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30284/article-link/

首頁 人物美國芝加哥要聞運動

女兒憶亡父~ 華裔科學家老爸、NBA球星巴克利 傳奇友誼故事感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華裔科學家王琳(左)與NBA球星巴克利在酒吧中聊天,兩人成為莫逆之交。圖/王雪麗提供 華裔科學家王琳(左)與NBA球星巴克利在酒吧中聊天,兩人成為莫逆之交。圖/王雪麗提供
兩人常常在不同城市中相見。圖/Shirley Wang提供 兩人常常在不同城市中相見。圖/Shirley Wang提供

華裔自由撰稿人王雪麗(Shirley Wang)16日與本報暢談她已故父親、研究貓砂的科學家王琳與NBA傳奇巨星巴克利(Charles Barkley)同樣傳奇的深厚友情。

22歲的王雪麗用中文對本報說,她的父親叫做王琳;她14日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這兩日在英語社群媒體上瘋傳;以下是這位傳奇球星與華人新移民惺惺相惜的故事:

2015年6月,巴克利母親過世的時候,在巴克利的家鄉、阿拉巴馬州的小鎮上的人都到喪禮上哀悼,但同時有個華裔臉孔出現,所有的親戚朋友都摸不清頭緒,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亞裔老兄」(Asian dude)會出現。結果,他是巴克利的好朋友。

➤➤➤巴克利 名列NBA最偉大50名球員 脫口秀具個人風

王雪麗在故事裡娓娓道來爸爸王琳與巴克利相遇的細節,雖然曾經包括她在內,許多親戚朋友對於王琳與巴克利的友情都半信半疑。即使他們兩人有許多合照和簡訊。

以下王雪麗以英文所寫故事的譯文:

巴克利媽媽喪禮  出現一位亞裔客

當巴克利的母親雪兒西‧葛蓮(Charcey Glenn)在2015年6月過世時,他在阿拉巴馬州的家鄉李德斯鎮(Leeds),為她舉辦了追悼會。然而,現場出現了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

巴克利的朋友不曉得要把這位客人安排坐哪,他不是籃球選手,也不是運動員,更不是巴克利的老鄉。讓我描述一下這個人吧:他愛穿紅色條紋Polo衫,並塞進卡其短褲裡,最喜歡去買二送一的特賣會。他搭公共運輸上班,住在愛阿華牧絲卡汀鎮,工作是研究貓砂。他是一個平凡無奇的爸爸。更準確的說,他就是我老爸。

「我媽媽過世時,我非常不好受,」巴克利最近對我說,「但他就這樣突然在我媽的葬禮現身,大家狐疑的問我,那個亞洲老兄是誰?我開始大笑,說,那是我朋友王琳。大家的反應是,你怎麼認識他的?我說,這就說來話長了。」

「巴克利是我朋友」 老爸說的這朋友是誰? 

這要從四年前說起。去年當我在記錄我爸爸的話時,他對我說,「你知道嗎,巴克利是個性情中人。」

他說,早在他認識巴克利之前,他就知道這個人了。

「他是NBA 史上前50大球星,」我爸說,「多年來他都是NBA的第二把交椅,僅次於麥可喬登 。」

我爸常在聚會時,對人提起巴克利是他朋友。一開始當我爸這樣講時,我壓根不知道他是誰。我對籃球不熟。

所以,身為一個千禧世代,我上網查詢了巴克利。他看起來好像很有名──是那種不屬於我爸世界的人。不過,身為一個千禧世代,我也知道人們對於「朋友」的定義很寬鬆。

華裔科學家王琳(右)與NBA球星巴克利在酒吧中聊天,兩人成為莫逆之交。圖/王雪麗提供 華裔科學家王琳(右)與NBA球星巴克利在酒吧中聊天,兩人成為莫逆之交。圖/王雪麗提供

「我們真的是朋友」  巴克利笑著對我說

大約兩年前,我問我爸我能不能看他的簡訊,於是他把手機給我。他們兩人之間的簡訊大部分都是我爸傳的,配上一大堆驚嘆號。

我對我爸說,你們的對話看起來好像只有單方面耶,然後把電話還給他。

後來當我與其他人聊到他們的交情,我開始意識到,我爸要不是世界上最幸運的籃球迷,要不就是這整件事只是個玩笑。

「不,我們真的是朋友,」巴克利帶著笑回憶著。

「當天我在出差,」我爸說,「在我投宿的飯店大廳中,我看到了巴克利。」

巴克利說:「那天我去沙加緬度的一場慈善活動致詞。」

我爸說:「我只想過去打聲招呼,看能不能要到一張合照。」

「坐在酒吧裡聊天」 老爸說巴克利人超好

「我當時坐在酒吧裡,」巴克利說,「裡面只有我跟你爸兩個人,於是我們就坐著聊天。」

「他人超好的。」我爸說。

「一切就自然而然發生,我們互相對看,然後就像,老兄,我餓了,一起吃晚餐吧。」巴克利說。「結果我們吃了兩個多小時,晚餐後又回到酒吧,繼續聊了兩個多小時。就像我們早就認識了一樣。」

