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3090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 | 國會圖書館中文部 一步一腳印走過90年

國會圖書館中文部閱覽室。(照片皆作者提供) 國會圖書館中文部閱覽室。(照片皆作者提供)
1896年,同治皇帝向國會圖書館贈送了933冊線裝書。這是國會圖書館收到的第一批中文書籍。(照片皆作者提供) 1896年,同治皇帝向國會圖書館贈送了933冊線裝書。這是國會圖書館收到的第一批中文書籍。(照片皆作者提供)

美國國會圖書館中文部從1928年成立,到今年已經90年了!而我在國會圖書館工作過近48年,見證了中文部近半世紀的飛速發展。

1949年9月10日,我由香港飛往三藩市,中轉多次後到達紐約,開始了我的美國生活。1957年我從馬里蘭大學畢業,拿到學士學位。同年進入美國國會圖書館。

●工作人員增至5000人

從1958年開始,先在遠東編目部工作,與圖書館內部的各個部門接觸,瞭解他們的工作情況,同時也認識了很多不同部門的主管,這段經歷對我後來工作很有幫助。圖書館的擴張速度很快,我剛到圖書館的時候,全館工作人員約有2000多人,到70年代已有4000多人,到1975年時,就有5000人了。

國會圖書館在32個國家設有採購辦事處,但由於當時中美沒有正式外交關係,所以沒有中國採購中心。我的工作任務之一便是為圖書館搜羅豐富的中文圖書以及與中國相關的各種中文資料(如報刊、書畫目錄等)。我們的中文書籍都從香港、臺灣等地採購,數量不多,價錢卻很高。

圖書館員另一個工作是協助國會議員、議員助理,以及各種委員會進行研究,撰寫研究成果報告。因為如此,我便有許多機會與議員見面。有時候議員辦公室打電話邀我去與國會議員討論有關中國的事務,很多與華僑有關。有時候議員要訪問中國及港臺等地,想瞭解當地情況。他們回來後要寫報告,也要館員協助。我記得華盛頓州的傑克森(Henry Jackson)參議員,他的夫人生在蘇州,因而對中國很有感情。夏威夷第一位華裔參議員鄺友良(Hiram Fong)也經常利用中文部資料。

當時在國會圖書館的中國老前輩很多,包括前北京圖書館館長袁同禮,他是中文圖書館學及印刷歷史專家;芝加哥大學圖書館學博士吳光清時任圖書館中文部專員。遠東編目組副組長王恩保和我都喜歡中國話劇,我當時也是華盛頓地區中國業餘劇社的導演,因而我們常常來往。很幸運能跟他們學到很多知識,瞭解圖書業務。這是我想留在圖書館界工作的原因之一。

●首編中國科學研究

那時,袁同禮建議我編一本沒有人做過的中國科學界資料,以備將來之用。於是開始收集中國科學界的研究機構、研究人員、大學、科學研究所的資料。一年後,收集到1000多項這樣的資訊,同時也記下一些重要科學出版刊物的名錄。1960年初,國會圖書館科技部想聘請一位亞洲科學參考專員(Asian Science Specialist),科技部主任夏洛德(John Sherrod)看到我的中國科技研究機構的目錄後非常滿意,便聘用了我。他還說政府出版印刷局想出版這本目錄,更是令我喜出望外。這份新工作也讓我的年薪從3000美元升到8000美元,職位從GS-5 升到 GS-11,我們在美國買一座小房子的願景從那時開始有了譜。

我真正開始協助國會圖書館發展中文圖書正是我在科技部的時候,1960-1967年,科技部得到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簡稱NSF)的贊助有幾十萬美元之多,要收集關於中日兩國的科技研究資料。那時,美國政府大概是發覺中日兩國的科技發展將對全世界有很大的影響,所以開始重視這個領域。後來我提出,南韓國的科技發展潛力也不容小覷,所以科技部又聘請了一位韓國專家,我成了亞洲科學小組的負責人。

●亞洲科技圖書齊全

我有三位助手,一位中文助手,一位日文助手,一位韓文助手,在六年裡我們收集到5萬多冊科技圖書,包括1000多種中文科技期刊和2000 多種日文科技期刊。所有中國科學院及科學出版社出版的重要出版書籍我們都儘量採購。來自日本的資料從日本全國各地採購,較為容易,中文資料則是從香港採購。幾年下來,我們小組的成績斐然,國會圖書館科技部收藏成為全美國最好、最全的亞洲科技圖書收藏中心,美國各大學及科學中心都向我們借閱中日科技資料。夏洛德很高興,將我的職位升級到了GS-12,年薪由8000美元升到了1萬2000美元。更令我開心的是,那段時間有很多美國學者與我連絡,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的亞洲部負責人想請我到NSF工作,但我很喜歡國會圖書館,便沒有跳槽。

因為我在科技部不錯的表現,圖書館的亞洲部主任常石博士(Warren Tsuneishi)聘我到中文部做副主任,從1967年4月起開始在中文部工作,一待就是37年。

