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1791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可負擔的天堂?美國人湧至厄瓜多養老

厄瓜多的海灘美景。(Sean Kelly提供) 厄瓜多的海灘美景。(Sean Kelly提供)
鮑慧珊夫婦要興建的高檔住宅,可眺望太平洋。圖為彩現圖。(鮑慧珊提供) 鮑慧珊夫婦要興建的高檔住宅,可眺望太平洋。圖為彩現圖。(鮑慧珊提供)

許多外國人懷有到美國定居的夢想,不過近來有部分美國人,卻愈來愈時興往國外遷移,甚至在當地建立社區;他們的夢土,似乎在美洲的另一個國度。

➤➤➤封面故事 | 自耕養生村 成美國新潮流

這裡位於世界的中心,有一個別名叫做「赤道國」。生物學家達爾文(Charles Darwin)在此獲得啟發,而後提出了演化論;這裡也是全世界第一個用憲法保護食品安全與自然環境的國家。近年還因提供「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阿桑吉(Julian Assange)政治庇護,而受到世界矚目。

這裡是厄瓜多(Ecuador)。熱帶風光、乾淨的空氣與海灘、綿延山脈、溫和宜人的氣候,豐富的蔬果品種、充滿西班牙風情的街道與建築……近十年來,這裡變成了美國退休人士的「香格里拉」。

厄瓜多曾是西班牙殖民地,建築具西班牙特色。(Pixabay) 厄瓜多曾是西班牙殖民地,建築具西班牙特色。(Pixabay)

新避風港 吸引歐美人士

鮑慧珊(Wendy Chan)是計畫搬往厄瓜多的其中一人。住在紐約長島市的她,不只想與丈夫一同搬過去,還要在厄瓜多建立一個高檔的養生村。

「我第一次到厄瓜多旅遊,就被它的自然生態與人文面貌迷住了。」她說,「考慮了各方面的條件後,我相信這裡就是我展開人生新階段的地方。」

如今,在厄瓜多的大城市,愈來愈容易見到北美銀髮族的身影,像是昆卡(Cuenca)、基多(Quito)、洛哈(Loja)等。在南邊的高級住宅區,也有愈來愈多北美富人置產。

近年在許多媒體的「最佳退休移居地」排行榜上,厄瓜多皆名列前茅;如以報導退休生活及投資為主的「國際生活」雜誌(International Living),就屢次將厄瓜多選為最佳退休居住地;最新一期的「富比世」雜誌(Forbes),也將厄瓜多列為退休人士的最佳選擇之一。

目前住在厄瓜多的美國人約有1萬人,多為退休的銀髮族,大部分來自德州、新墨西哥州、佛州;此外還有來自加拿大、歐洲等國的退休人士。

厄瓜多的美麗海岸線。(Sean Kelly提供) 厄瓜多的美麗海岸線。(Sean Kelly提供)

由於相對低廉的物價及醫療費用,使厄瓜多成為美國退休人士的海外首選。尤其在嬰兒潮世代逐漸步入退休年齡後,他們發現,靠著自己的退休金及儲蓄,並不足以在美國安享天年。

根據「國際生活」雜誌,要在厄瓜多過著舒服的退休生活,一年的花費可以壓到2萬美元以下。

花費雖低,生活可不寒酸,這個數字包含租下一間兩臥室的房屋、開車、每周請人打掃,以及每月上餐館六次的消費。其中每月的醫療保險費只有65元左右,如果是伴侶一起投保更省,兩人只要80元。

厄瓜多的醫療費用,只有美國的10%到25%,大城市的醫生多在歐美受過訓練。這裡也是一個對長者多所禮遇的國家,只要是65歲以上,交通、博物館、電影及運動賽事門票、水電費,以及美國往返機票都打對折,而且不論是購物、到政府機關辦事,年長者都可優先,不需要排隊。

換句話說,即使經濟情況在美國不算寬裕,在厄瓜多過日子,仍稱得上是綽綽有餘。而富人還可以坐擁大片莊園、海邊別墅,這是他們在美國也不見得負擔得起的享受。

慢活養生 美國富人出走

鮑慧珊夫婦建立的社區名為「Oceanside Farms」,位於卡約港(Puerto Cayo),面對太平洋,占地25英畝,此處原本是一個果園。

在這個高檔社區裡的豪宅,每戶擁有約1萬3000平方呎的生活空間,有一到兩間主臥室、四到五間客房,每個房間都含全套衛浴,搭配頂級裝潢及家具,有太陽能裝置和儲備電力,智慧型家庭設施,無邊際泳池,還有私人電梯。

鮑慧珊夫婦將在厄瓜多興建高檔住宅。圖為彩現圖。(鮑慧珊提供) 鮑慧珊夫婦將在厄瓜多興建高檔住宅。圖為彩現圖。(鮑慧珊提供)