隔天晚上我爸與巴克利又在酒吧碰面了。接下來的晚上也是。到了第三天晚上,我爸說,「嘿,跟你聊天真有趣,」

巴克利說,「我也這麼覺得!」

「接著他留下他的電話號碼,跟我說,假如你以後有機會到亞特蘭大、紐約或鳳凰城,記得打電話給我。如果我在城裡,一定會跟你碰頭。」我爸說。

華裔科學家王琳(右)與NBA超級巨星「俠客歐尼爾」也是好朋友。圖/王雪麗提供 華裔科學家王琳(右)與NBA超級巨星「俠客歐尼爾」也是好朋友。圖/王雪麗提供

「俠客歐尼爾也喜歡他」 他們常共進晚餐

接下來幾年,每當我爸到這些城市,就會傳簡訊給巴克利,巴克利就會去找他。巴克利說,「跟你爸在一起真的很開心,我的朋友俠客(歐尼爾)、厄尼(強森)、肯尼(史密斯)都很喜歡他。」

他們一起共進晚餐。

「我想我吃的應該是泰式河粉,」我爸說,「很好吃呢。我就在他們轉播室吃的。」

我爸在TNT電視台巴克利主持的 Inside NBA 轉播室裡待了很久。他說:「巴克利很愛乾淨,他的轉播桌旁邊有好幾罐紙巾,每次他坐下來之前,都會用紙巾擦桌子。」

他們還一起看球賽。

「那天愛阿華大學輸給了馬里蘭。」

我知道他們也一起參加派對,只是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

「你爸是我這一生中遇過最快樂的人,」巴克利說,「我不是隨便說說──你知道嗎,跟朋友在一起真的很開心,老實說,雖然我認識很多人,但我並沒有很多朋友。」

「所以當你跟真心的朋友相處時,那根本是無法比擬的。」

201812170955519862 36710華裔科學家王琳(右二)常到電視台探訪巴克利(右一)和歐尼爾(左)、厄尼強森(左二)、肯尼史密斯(左三)。圖/王雪麗提供

「巴克利兒時很苦」 爸覺兩人經驗相似 

在我的家鄉,我爸的同事們會用巴克利的事取笑他,不過我爸並不在乎他們信不信。

他仍在我們社區慶祝農曆年的聚會中,用他和巴克利的照片做了投影片。我問我爸,他到底怎麼跟巴克利當成朋友的,他說:「我們對很多事情意見相同,你知道巴克利在70年代的阿拉巴馬州長大,他爸很小就離開他,他被媽媽跟奶奶扶養長大。他媽媽和奶奶為了養家,只能去當清潔工。他小時候很苦,但因為他的專業而受到敬重。」

我老爸在1990年代從中國移民到愛阿華,他覺得自己與巴克利有相似的經驗。老爸說:「對我來說,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的亞洲人,我覺得我只要克盡本職,別人就會尊重我。」

「都相信膚色不重要」 兩人也愛說垃圾話 

我爸和巴克利都是工作狂,他們都相信膚色並不重要。我們常用中文說我爸「胡說八道」,就是說垃圾話的意思,我知道很多籃球迷說巴克利也很愛這樣。

在2015年6月,巴克利的媽媽過世了。當我爸爸知道了這個消息,他上網蒐尋了喪禮的細節,就跳上一班飛機前往阿拉巴馬州李德斯鎮。

「要到我家來可不容易,我的家鄉是一個很小的小鎮。」巴克利說。

但是我爸還是去見了他的朋友,也跟巴克利一家人共進了晚餐。巴克利說:「你爸的來訪對我來說意義無比重大。」

王琳(左)和巴克利(右二)常常在不同城市中相見。圖/王雪麗提供 王琳(左)和巴克利(右二)常常在不同城市中相見。圖/王雪麗提供

爸爸沒說他得了癌症   巴克利來電很生氣

2016年5月我爸被診斷長了惡性腫瘤。

那個秋天我休了學,跟他一起看黑幫電影、動作片、功夫片,電影結束之後,我們就會轉台去看籃球。只有我和他。在客廳裡一起一直轉台亂看,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就這樣過了兩年。