●1928年中文部誕生

如要細說國會圖書館裡對中文部發展最有貢獻及贊助的幾個人,首先要提的是兩位館長。第一位是赫伯特·普特南(Herbert Putnam)。他從1897-1939年在國會圖書館做了42年的館長,是圖書館歷史上任期最長的、也是對圖書館貢獻最大的一位館長。在他任內,建成新圖書館大廈-湯瑪斯·傑弗遜大樓,從1897年啟用一直到現在。普特南館長很喜歡中國文化歷史,他在任內成立了中文部。他知道圖書館已經有10萬冊中文書,但無人管理,後知悉有一位在中國做傳教士多年的「中國通」恒慕義(Arthur W. Hummel, Sr.)博士從中國退休回來,便請他到圖書館主管中文圖書。接著,普特南館長申請國會批准成立中文部,於是在1928年,中文部正式誕生,迄今已經90年。恒慕義為第一位主任,1954年退休,為中文藏書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普特南館長退休後,1955年, 昆西·曼福徳(Lawrence Quincy Mumford)接任館長,任期20年。在此期間中文藏書開始擴展,我也有機會參與豐富中文書館藏。有一次見到曼福德館長,對他說我希望在退休之前能夠把國會圖書館的中文書由30萬冊增加到100萬冊,館長笑了笑說他也這麼希望,並對我有信心。後來,在我退休前一年,也就是2003年,圖書館的中文藏書已經超過100萬冊。我沒有開空頭支票,相信曼福德館長在九泉之下也會含笑。

●同治皇帝贈線裝書

1969年,我告訴曼福德館長,1869年中國同治皇帝贈送國會圖書館933冊中文線裝書,到當年剛好100周年,應該辦一個慶祝研討會。那年9月,中文部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慶祝活動,邀請了120多位中美客人來參加。圖書館多位領導、中華民國駐美大使周書楷、國務院的遠東副國務卿馬塞爾·葛林(Marshall Green)、鄺友良參議員,還有當時已85歲高齡的恒慕義博士等等都出席了盛會。

這一場活動擴大了中文部的名氣,也向社會各界宣傳了中文藏書的價值。我提議中文部應該多舉辦一些文化活動,館長也同意。1969年可以說是我的幸運年,那一年6月我獲得喬治城大學歷史博士,我的兒子也是6月出生,6月底喬治城大學歷史系主任邀我到學校面談,後聘請我為歷史系教授,於是開始我的教學生涯,直到2016年退休。

那年冬天,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李卓敏博士邀請我到中大擔任大學圖書館館長,並組織建立一座新圖書館大樓。曼福德館長准我停薪留職(Leave Without Pay LWOP)兩年。於是,從1970年到1972年9月在香港工作了兩年多,也把新圖書館大樓建成為東亞最先進最現代化的大學圖書館之一。

1971年7月,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亨利·季辛吉博士(Dr. Henry Kissinger,基辛格) 、外交官何志立(John H. Holdridge)大使, 以及時任季辛吉助理的溫斯頓·洛德(Winston Lord)大使三人秘密訪問中國,會見了周恩來總理,並得到邀請尼克森總統訪華的邀請函。尼克森準備1972年訪問中國在當時是震驚中外的消息,香港的新聞界、學術界一時都在談中美未來的發展。同年,香港新華社一位編輯問我想不想到中國看看,在得到美國有關方面許可後,我在1972年6月秘密訪問了廣州、杭州、上海、北京四個城市。

●1972中美圖書交流

這次旅途中,我耳聞目睹了文化大革命期間慘絕人寰的悲劇,也感受到當時中國知識份子界的人心惶惶。不過我訪問中國的主要目的還是代表美國與中國討論中美未來的學術文化交流,於是在中國政府安排下見到了很多中國學者及政府高級領導。我們商討決定開展中美圖書交流,中方送了我數百本中文圖書,讓我直接給美國國會圖書館寄去。初步談判成功,主要還是中國國家文物局局長王冶秋協調所致。除了圖書館以外,我還到了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在北大見到了周培源校長、周一良教授等,在清華大學見到了副校長張維、社會學教授史國衡。整體來講那時中國方面已經想開始與美國學術界打交道了。

回香港前兩天,北京圖書館負責人告訴我,中國計畫在1973年派一個中國圖書館訪問團到美國交流訪問四到六周。實際上我來訪問中國前,美國國會圖書館館長、國家農業圖書館館長、美國圖書館協會會長就已經希望歡迎一個中國圖書館代表團來美國訪問。1973年9月,中國圖書館代表團12人果然來到美國訪問六周,尼克森總統在白宮內會見訪問團成員,此行轟動了美國圖書館界。期間,國會圖書館館長曼福德在國會圖書館內設宴歡迎及討論交流中美文化合作事宜,收穫頗豐。

●中美建交藏書暴增

到了中美建交以後,平均每年從中國來的新書都有1萬5000至2萬冊,從美國政府方面寄去北京的書報平均每年有3萬多件。中美圖書交換已經進入一個健康發展的階段,文化交流也成為中美關係進程、兩國互相理解過程中舉足輕重的一部分。

1975年,吳光清博士從中文部退休,我同年秋天升為中文部主任,做到2004年退休。每年,來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中國相關課題的學者、博士生都常來國會圖書館查閱資料,我非常欣慰能夠幫助成百上千的學者們進行學術研究。原本我來美國是為了求學,沒想到最後能為這麼多中外學者服務,實在是榮幸之至,我也很高興中文部的珍貴藏書能夠幫助到這麼多人。到2001年,國會圖書館中文部、日文部、韓文部合併為亞洲部,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把中文部重建起來,這是我的夢想。

胡適手書。(照片皆作者提供) 胡適手書。(照片皆作者提供)
2004時,國會圖書館中文部已有超過100萬冊藏書。(照片皆作者提供) 2004時,國會圖書館中文部已有超過100萬冊藏書。(照片皆作者提供)
1932年羅百鍊為中文部前身東方圖書部題詞。(照片皆作者提供) 1932年羅百鍊為中文部前身東方圖書部題詞。(照片皆作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