社區內的有機農場由專人照顧,住戶可親手種植蔬果。社區雇用的廚師,會運用農場生產的食材,以及當地碼頭的漁獲,為住戶烹煮餐點。

社區有健身中心、學習課程、表演節目、TEDx項目等,鮑慧珊說:「我希望住進來的住戶,跟我們具有共同的理念,喜歡吃在地、當季的無汙染食材,實行有機永續的生活及飲食方式。」

她說:「我們把房子蓋得那麼大,是希望朋友親人能常來這裡度假,參與我們的生活。」

像鮑慧珊夫婦這樣到厄瓜多買下大片土地、追求健康生活的,不乏其人。

來自加州、從金融業退休的葛雷(Robert Gray),五年前搬到厄瓜多,並在距離昆卡一小時車程的永吉亞山谷(Yunguilla Valley),買下40公頃地,把當地打造成一個農場。

「在美國時,我住在都市裡的精華地段,彷彿所有的好東西都能在街廓裡買到;在這邊,我得自己彎下身挖一整天的土,但我認為一切都很值得。」他說。

「我用天然有機的方式種蔬菜水果、飼養牛與雞隻,把農產品運到昆卡賣。當然,如果有人直接來產地買,我也很歡迎。」

除了農產品外,葛雷也開始經營農場觀光休閒事業,「我正在農場旁蓋一些適合全家人的休閒設施、販賣部,還有餐廳,使用的食材都是我們自家生產、剛採摘的作物。」

葛雷在他的農場裡檢查蔬果狀況。(葛雷提供) 葛雷在他的農場裡檢查蔬果狀況。(葛雷提供)

為子求醫 孕育出農場夢

問葛雷為何會選擇到厄瓜多,他說:「有很多因素,首先是我的生長背景。」

葛雷的老家在南加州郊區,那裡有一望無際的酪梨與柑橘園。他的母親在新澤西的農場長大,也在家裡的後院開墾出一片農園,並教他如何照顧農作物。

「我12歲時,就已經在幫左鄰右舍打理園藝工作了。」葛雷說。

「上了大學後,我開始吃素,興趣是研究食物。有一年暑假回家時,我重新規畫了前院及後院。結果我爸媽說,我家變成了當地的景點,常有鄰居特地來參觀。」

不過真正的轉捩點,是在他成為父親之後,「我發現,我的孩子有嚴重的食物不耐症(food intolerances)及免疫系統疾病。」

「我花了好幾年,為我的孩子尋求各種醫療方式,甚至為特殊疾病的小孩辦了一間學校。也是在這個時候,我接觸到了永續農業的觀念。」他說。

「十幾年前,我的孩子們紛紛長大離巢,於是我重新開始思考自己能做什麼。我的大兒子是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供應商,這讓我產生一個念頭,為什麼不買一塊地,來種自己想吃的健康食物?」

葛雷一開始想在加州開闢農場,然而經過交涉後,發現在財務及法規上都有困難。他轉而前往夏威夷、哥斯大黎加、巴拿馬,結果也都有窒礙難行之處。2011年他到了厄瓜多,對當地一見鍾情,花了兩年,終於買到一塊符合理想的土地。

住在厄瓜多,周圍往往是群山環繞。(Pixabay) 住在厄瓜多,周圍往往是群山環繞。(Pixabay)

葛雷說:「雖然要跟在加州的家人分開,但無論是這裡的公共建設、土地,還有環境與人,都最能滿足我的條件。」

如今他的兩個兒子也把事業移到厄瓜多,女兒則到他的農場幫忙。

遠離塵囂 開啟第二春天

普拉撒(Hugh Prather)曾是紐約的證券經紀人及財務顧問,如今住在昆卡。他說:「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後,我開始反覆問自己,日復一日活在這麼龐大的壓力下,值得嗎?」

在女兒成年後,失婚的他開始尋找適合自己的退休地點,他花了幾年往中南美洲尋找,最後在2015年決定搬到厄瓜多。

「我花了許多時間,研究哪些國家比較歡迎美國人?我拜訪了許多地方,像是哥倫比亞(Colombia)的美德殷(Medellin),我就去了兩次;那裡風景很美,但整個城市是長條型,美國人散居各處,想要跟當地的美國人社交不太方便。」

2014年,他到昆卡住了三個月,「這裡有很多迷人的歷史建築,人們很友善熱情,美國人的社區也很活躍。」

普拉撒把在美國的資產悉數脫手,他說:「提著皮箱,就隻身來到了厄瓜多。」

「結果退休13個月後,我就對退休生活感到厭倦了。」他哈哈大笑。

他決定與在厄瓜多的女友一起重新創業,「當時很幸運地透過他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在比爾卡班巴(Vilcabamba)種咖啡的家族。於是我東山再起的第一個事業,就是代理有機烘焙咖啡。」

