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1134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跟記者當筆友 老布希對「她」說:想有肩膀依偎 打給我

老布希總統的服務犬薩利低頭走過靈柩。(美聯社) 老布希總統的服務犬薩利低頭走過靈柩。(美聯社)
前國會參議員杜爾在侍從扶持下,艱難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向老布希總統行禮致敬。(Getty Images) 前國會參議員杜爾在侍從扶持下,艱難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向老布希總統行禮致敬。(Getty Images)

回憶與「布希老爹」(Poppy Bush)多年書信交往,紐約時報(NYT)專欄作家陶夢琳(Maureen Dowd)4日在專欄中提到,故總統老布希(George H.W. Bush)卸任後曾寫道:「我喜歡你,請別告訴其他人。」

而陶夢琳這樣描述她的「布希老爹」:

老布希曾試圖弄清兩人為何保持聯繫,從一張「討厭的夢琳」紙條開始,接著淘氣地看著另一張紙條,上頭寫道「有時在家人身邊時,我發現以『夢琳‧那個誰』稱呼較好。」

若柯林頓夫婦是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中粗心的湯姆(Tom)和黛西·布卡南(Daisy Buchanan),歐巴馬就是如卡繆(Camus)般的疏離者;川普好比頑童歷險記(Huckleberry Finn)中胡言亂語的男子,而老布希則是萬能管家(Jeeves and Wooster)中的紳士伍斯特(Bertie Wooster)。

愛爾蘭裔的陶夢琳說,她在過去可能成為布希家的女傭,但她在1988年成了紐時白宮記者;這是非常獨特的案例,當年白宮記者多為長春藤名校畢業的白人男性。

老布希的民意專家蒂特(Bob Teeter)有次黃湯下肚後對她坦言:「我們不覺得妳是紐時白宮記者,反而更像紐約每日新聞報(NY Daily News)或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記者。」

陶夢琳愣了一下問,「你意思說,我是少數族裔且來自工人階級的女性嗎?」蒂特竟說:是。

•她工人階級出身 他和藹以待

這揭開了陶夢琳跟隨老布希報導數十年的序幕:高尚的總統和魯莽的記者;老布希不在意陶夢琳的背景和寫作方式,和藹親切的對待她。

陶夢琳舉例形容老布希的狂熱個性:會在復活節打兔子領帶、在萬聖節打南瓜領帶的三軍統帥;會在白宮與第一夫人共讀女性雜誌,且問老婆:「芭(芭拉),什麼是比基尼除毛蜜蠟?」

她說,老布希會到白宮附近的魔術商店採買會噴水的計算機等道具,甚至還有顆水晶球,用以回應增稅說道:「畫面太模糊,問別人吧!」

老布希曾寄多張拍立得照片給陶夢琳,如他穿著印有「熱愛花椰菜」T恤,以及他和芭芭拉擁吻的恩愛照。

坐輪椅的老布希90歲跳傘慶生;芭芭拉當時在緬因州肯尼邦克港(Kennebunkport)莊園的預定降落地等待時,告訴陶夢琳說,降落傘若沒能打開,至少我們距離喪禮地點不會太遠。

•傳記寫手:他是最後的紳士

陶夢琳指出老布希任內的政績瑕疵,但隨著政治演進,人們普遍認為老布希大多嘗試做對美國及國際有益的事;老布希的傳記寫手米全(Jon Meacham)形容,老布希是「最後的紳士」。

陶夢琳說,採訪老布希的白宮與川普的白宮大不同;川普的一天的大新聞如漫天煙花,往往始於瘋狂、關於總統及其親信不道德、犯罪或粗鄙的推文,但她得耗好時數月,才能寫出一篇有趣的老布希報導;除非,老布希與愛犬米莉(Millie)共浴,或米莉舔了白宮油漆而鉛中毒。

老布希在小布希選上總統後,寫信給時代雜誌(Times)記者西迪(Hugh Sidey),自嘲比較他與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的差異;亞當斯與布希是美國當前唯二父子檔總統。

老布希寫道:「熱愛經典且富有想像力的讀者,以會說拉丁文自豪,還有一座大圖書館;我迫不及待想停止學習拉丁語,我和約翰的差異極大。」

陶夢琳2001年在喬治城一場書展上遇到老布希,老布希形容兩人關係「愛恨交織」。

老布希與川普都迷戀紐時,但老布希了解紐時並非人民的敵人,但曾寫下在紙條上寫下紐時社論的評論「令人失望」。

老布希曾向陶夢琳抱怨不喜歡她使用「朝代」等d開頭的字,或暗示布希家庭精英輩出,因為他擔心影響二兒子傑布‧布希(Jeb Bush)的仕途;但老布希有時會在信尾諷刺地署名「真誠的,閣下,GHWB,東方精英主義者」。

在另一封信中,老布希告訴陶夢琳:「我不喜歡你不欣賞我的長子(小布希),但這形成僵局,因為他也不喜歡妳;他不像我一樣瞭解妳,但時間會彌合一切。」

老布希的幕僚長珍.貝克(Jean Becker)曾開玩笑說,老布希與陶夢琳必須接受「伴侶諮商」,老布希打趣懇求說道「別用太恐怖的治療法」。

•問及川普 他說是個笨蛋

老布希欣賞柯林頓並尊敬歐巴馬,當陶夢琳問他對川普的看法時,老布希不屑地說「他是個笨蛋」。

老布希對川普很不客氣,但他對陶夢琳相當寬容且和藹;他曾寫信給陶夢琳說,「我有權發牢騷,不看報或說不中聽的話,但若妳受傷了、想有個肩膀依偎哭泣、或只是需要一位朋友;打電話給我,我會在這支持妳,不會讓妳失望。」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