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3461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長河(一)

1 訥河

在廣闊的遼東半島上,有一個不起眼的山叫熊山,山很小,形狀像隻站立的老熊。熊立於曠野,山丘與周圍的大山比較起來,真的只能稱作山丘。但是「熊丘」聽上去很奇怪,又不是孔丘或者杜丘,所以在「丘」字下面加個「山」字,就成了熊岳。

據說這就是熊岳城名字的由來,岳飛的「岳」,可是念「耀」。熊岳(「耀」)就像一隻黑熊,聳立於遼闊的平原上,很有些耀眼。

小時候看過一本《平原游擊隊》,裡面有個矮胖子漢奸還是什麼的壞蛋,肚子圓滾滾,短褲衣褂,戴個漢奸帽,身後是廣袤的平原,就會令人想起平原上如果突出一個小山包,是挺顯眼。

話說熊岳這片土地遠古的時候是金國的地盤。到了大清順治元年,也就是西元1644年,朝廷在此設防守尉(武職三品),統兵千名鎮守熊岳。

一直到了雍正五年,大清設副都統,管理以熊岳為軸心的各處滿州兵。軍多糧足,儼然成了「軍分區」,並設置八旗:正黃、鑲黃、正紅、鑲紅、正藍、鑲藍、正白、鑲白,眾星捧月般圍拱於熊岳周圍。

熊岳一下子變成了人多地少的地方,皇帝於是想出個主意,鼓勵擴充,跑馬占地,馬能到的地方就是你的。有點兒像現代的移民,加拿大這樣的地方呢!就鼓勵你來,給銀子、給福利。大清那時的福利主要分發給皇親,每人可以領取四兩銀子。查一下,一兩銀子大概相當於現代的兩百多塊。但是數值相差巨大,那時的一兩銀子可以換兩千多文,一文可以買好幾石米。這樣說來,四兩銀子基本可以保證幾年的口糧無憂了。

話說守尉中有個年輕人,名中道,姓葉赫那拉,多年來一直在西太后宮任職警衛首領,率兵來到熊岳駐守。他早聽說過太祖努爾哈赤的故事,對遼遠的東北充滿嚮往。中道決定要走就到最遠的地方去。年輕人騎著白馬,領著大隊兵士一路奔跑,跨過大興安嶺、松花江,最後在一個星辰閃爍的早晨,來到了一個地方,白馬停了下來。

此時正是二月初的早晨,四下裡雪依然白茫茫一片。隨行的人說,再往前走,就是俄國,出境了。

中道看到天邊發出一陣陣亮光,想像著那也許就是傳說中的北極光。隨行的宦官說,此地是齊齊哈爾以北一百六十里外的訥河。

放眼所及,一片白雪皚皚。中道摸著腰間的長劍,記起聽過的額爾古訥河,彷彿覺得跟這個地方有一種熟稔。此時臨近拂曉,肩上的重擔也如這雪地一般深遠,他要帶著這一夥人馬在此間安營紮寨,一直生存下去。皇宮如此遙遠,皇恩浩蕩,卻天高皇帝遠。

宦官於是說:不如改名換姓,沒人知道你是皇親國戚,否則一人肇事,株連九族。

中道心中暗自盤算,一抬頭,只見不遠處一棵大樹的枝椏橫跨在樹杈間,怕是大雪壓折的。他讓手下人拾過來,在雪地裡頓了頓,當手杖,倒是不錯的一個滑雪工具呢!他模糊記起,戴過的一個玉墜上就是這樣一幅圖,老者拄杖。杖,不如就姓張吧!

時光快轉百年,1889年,中道的孫子出生。1915年,中道的重孫出生了,鎮守北疆,取名寶鎮;次年二重孫出生,取名寶善。

2 狼

且說中道來到訥河,安營紮寨,開荒造林。此時訥河附近一片荒野,雜草叢生,野狼成群出沒。夜晚野狼的眼睛發出綠色光芒,低矮的嚎叫聲此起彼伏,傳出很遠,在結冰的河上榔頭一樣摔成碎片,撒進人家。那有孩子哭鬧的人家就會說:別哭了,再哭,狼來了。

中道的大孫子名永發,接下來兩個孫子名永揚、永愛。

故事就從永發七十歲那年開始。

永發有四個兒子:寶鎮、寶善、寶忠、寶忱。還有一個女兒叫寶琴。

永發的長孫叫福仁,是寶善的大兒子,那時候八、九歲,特別調皮,喜歡上房爬樹、掏鳥蛋之類的事情。

那年冬天特別冷,快過年了,家裡開始熱鬧起來,準備年貨、殺豬宰羊,過年的餃子就要包十幾個蓋簾。福仁的任務就是凍餃子,把擺滿了餃子的蓋簾端到庭院的雪地上。空曠的雪地上,蓋簾一個個排起來,像張開笑臉的向日葵。零下四十幾度的天氣,餃子很快就凍硬實了。凍好的餃子要收到口袋裡,再等到過年那天,拿出來下鍋煮食。

那天,福仁端了一蓋簾餃子出門。剛推開門,就看到一條大灰狼的尾巴在庭院中間掃啊掃。

呀!他嚇得一個高蹦起來,手裡的餃子全扔到了地上。

鄰居家傳來令人驚怵的消息,狼把雞吃了、豬咬了。一個農戶早起下地,門沒關嚴,狼進來了。基本上後面的故事就是小紅帽和大灰狼的現實版。可惜沒有獵人把老狼的肚子剖開的情景。

話說福仁這天在樹下玩,突然聽到草叢中有「嘰嘰擦擦」的叫聲。他扒開野草仔細看,咦,原來是一窩小狼崽,絨乎乎的,煞是可愛呢;

小的時候都是好的。他想起大人們說過的一句話。(一)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