比爾卡班巴位於海拔5000公尺的高山上,以「長壽村」的名號著稱。與普拉撒合作的家族,在這裡種植阿拉比卡咖啡已超過60年。

厄瓜多的「長壽村」生產高級咖啡。(普拉撒提供) 厄瓜多的「長壽村」生產高級咖啡。(普拉撒提供)

接著,普拉撒又代理自葡萄牙進口的精品葡萄酒到厄瓜多,並開始經營玫瑰花的出口生意。

「我們用快遞將厄瓜多的玫瑰寄到美國,買家可在網路下訂單,從花剪下來到送達買家手中,只需要四天時間。」他說,厄瓜多的玫瑰由於生長在高海拔地區,生命周期最長可達15周,是平地玫瑰的兩倍。

厄瓜多現在是全球前三大切花出口國,其中玫瑰占了七成以上,為厄國的出口大宗。

過去20多年來,厄瓜多的花卉產業蓬勃發展,主因是1991年實施的「安地斯貿易優惠法」(Andean Trade Preference Act)。美國單方面提供免關稅優惠,給包括厄瓜多在內的四個國家,希望推動當地的花卉等合法產業,以換取對販毒業的打擊。

「厄瓜多約有500座玫瑰園,我們幾乎是一家家地調查走訪。」普拉撒說。

貿易優惠法剛上路時,曾傳出厄瓜多的花農領取低薪、勞動環境惡劣,不過近年情況已有改善。

「我們的合作對象,是注重環保與永續經營、種植有機玫瑰、重視勞工權益的農場,」他說,「這些農場會提供免費健保、進修機會,以及低息房貸與車貸給員工。」

普拉撒的玫瑰園經營出口生意,厄瓜多的玫瑰有「世上最美的玫瑰」之稱。(普拉撒提供) 普拉撒的玫瑰園經營出口生意,厄瓜多的玫瑰有「世上最美的玫瑰」之稱。(普拉撒提供)

語言隔閡 成為適應隱憂

不過,並非所有移居到厄瓜多的北美銀髮族,都能夠適應良好。

加拿大的大衛與蘿賓‧晉克(David and Robin Zinck)夫婦,在2016年賣掉了房子與家當,移居到厄瓜多。一年半後,他們卻選擇回到老家。

大衛說:「當時我們讀到一篇刊登在『讀者文摘』上的文章,才興起了搬到厄瓜多的念頭。」

「加拿大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冬季太漫長,我們想搬到比較溫暖的地方,過半退休的生活。」他說。

「我們有微薄的退休金和積蓄,也經營部落格寫一些文章賺錢,算了一算,應該足以支付在厄瓜多的生活。」

晉克夫婦落腳在洛佩茲港(Puerto Lopez),卻在那年4月遇到了規模7.8的地震。那場地震造成676人死亡以及逾1萬6600人受傷,他們的公寓成為危樓,不得不搬到另一個小鎮。

「我們在那場地震中受到很多人幫助。」大衛說,「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很喜歡厄瓜多,然而,語言是最大的障礙之一。」

「我還懂一些簡單的西班牙文,但我太太就沒有辦法。雖然我們出發前已經學了一段時間,但想達到可以日常對話的程度,真的不是那麼容易。我在厄瓜多時,最常說的一句西班牙文,就是『No entiendo』(我聽不懂),然後就是『你能不能再說慢一點』(Habla mas despacio, por favor)?」

「我們真的已經努力想要融入當地的文化、跟當地人交朋友,但實在很難。」他說,「而且,人家一看就知道我們是外國人,當地人會猜想我們比較有錢,也讓我們容易成為盜賊覬覦的目標。」

「我們並不喜歡住在裝鐵窗、有電柵欄的水泥牆裡,在加拿大的時候,我們都不需要這些防護設施;但這邊的歐美人士幾乎都有裝。」他說。

晉克夫婦在厄瓜多住了一年半後,仍決定返回加拿大。(晉克提供) 晉克夫婦在厄瓜多住了一年半後,仍決定返回加拿大。(晉克提供)

網際網路 改變退休人生

鮑慧珊的婆婆一年多前搬到厄瓜多。鮑慧珊說:「原本我們很擔心她老人家會適應不良,結果她非常喜歡那裡,跟看護也處得很愉快;她說,如果有不懂的,用Google Translate就可以溝通。」

「現在她的西班牙文,已經說得比我們溜了,我們都笑說,等我們搬過去,還得要向她學習。」她說。

網際網路正在重新形塑人們的生活型態,現在可能連退休地點都會因此改變。事實上,根據調查,絕大多數搬往厄瓜多的退休人士,都是因為在網路上讀到了最佳退休地的排名及評價文章。

這個曾經吸引歐洲人遠渡重洋、富含殖民文化與國際色彩的國度,如今正在向一些具有挑戰精神的銀髮族招手。

在度過漫長的經濟乏力之後,厄瓜多的中產階級正在崛起,而美國的銀髮族,正在朝南邁步,成為其中的一支生力軍。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