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9600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CIA解密 追中國首顆原子彈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飛行員於1974年單位解散前,在桃園基地與U-2戰略偵察機留影。(報系檔案照片、記者程嘉文翻攝)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飛行員於1974年單位解散前,在桃園基地與U-2戰略偵察機留影。(報系檔案照片、記者程嘉文翻攝)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後期,飛行員與美方人員在U-2偵察機前留影。(寬和影像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後期,飛行員與美方人員在U-2偵察機前留影。(寬和影像提供)

中央情報局(CIA)在2000年後,逐步將1960至1970年代間諜衛星與U-2偵察機高空偵照的影像檔案與文字資料解密,移交給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讓外界有機會一窺50多年前中情局在全球各地獲得的第一手空拍情報,以及到底監控了哪些地方。

這批龐大解密資料揭露的重大歷史故事之一,就是從1962年至1964年之間,美國曾經與台灣合作,以U-2偵察機持續追蹤中國發展自有核子武器及飛彈技術的進度,以及試爆第一顆原子彈的過程。

在中國旅美數位影像專家徐林過去十年的持續研究與發掘下,當年在台灣只有時任總統蔣中正、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與中華民國空軍情報署等少數軍政高層能見到的機密U-2高空偵照,如今得以展現在大家面前。

本文以徐林對中情局解密U-2偵照影像的研究成果為主,輔以過去十年來在台灣出版的多本相關主題著作,鋪陳從1962年U-2偵察機首次從台灣出發赴中國大陸作高空偵照,到1964年10月中國成功試爆第一顆原子彈,這三年期間美國與台灣試圖了解中國發展核武技術的經過。

在文字資料部分,本文參考了台灣航空史作家張維斌2012年出版的《快刀計畫揭密──黑貓中隊與台美高空偵查合作內幕》、史丹福大學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2015年出版的《台海.冷戰.蔣介石:解密檔案中消失的台灣史1949-1988》,以及中情局近年先後公開於官網的多篇解密資料。

●在蘇聯受挫 美轉偵察中國

從1960年至1970年代中後期,蘇聯與中國的核武發展進度,一直是中情局空中偵照的最重要目標,但1960年5月中情局一架U-2被蘇聯擊落,迫使艾森豪總統承諾不再派U-2進入蘇聯領空偵照後,中國就成了下個U-2重點偵察目標,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是絕佳合作夥伴。

1961年1月,中情局與中華民國空軍簽定「快刀計畫」(Project Razor,中情局內部稱為Project Tackle)合作協議,由中情局提供U-2戰略偵察機與技術支援,台灣提供飛行員與基地設施,從台灣出動偵察中國的核武及飛彈設施、軍事部署與經濟實力等領域,偵照資料由雙方共享。

中華民國空軍已為此成立第35中隊,又稱為黑貓中隊,負責駕駛U-2偵察機出任務。

●1962年1月 偵照甘肅試驗場

1962年1月,黑貓中隊飛行員陳懷執行首次任務,目標是偵照甘肅的雙城子飛彈試驗場,也就是今天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

中情局照相判讀人員在分析陳懷拍回來的照片後發現,雙城子試驗場的範圍廣大,南北綿延達30哩,不僅有三座地對地飛彈試射區、一座防空飛彈試射區、發電廠,還足以容納2萬人居住,顯示中國對於發展飛彈有強烈野心。

到了2月,黑貓中隊第二次任務由飛行員楊世駒執行,偵照目標是濱臨黃河上遊的甘肅蘭州504氣體擴散工廠,該廠負責提煉製造原子彈的重要原料鈾235,惟中情局估計504廠至少要兩年後才能運作;這次任務也拍到靠近青海湖的青海221廠。

青海221廠又稱九院,是中國發展「兩彈一星」(原子彈、氫彈與人造衛星)的重要基地。221廠是核彈組裝廠、研究機構,以及核子裝置進行次臨界分離試驗的場所,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與第一顆氫彈都在這裡研製成功。

1963上半年,中情局從U-2偵照發現,蘭州504廠的大小可以容納1800座壓縮機,但不足以生產武器等級的鈾235原料,並估計中國須興建第二座氣體擴散廠房,據此推算最快也要1966年才能生產武器級的鈾235。

中情局也發現,在內蒙古包頭的202核燃料廠,有一個生產鈽原料的設施。鈽239與鈾235都是製造原子彈的重要原料,但生產鈽239的技術比生產鈾235容易,中情局推估中國想可能透過核子反應,從天然鈾取得鈽239。

●黑貓中隊 華府情報來源

由於當時國際社會不易了解中國發展核武的進度,中華民國空軍黑貓中隊的U-2偵察機高空偵照,就成為華府決策圈非常重視的第一手情報。

舉例來說,美國軍備控制與裁軍署(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Agency)於1963年7月呈交白宮的機密備忘錄中,就有黑貓中隊拍到中國在西安、包頭與蘭州等地核子設施的照片,成為當時甘迺迪總統掌握中國發展核武進度的重要資訊來源。

到了1964年夏天,黑貓中隊的U-2偵察機受到作戰損失、訓練意外、機械故障、天氣不佳與其他任務排擠等多重因素影響,已經超過半年沒有偵察中國的核武發展設施,但中情局在該年4月空軍間諜衛星的偵照發現,中國在新疆羅布泊疑似建立核子試驗場,而且在8月間諜衛星偵照又發現,羅布泊地面不僅畫了一個直徑約2萬呎的大圈,圓心上還有一座高逾300呎的鐵塔。

