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24394/article-link/

首頁

誰能安慰丁守中?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還留了一條尾巴在台北市長這一役。柯文哲和丁守中只差3254票,加以當天台北市還沒投完票就已經在開票了,這兩大原因讓溫和形象的丁守中沒法「願選服輸」,擲十多萬美元申請重新驗票。

最新消息正如大多數人所料想的,重新點票完還是敗給尋求連任的柯文哲,這下輸了3567票,反而比之前多輸313票。可是丁守中還沒有打包回家,他可能還要控告選舉無效。打官司不像重新點票,聽說要耗上一年。

美國候選人也會在選後打官司,但全世界皆然──進了司法系統就容易被一般人遺忘。網路上、人們茶餘飯後對丁守中的作法不盡贊同,甚至認為他自找苦吃,不懂得漂亮下台。

誰能安慰丁守中?

國民黨籍、台大學者出身的丁守中準備選台北市長已近四分之一世紀,從黃大洲、馬英九、郝龍斌到連勝文,每次黨內都內定人選,他卻執意要選,一選再選。

郝龍斌老爸是郝柏村,連勝文有老爸連戰替他組「大連艦隊」,丁守中也有個已經故去的有名岳父溫哈熊將軍。溫哈熊的父親溫應星先讀維吉尼亞軍校,後來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一個西點軍校畢業生,和巴頓將軍同屆畢業。溫哈熊屬孫立人系,但1970年刺蔣案在美國發生時,溫哈熊背護蔣經國離開現場,受到倚重。

溫哈熊回憶錄寫說,為了女婿選舉,郝柏村還把他叫去疾言厲色「溝通」,溫將軍的硬脾氣是不為所動。這一段我能想像。溫哈熊退休後曾到台北的東吳大學教英文,東吳很重視英文通識課程,大一英文由所有老師統一命題統一閱卷,形同聯考。我亦在東吳兼課,數度看到溫將軍坐在我斜對面,正襟危坐改卷子,朝九晚五不說一句閒話,認真有如練兵,令人印象極佳,也連帶對他挑選的女婿有了好感。

這次,丁守中名正言順奉派來挑戰柯文哲、迎戰姚文智這兩位白和綠的候選人,他實在選得不錯,正因為選得不錯,不像姚文智敗得「連車尾燈都看不到」,加以不甘願功虧一簣,他選後反應可以理解。

同樣選輸的高雄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其邁,輸得比丁守中慘,前兩天辦咖啡聚會答謝選民,原本的一千杯咖啡因為參加者踴躍,膨脹成一萬杯,會場像辦喜事一樣熱鬧。那廂看丁守中的嚴肅和焦慮,真也令人有些不忍。

誰來安慰丁守中?誰能安慰丁守中?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再打官司是良策嗎?曾經跟過孫立人的溫哈熊若在世對女婿會有何指點? 令人深思。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