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1793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自耕養生村 成美國新潮流

陳明泉(左)與鮑慧珊(右)夫婦在厄瓜多。(Sean Kelly提供) 陳明泉(左)與鮑慧珊(右)夫婦在厄瓜多。(Sean Kelly提供)
在厄瓜多Oceanside Farms收成的蔬菜。(Sean Kelly提供) 在厄瓜多Oceanside Farms收成的蔬菜。(Sean Kelly提供)

在老一輩華人眼裡,這可能是個略顯滑稽的現象:美國的富裕階級正在花大錢過群居生活,一起開墾田地,想辦法種菜填飽自己的肚子。

這個新興的潮流,有個時髦的名字「Agrihood」,是「農業」(agriculture)與「社區」(neighborhood)兩字的結合;有人把它譯成「農場社區」,但似乎不足以精準傳達出那種菁英文化的感覺。

在這裡,居民可以確保自己吃到的,是最新鮮的天然有機食物,因為皆出於自家農場。

如果晚餐想來道羽衣甘藍沙拉,沒問題,到田裡收割就行;搭配的雞蛋,保證是母雞在最無壓力的環境中產下的。感覺還少了一味?掉個頭,把藤上的小番茄摘下吧,上面完全沒有農藥,你或許連洗菜都可以省了。

「Agrihood」是一種擁抱自然、生機,以及永續農業的生活型態,這裡的居民想從都市的紛擾與壓力中解放,找回與土地與食物的親近感。

住在這裡,不需要犧牲現代化的生活享受,事實上,幾乎所有的居民都是高收入的白領階級。

這不是一種嬉皮式的生活類型;拜網路和科技之賜,他們可以上網處理公事、用智慧型家電打理家務,然後到農場裡享受休閒時光。

如果他們有別的事要忙,沒關係,這些社區都雇有專人在打理農園,也有頂級廚師,幫他們烹調「從農場到餐桌」的美味晚餐。

厄瓜多Oceanside Farms的花椰菜。(Sean Kelly提供) 厄瓜多Oceanside Farms的花椰菜。(Sean Kelly提供)

重新定義美好生活

什麼是「吃得好」、「活得好」,如今似乎漸漸有了新的定義。

據「都市與土地研究室」(The Urban Land Institute)2017年的統計,美國現在約有150座農場社區,而且這個數字還在成長。

「美國生活」(American Lives)市場研究公司最近針對年收入超過7萬5000元的家庭進行調查,結果其中有25%的人表示,對於入住健康社區具有「高度興趣」。

鮑慧珊(Wendy Chan)是紐約知名的飲食顧問,在她家的樓頂有個小型農園,種植著她喜愛的有機蔬菜。

採訪她的那天,她剛從樓上拿了一束迷迭香下來,準備隔天給她的女兒。她的餐桌上放著來自厄瓜多的有機巧克力,用來搭配花草茶的,是一罐麥蘆卡蜂蜜(manuka honey)。

她與丈夫正在厄瓜多興建一座占地25畝的社區農場,而且她希望能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鄰居。

「因為工作跟家庭的關係,我接觸過許多與飲食有關的人與事。我真的認為,我們的身體健康反映在飲食上,你就是你吃進去的東西。」她說,「美國人普遍仍缺乏健全的飲食知識,我們給小孩子吃的食物、烹調的方法都不夠健康,而這會成為疾病的根源。」

到厄瓜多尋桃花源

鮑慧珊夫婦在2015年到厄瓜多旅遊,由於受到當地的天然資源與環境吸引,讓他們開始認真考慮移民。

在尋找房產的過程中,他們遇到了從加州來的凱利(Sean Kelly)。凱利一家已在厄瓜多的卡約港(Puerto Cayo)居住四年,雙方志趣相投,決定攜手合作,在當地構築一個名為「Oceanside Farms」的自耕養生村。

Credit: @Oceanside Farms

「我們認為厄瓜多是一個富含多元文化的國家,它既具備現代國際都會的型態,又同時保有對自然環境的珍視,是個具有包容性、也很有發展潛力的地方。」她說。

「在這裡,我想不僅可以跟大自然和諧共處,也可以落實我們對健康生活的理念。」

她說,「Oceanside Farms」的農場及作物經過精心規畫,所有的社區居民都有享用跟參與耕種的權利。

社區內有居民專屬的海濱俱樂部與酒吧,以及麵包店、咖啡館和餐廳,食材除了來自自身農場,也從周邊社區與海港採買,咖啡豆則是來自單一來源的當地咖啡園。

「Oceanside Farms」雇用當地的工作人員,包括農業專家、廚師等。社區內會舉辦瑜伽課、烹飪課,以及多種文化學習課程,讓居民交流感情、溝通意見,也認識厄瓜多的風土民情。

她說:「我們很歡迎退休人士,遠距工作的人也很適合。我們會慎選入住的居民,但也希望有更多人能來到這裡。如果有買家要把這裡做為迎接朋友的場所、短期居住或民宿,我們也覺得很好。」

「像是凱利一家,就在這裡養育孩子。他們認為可以讓孩子從小接觸泥土、學習食物的知識,是人生中非常珍貴的資產和經驗。」她說。

孩子們在農場中漫步。(Sean Kelly提供) 孩子們在農場中漫步。(Sean Kelly提供)

農場社區的隱憂

不過,農場社區也有它面臨的問題,入住價格高昂是其一;在美國,由於大片土地取得不易,有些開發商相中了高爾夫球場──這個過去身分地位的表徵。

諷刺的是,美國的高爾夫球場數目正在減少,這項運動因為種種原因,光芒已不復過往。

根據運動與健身行業協會(Sports & Fitness Industry Association)的統計,去年至少打過一次高爾夫球的美國人數,已降至多年來的新低;根據2018年公布的「美國高爾夫球經濟報告」(U.S. Golf Economy Report),從2011年至今,美國已有737家高爾夫球場歇業。

然而,有些高爾夫球場過去在灌溉及維持草皮時,使用了化學藥劑,在這樣的土地建立農場,很難沒有食品安全上的疑慮。

此外,農場社區的高端路線與菁英形象,也使一些當地人反彈,認為這是一種變相的「仕紳化」,破壞當地原有的鄉村性質,並導致更多的交通問題。

最近在佛州橘郡一項造價10億元、橫跨1200英畝的社區農場計畫,就面臨了地方居民的抗爭及訴訟。

「拯救橘郡」社區組織成員納魯特(Tom Narut)說:「這個計畫本身很好,但地點不對。」

如果計畫真的很好,為何不適合在當地實行呢?土地的使用方式,該由誰來決定、誰又有權決定呢?恐怕這是大自然也難以回答的問題吧。

凱利的孩子在養雞場。(Sean Kelly提供) 凱利的孩子在養雞場。(Sean Kelly提供)
凱利的孩子在農場裡。(Sean Kelly提供) 凱利的孩子在農場裡。(Sean Kelly提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