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1682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民營太空站 準備發射

狄托在外太空待了八天後返回地球。(美聯社) 狄托在外太空待了八天後返回地球。(美聯社)
俄羅斯聯合號火箭3日從哈薩克貝康諾太空發射場升空。(美聯社) 俄羅斯聯合號火箭3日從哈薩克貝康諾太空發射場升空。(美聯社)

俄羅斯「聯合號」(Soyuz)火箭3日抵達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ISS),美國、俄國及加拿大籍太空人展開為期六個月的太空任務;川普總統計畫於2024年終止聯邦預算直接挹注太空計畫,甚至有意以民營太空站取代營運費用昂貴且已運轉多年的ISS,但民營太空科技恐怕仍需要數年才能到位。

俄國「聯合號」火箭月初從哈薩克貝康諾太空發射場(Baikonur)升空,順利進入近地軌道,抵達國際太空站;這是「聯合號」火箭10月發射失敗以來,首次成功的載人飛行任務,這批太空人分別為俄國籍的柯諾年科(Oleg Kononenko)、美國籍的麥克林(Anne McClain)和加拿大籍的聖賈克(David Saint-Jacques)。

今年10月11日,「聯合號」火箭載著俄國太空人奧夫欽寧(Aleksey Ovchinin)和美國人赫格(NickHague)升空,但發射幾分鐘就失敗,兩人緊急迫降,幸未受傷。

在地表,內華達州「畢格羅航太 」(Bigelow Aerospace)工廠一隅,擺著能在太空環境中提供多種用途的設備模型;這些太空艙經過獨特設計,能裝入火箭運送後到太空中展開,提供12位太空人舒適的起居空間,成為太空站或月球基地組件。

「畢格羅航太」創辦人畢格羅(Robert Bigelow)說:「以現行標準來看,完工後的太空艙『奧林巴斯』(Olympus)可謂龐然大物。」

奧林巴斯寬約41呎、長60呎,內有三層樓、十幾個房間,內部空間為ISS的兩倍以上;奧林巴斯得名於希臘神話中,眾神的居住地;畢格羅航太公司的願景,是開設史上第一間太空酒店。

別有洞天的工廠內,放著「畢格羅航太」研發的B330模型;B330與奧林巴斯的外表僅有些許差異,但充氣後的B330的空間相對迷你,體積僅約ISS的三分之一。

畢格羅投入大量心血,預計於2021年發射兩個B330太空艙;若B330計畫成功,將標示人類太空旅行的歷史性突破,扭轉半世紀以來由美國太空總署(NASA)等政府機構壟斷太空的局面,轉變為資本主義的自由競賽。

川普有意從2024年開始,中止挹注太空站計畫聯邦預算,藉此加速民營化進程。

NASA署長布萊登斯坦 (Jim Bridenstine)說:「我們期待看到眾多供應商加入降低成本及研發創新的行列,希望有朝一日,NASA也能變成消費者之一。」

布萊登斯坦表示,倘若能證明商用太空站的營運成本較低,NASA可以投入更多經費,從事運送太空人到月球及火星等目標的研究。

以數億資金在尚未成熟的商業太空領域豪賭,很有可能是以打水漂作收;而且太空旅行依然存在高風險,一個小插錯就可能要了太空旅客的性命。

畢格羅透過創辦「美國預算套房」(Budget Suites of America)連鎖酒店致富,他今年稍早坦言不確定能否為B330找到顧客。

他說:「若沒有市場需求,我們將會中止計畫,讓相關設備暫時停留在地面,等待時機成熟。」

●政府預算短缺 ISS退役?

人類迄今在太空中的唯一居住地,是最多僅能容納六人的ISS;這個由美國及俄羅斯領導、15國家共同打造的史上最昂貴尖端科技結晶,已運行逾20載,投資金額超過1000億元,其中美國每年投資30億元到40億元。

科學家數十年來在ISS研究長期輻射及無重力環境對太空人的影響;NASA逐漸累積經驗,嫻熟營運ISS,大幅排除洗手間堵塞、冷卻系統停止運轉或電腦系統當機等故障問題。

ISS在距離地球表面超過200哩的低軌道,以每小時超過1萬7000哩的速度繞行地球;卓越的科技成就,使ISS如同家庭辦公室一般,讓太空人得以在此工作、用餐、睡覺及運動等。

受政府預算經費短缺及其他因素影響,ISS退役的可能性引起輿論譁然;畢格羅航太等太空科技公司的技術仍需數年才能純熟得實際應用於太空,何況昂貴的太空計畫時常延誤。

眾議憂ISS後繼無「人」,空窗期將使NASA的研究中斷、影響外界挹注經費的意願;若投資風氣持續低迷,新創太空站公司可能倒閉。

●太空站商業化 曇花一現

約莫20年前,太空站商業化短暫出現契機。

美國人曼伯(Jeffrey Manber)掌管的俄國公司原本有機會將俄國「和平號太空站」(Mir)商業化,後因NASA堅持建ISS而夭折。

曼伯說:「在1990年代,若想和資本主義者在太空領域打拚,就找俄國人;如果要與社會主義者為伍,就找NASA。」

蘇聯解體後,俄國的太空計畫受限於資金短缺,而且前共產主義國家無法接受異想天開的觀念;和平號太空站因過於老舊,其太空地位由更大、更好的ISS取而代之。

曼伯與數名美國企業家在和平號太空站殞落前看到商機;和平號太空站製造商、俄國能源火箭公司(Energia)同意與美國公司合資創立「和平號公司」(MirCorp),並向俄國政府租用和平號太空站,規畫商業發展用途。

不過,NASA堅持研發ISS,合作開發的俄國經費吃緊,遂於2001年銷毀和平號太空站,使其從脫離軌道,降低運行高度並受地心引力影響返回大氣層,墜毀於太平洋。

●首名太空旅客 砸2000萬

自費太空旅行的想法最早源自美國百萬富豪工程師狄托(Dennis Tito),他最初以贊助和平號太空站作為太空旅行的交換條件,可惜並未成行。

不過,他沒有放棄,為了一圓刺激的冒險太空夢,花費2000萬元;2001年4月28日,狄托搭乘「聯合號」TM-32火箭載運的太空船升空,前往ISS停留8天,成為首名太空觀光客。

狄托(右)隨著俄國太空人搭乘聯合號TM-32火箭升空。(美聯社) 狄托(右)隨著俄國太空人搭乘聯合號TM-32火箭升空。(美聯社)
國際太空站。(路透) 國際太空站。(路透)
搭乘聯合號火箭抵達ISS的太空人,由上到下依序為加拿大籍的聖賈克(David Saint-Jacques)、美國籍的麥克林(Anne McClain)和俄國籍的柯諾年科(Oleg Kononenko)。(美聯社) 搭乘聯合號火箭抵達ISS的太空人,由上到下依序為加拿大籍的聖賈克(David Saint-Jacques)、美國籍的麥克林(Anne McClain)和俄國籍的柯諾年科(Oleg Kononenko)。(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