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0464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 | 整形只想獲「讚」 罹身體畸形恐懼症

影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電影「好萊塢殺人事件」(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劇照中,被抓包修圖。(取材自推特) 影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電影「好萊塢殺人事件」(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劇照中,被抓包修圖。(取材自推特)
社群媒體Snapchat濾鏡帶動整形風潮。(路透) 社群媒體Snapchat濾鏡帶動整形風潮。(路透)

整形外科醫生警告,愈來愈多千禧世代希望整形成為社群媒體及修圖軟體中,套用濾鏡後的自拍照模樣,殊不知這已屬於精神醫學上「身體畸形恐懼症」(BDD)的範疇;另外有一群人希望透過整形,讓自己更上相,期盼照片能在社群媒體中獲得更多的「讚」、「愛心」與讚美回應。

波士頓大學醫學院(BUSM)美容與雷射中心主任瓦希(Neelam Vashi)說:「Facetune等修圖軟體只要稍微修飾,就能做出水煮蛋肌、美白牙齒、或放大眼睛和嘴唇;修圖照片發到Instagram上之後,就會獲得廣大迴響與讚美。」

•偏執想隱藏缺陷

Snapchat內建一系列結合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功能的濾鏡,讓使用者可輕易修飾照片,除了化身獨角獸角長出獨角,或頭上多出動物耳朵、變成外星人或卡通人物等逗趣模樣,眾多修圖功能還能讓肌膚看起來更光滑、睫毛更捲翹、眼珠變色,讓五官更立體,改變臉型與身材,甚至畫上完整妝容。

瓦希說:「身體畸形恐懼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的新現象儼然出現,病患希望透過整形,讓自己看起來更像修圖後的樣貌。」

身體畸形恐懼症因為Snapchat等社群媒體而起,因此又被稱作「Snapchat畸形恐懼症」(Snapchat dysmorphia)。身體畸形恐懼症在精神醫學上,是指患者過度在意外表真實存在或是幻想的缺陷,造成患者偏執地想辦法隱藏這些缺陷,導致精神不集中並引發焦慮。

這篇發表於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顏面整形外科觀點(Facial Plastic Surgery Viewpoint)的報告指出,應用程式的濾鏡功能儼然對人們的自尊心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報告指出,過度美化的濾鏡有時會造成身體畸形障礙,這是一種導致強迫傾向的精神疾病,包括費時的美容程序、浪費時間沉迷於不存在的缺陷,甚至退出真實生活的社交活動。

醫師尤其關切此一趨勢,Snapchat的濾鏡的「理想化美容標準」並不屬於人類,而是呈現「無法實現的外觀,模糊了病患的現實和幻想界線」。

•整成修圖後樣子

整形醫師表示,病患不再根據明星樣貌做為期望整形的模樣,而是帶來修圖後的自拍照,要求醫師根據照片中的「完美樣本」動手術。

華府執業皮膚科醫師諾蕾‧香柏爾(Noelle Sherber)說:「有很多千禧世代的客戶喜歡跟我討論修圖後的自拍照,希望我能協助他們將外貌改造成照片修圖後的樣子。」

追求美貌的千禧世代透過化妝修容等方式強調顴骨及輪廓,或用「整塑臘」墊高鼻梁甚至改變鼻子的形狀;部分人將腦筋動到醫美手術上,希望透過醫師的手術刀改變長相,省得每天花許多時間化妝。

英國明星外科整形和塑身醫師艾索(Tijion Esho)最先提出身體畸形恐懼症一詞,他說這種過度關注外貌的現象隨著社群媒體及修圖軟體的普遍而增加,每50人中就有一人受影響。

艾索拒絕替罹患身體畸形恐懼症的病患整形,他說:「我們每天透過我們使用的社群平台看到自己的長相,讓我們對自己的樣貌變得更加挑剔。」

艾索說:「病患參考名人長相或修圖後的自己,並沒有太大問題;不過,當病患希望自己看起來『完全』像圖片那樣,就很危險了。」

瓦希則說,這些修圖自拍照對於身體畸形恐懼症病患危害甚深,「他們可能內化這種美麗」。

美國顏面整形重建外科醫學會(AAFPRS)數據顯示,去年有55%病患尋求整形的目的,是希望改善自拍照中的樣貌,這與30歲以下的整形病人情況吻合;相較之下,2013年的只有13%為了讓自拍更美而尋求整形。

瓦希建議那些為身體畸形恐懼症所苦的病患尋求認知行為療法等心理治療,因為醫美手術只會讓身體畸形恐懼症的患者病得更重。

•讓自拍更好看

除了希望整形成修圖自拍照中的自己之外,超過一半的整形外科醫師也發現,有一批患者希望透過醫美手術,讓他們自拍起來更好看。

時尚雜誌中為了高畫質拍攝而採用「噴槍化妝」(airbrush makeup),呈現吹彈可破的完美肌膚效果,成為許多少女嚮往的美麗榜樣,但也成為束縛身體畸形恐懼症病患的套索。

過去十年來,許多社群媒體使用者只會發布經過修飾美化的自拍照,偽裝成他/她們坦然面對鏡頭的「未修圖原始照片」。

美妝網站「美麗天堂」(beautyheaven)2015年就修圖議題訪查500名女性,結果發現66%的受訪者認為修圖是不妥,但仍有57%的受訪者承認在社群媒體發布照片前,會先在照片中的容貌上動手腳,好讓自己變得更好看;這種趨勢在Instagram、Snapchat、臉書(Facebook)和Line等社群媒體及通訊軟體內建濾鏡後變得更普遍。

•整形部位改變

一份新報告發現,醫美病人要求的顏面手術種類出現變化;與鼻子相關的醫美手術是過去最常見的整形項目,但現在人們會特別要求要做類似自拍濾鏡的整形項目,如鼻翼及臉型對稱、鼻外觀整型手術(rhinoplasty)、眉毛或髮際線等毛髮移植或雙皮手術等。

這些研究顯示,年輕人愈來愈難區分現實生活和社群媒體,且對他們的健康造成負面影響;去年發表於「美國預防醫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上的研究顯示,經常使用社群媒體的人們比較容易感到孤單寂寞。

去年另一項研究訪談1500名年齡介於15歲至24歲的人,結果發現社群媒體加劇了他們的焦慮感及社交障礙,其中又以Instagram使用者的情況最嚴重。

南韓首爾地鐵的醫美診所廣告。(歐新社) 南韓首爾地鐵的醫美診所廣告。(歐新社)
整形醫師為病人注射填充物。(美聯社) 整形醫師為病人注射填充物。(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