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8884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卵巴別塔(五)

老卵出現時,我毫不費力地認出他來。跟過去版相比,現在版是一個老了、矮了,長相辛苦的雙重曝光──駝背,一個肩膀高、一個肩膀低,穿著灰不灰、藍不藍的西裝,裡面是格子襯衫,像國企宣傳科的老職工。

他左手牽著一只尼龍小箱子,右手提著機場免稅店的彩色塑料袋,裡面裝著一瓶巨大的Johnny Walker烈酒,足有兩立升家庭餐的可樂瓶那麼大,那是在機場免稅商店淘來的便宜貨。

十六個小時的長途飛行,窩在經濟艙的小座位上,把老卵折磨得夠嗆。現在他拖著兩條沉重的腿在鋪了油灰布的走廊裡,找人找路。他看到牌子上的漢字,朝我招了招手。

走近前,並不看我。他把可樂瓶烈酒夾在胳膊下,騰出來的手緊張地在西裝褲上擦了擦,才握住我伸過來的手。他並沒有認出我來。

我按部就班介紹自己,明德堡學院的助理教授,科恩派來接機,將合作翻譯他的詩,所有的詩……老卵客氣地點頭,把烈酒拿在手裡,請我在前面走,他跟在後面……

我知道,那記憶的門並未打開,他只是對著前來接機的美籍華人禮貌地應付。我跟之前給他發盒飯、送熱水的飛機機務人員沒有什麼區別。

他的禮貌和淡漠刺痛了我,我忍不住叫了一聲「老卵」。他猛地停下腳步對著我,如夢初醒一樣瞪大了蜥蜴眼中的一隻,臉色凝重,不笑。

這時我看清了老卵的另外一隻眼睛裡布滿白翳,這隻曾經自由粒子一樣滿眶轉動,可以大送秋波的眼睛,已經徹底盲了。這隻盲眼無所適從地跟著另一隻好眼,看著我發呆。我的心作痛,眼前這個人瞬間千絲萬縷地勾起我過去生活的蒙太奇。(五)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