他父親仍在退伍九年後,才入籍美國。

還有一些老兵不對家人談論從軍經歷,只有在與昔日軍中同袍重聚時,才會打開話匣,聊起年輕時在軍中的喜怒哀樂與友誼。

目前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中仍健在、且還常能出席活動的二戰老兵,只有余廣一和梅蔭蓀;余廣一的孫女不久前為祖父拍攝回憶軍中生活的紀錄片「我們是美國士兵」(We Are American Soldiers),余廣一也首次與同時期參軍的華裔老兵一同回憶當年的軍旅生涯。

在舊金山,仍在世的華裔二戰老兵也已寥寥無幾;年過九旬的二戰老兵曹棣華(Dale King)、陳子鈞(Ronald Won)和余新倫(Allen Yuu),今年6月獲得舊金山市議會表彰。

本文獲得美國老年醫學會(GSA)、代際記者網路(Journalists Network on Generation)和美國中老年人協會(AARP)的支持。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