中情局因此判定,這裡確實是核子試驗場,而且從周邊設施來看,估計最快兩個月內,就可以進行試爆。

包括白宮、國務院、國防部與中情局在內,美國政府高層在9月密集會商如何因應中國進行首次核武試爆。在對外宣傳上,國務院決定在中國試爆前就先對外公開消息,要提早破北京的梗,不但宣示美國一直在監視中國核武發展,也降低中國核試對全球的心理與政治衝擊,提高盟國對美國的信心。

國務院把中國準備進行首次核子試爆的消息透露給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待CBS於9月28日晚間新聞播出後,隔天上午再由國務院發言人以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的名義,發表早已準備好的聲明。

到了10月16日中國發布消息,當天在新疆羅布泊核子試驗場成功試爆了第一顆原子彈。

●美國誤判 中國掌握鈾235

隔天美國空軍從本土及海外四個基地出動多架飛機,升空採集中國核子試爆的落塵。令中情局尷尬的是,根據落塵分析結果,中國第一顆原子彈使用的原料,並非生產技術較簡單的鈽239,而是技術更複雜的鈾235。

中情局誤判的另一點,在於原本以為蘇聯共產黨與中共鬧翻後,蘇聯從1960年起大批撤離派駐中國的技術顧問與專家,而且美方以為內蒙古包頭202廠的核子反應爐,最快要到1965年左右,才能生產足夠的鈽元素製造原子彈,意味著中國首次核子試爆應該要到1965年之後,沒想到提前在1964年10月就進行了。

儘管如此,美國政府由於亟需中國核子情報,仍不想改變與台灣的U-2高空偵察合作。

就在中國試爆原子彈後沒幾天,中情局副局長卡德(Marshall Carter)訪問台灣,並於10月19日拜會總統蔣中正時說:「過去四年利用人造衛星實施偵照任務,已使美國攝得中共區內重要之核子設施多處,但更進一步詳細之偵察,仍有賴於U-2機任務計畫之執行。人造衛星攝得之照片雖有價值,但其清晰程度均遜於U-2機所攝者。」、「因此,對今後U-2機偵照任務,美方仍願全力支援,並請總統同意繼續執行。」

●7年間 共104次偵照任務

隨著中國成功進行首次核試,美國對於中國發展核武進度的興趣愈來愈高,進而推升黑貓中隊駕駛U-2偵察機出任務的次數。

中情局統計,從黑貓中隊1962年開始出任務,到1968年最後一次進入中國上空,這七年間總共出動104次的中國陸上偵照任務,其中就以1965年的任務次數最多,達到30次;但到了1968年,只有兩次。

之後一直到1974年,美國終止與中華民國合作U-2高空偵察計畫為止,黑貓中隊飛行員都是在中國海岸之外的空域偵照,再也沒有進入中國陸地上空。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U-2戰略偵察機,當年在桃園基地準備進入機棚。(報系檔案照片,中華民國國防部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U-2戰略偵察機,當年在桃園基地準備進入機棚。(報系檔案照片,中華民國國防部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王太佑於1963年3月28日,駕U-2高空偵察機攝得之內蒙古包頭202核燃料廠。(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王太佑於1963年3月28日,駕U-2高空偵察機攝得之內蒙古包頭202核燃料廠。(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使用的美國U-2戰略偵察機,50多年前從桃園基地出發至中國做高空偵照。(報系檔案照片,中華民國國防部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使用的美國U-2戰略偵察機,50多年前從桃園基地出發至中國做高空偵照。(報系檔案照片,中華民國國防部提供)
中央情報局根據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的U-2高空偵照等情報資料,於1962年4月製作的甘肅雙城子飛彈試驗場(今天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示意圖。(中情局官網) 中央情報局根據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的U-2高空偵照等情報資料,於1962年4月製作的甘肅雙城子飛彈試驗場(今天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示意圖。(中情局官網)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設計照片,左起為第一代U-2飛行員華錫鈞、第二任中隊長楊世駒,與第三任中隊長王太佑。(寬和影像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設計照片,左起為第一代U-2飛行員華錫鈞、第二任中隊長楊世駒,與第三任中隊長王太佑。(寬和影像提供)
中華民國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前右)與中情局台北站站長克萊恩(前左),1961年11月觀看U-2偵察機拍回的空照圖。(報系檔案照片,國民黨黨史館提供) 中華民國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前右)與中情局台北站站長克萊恩(前左),1961年11月觀看U-2偵察機拍回的空照圖。(報系檔案照片,國民黨黨史館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王太佑於1962年6月20日,駕U-2高空偵察機攝得之甘肅雙城子飛彈試驗場(今天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的A發射台,位於場內的地對地飛彈試射區。(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王太佑於1962年6月20日,駕U-2高空偵察機攝得之甘肅雙城子飛彈試驗場(今天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的A發射台,位於場內的地對地飛彈試射區。(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王太佑於1963年3月28日,偵察內蒙古包頭202核燃料廠之飛行航線。(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王太佑於1963年3月28日,偵察內蒙古包頭202核燃料廠之飛行航線。(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央情報局1963年製作的中共核武與飛彈發展設施示意圖。(中情局官網、作家張維斌提供) 中央情報局1963年製作的中共核武與飛彈發展設施示意圖。(中情局官網、作家張維斌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華錫鈞於1963年6月3日,駕U-2高空偵察機攝得之甘肅蘭州504氣體擴散工廠。(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飛行員華錫鈞於1963年6月3日,駕U-2高空偵察機攝得之甘肅蘭州504氣體擴散工廠。(美國國家檔案館、徐林提供)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