我爸從來沒有告訴巴克利他生病的事。巴克利說,「當我得知時,我打了電話給他,並且跟他講說我有多生氣。我說,老兄,我們是朋友耶,你可以告訴我。我們這麼熟了,如果我覺得會造成我的麻煩,我會直接告訴你,叫你別吵我。」

巴克利不知道的是,我爸幾乎每晚都會看他主持的轉播,當他做治療時,他會看著巴克利大笑,就像他陪在我爸身邊一樣。

今年NBA總冠軍賽時  老爸正在安寧病房

2018年6月NBA的總冠軍賽,勇士隊對上騎士隊,我爸那時候待在安寧病房裡。他支持勇士隊,我會去探望他,並且讀一些精采片段給他聽。

他並沒有機會看到JR史密斯在總冠軍賽第一場中那個致命的錯誤。我試著想要逗我爸笑,告訴他JR以為球隊領先,所以把球往外運。

「我是雪麗 我爸剛過世了」 一一傳簡訊

那是一個周日下午,我爸非常的疲倦,夏日的陽光照進病房裡,日子漸漸的流逝,太陽也快要西落了。

當一切結束的時候,我拿起我爸的手機 開始傳訊息給他全部的朋友:「我是雪麗,我爸剛剛過世了。」

葬禮訂在NBA總冠軍賽結束的隔天。我爸最愛的金州勇士隊,在前一晚奪下了總冠軍。

老爸葬禮那一天   滿頭大汗的高個兒出現

葬禮的地點在愛阿華市郊區的一間小屋。當我在跟兒時的友人聊天時,我朋友突然吃驚的看向我身後,我轉頭一看,站在我後面的是滿頭大汗,比現場所有人都高,那個6呎6吋的巴克利。

巴克利說:「我沒有機會見到你的家人,我並不認識這裡的任何人。」每個人都吃驚地看著他,這個我們只從電視上認識的名人,走進會場的走道,看著我們,嘆了口氣。

之後我傳簡訊給巴克利,問他,為什麼是我爸,他為什麼對你那麼重要?

他說:「我想,首先,他是一個球迷。但我們主要都是在聊你和你的弟弟。」

巴克利出現在王先生喪禮,他上台分享兩人的友情:

我爸都和你聊什麼 「聊你和你的弟弟」 

我問:「為什麼你們會聊到我和我弟?我爸說了些什麼?」

巴克利說:「你爸說,他以你們為榮。我也有個女兒,我也以她為榮。而你爸也覺得你和你弟弟,讓他覺得很驕傲。妳還年輕,等妳長大之後,妳只會想讓妳的小孩快樂,那會是妳生活的目標,就是給妳的小孩一切。」

當我和巴克利繼續聊,我才了解到他與我爸的感情有多深厚。這是我第一次和巴克利聊天,但他幾乎知道我這一生中所有的事。

巴克利說:「和你爸當朋友,帶給我很多美好的回憶和歡樂。我在喪禮上聽到許多你爸的故事,原來他有這麼多成就,讓我希望他能更臭屁的跟我說這些事。」

我說:「所以你對我爸真的印象那麼深刻?」

巴克利說:「那是當然。」

爸不只是個研究貓砂   他幫助每個新移民

在喪禮上,很多人分享了對我爸的回憶,我才知道我爸並不僅僅是個研究貓砂的人,他是個改變整個貓砂工業界的博士;他不僅是個移民,他還會去幫助每個新移民;他不僅僅是個貼心的人,還是許多人的諮詢對象。當他過世之後,我才更認識了我的爸爸。

當巴克利準備掛電話時,他告訴我:「聽我說,我們保持聯絡,幫我跟你媽和你弟打聲招呼。繼續做你自己,別忘記這件事。最重要的是,你爸教育妳讓妳成為一個可以應對所有事的人,我很高興自己有幸認識他,也能認識你。」

不只是認識名人的故事  是世界充滿可能性

現在我知道巴克利和我爸之間的友誼,對我爸來說有多重要。這並不只是一個認識名人的故事,這告訴我們這世界充滿著可能性,像我爸這樣的人,可以跟巴克利打屁閒聊,最後,成為最好的朋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