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8313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金庸武俠 有助海外華人闖蕩江湖?

楓雨說,金庸對海外華人學子影響深遠。(楓雨/提供) 楓雨說,金庸對海外華人學子影響深遠。(楓雨/提供)

楓雨是新澤西州愛迪生(Edison)公立圖書館館長。因為愛好文學,她創辦了一個電子雜誌「文學正典」,會員是海外及大陸的文學愛好者。11月2日,金庸先生去世後,她以「金庸的武俠小說及精神影響了無數人」為由,發起「百字紀念」活動。結果,海外投稿之踴躍,超出她的想像。「沒有想到,金庸對海外華人學子影響這麼大。」

楓雨說,金庸書中的俠客和海外華人的心境是一樣的。俠客都很孤獨,而海外華人來到陌生的國家後,心裡也很孤獨。同時,海外華人都有一個邁不過去的坎,就是尋找自我價值方面,都在金庸的武俠小說中找到了平衡點:「這個俠客和孤獨,吸引了海外華人。」

•他的小說 風靡校園

楓雨說,她的「百字紀念」活動獲得熱烈反響,反映海外華人學子非常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她的感覺是,金庸的武俠小說給海外留學生帶來了俠義精神和闖勁。

享譽華人世界的武俠大師金庸(本名查良鏞)病逝香港,小說情節再被金迷翻出來追憶討論。(本報資料照片) 享譽華人世界的武俠大師金庸(本名查良鏞)病逝香港,小說情節再被金迷翻出來追憶討論。(本報資料照片)

馬里蘭州的李玥來稿說:記得多年前,在北卡大學,我曾借閱金庸先生所著「射鵰英雄傳」。圖書館一位女士說,上面的字她都不識,但相信定是本有趣的書,因為這套書非常受華裔學生歡迎。那時,我只簡單介紹它是一本武術和歷史小說。到今天我也常想,該如何對非華人描述這套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恢宏著作,關於俠義、英豪、劍客、江湖以及天下。

紐約的饒蕾撰文說,大學時候,金庸的武俠小說風靡校園。男生幾乎「全軍覆滅」,女生也有半數為之不捨晝夜。我是少數意志堅定者,認為武俠不過是打打鬥鬥,耍耍貧嘴的通俗小說,無奈禁不住幾位好友天天耳旁風和送貨上手的誘惑,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翻看「射鵰英雄傳」。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沒想到金庸的武俠小說竟有很好的文筆,流暢自然,博古通今。人物個性鮮明,故事風趣離奇,並且穿著兩隻永恆的鞋子:一隻是滿懷正義的俠肝義膽;另一隻是忠貞不渝的愛情親情。

愛阿華的文蓉寄來文章說,一直到很久以後我在電子版裡讀「笑傲江湖」、讀「射鵰英雄傳」,讀與我固化的讀書觀截然不同的江湖與武俠。「詩經」教會我最好的文學源自生活,如〈風〉篇,就像金庸筆下的國與家、情與義。越是在海外久了,越是熱愛時間之外、入世出世、灑脫自在的心境。

加拿大的卡村芥子講起小時候的故事。那時,父母在印刷廠工作,老體制下的廠子裡順手牽羊的現象很嚴重,人們扯幾大張紙,回去隨便看書。有一天,廠裡突然宣布,馬上開印香港的「射鵰英雄傳」,一張紙都不能帶回家,但任務完成之後,每人會發一套。書印完了,我家分得一套。我常一邊吃飯一邊看,為黃蓉打敗歐陽克歡喜,又與穆念慈承受同樣的痛與苦。這是多麼神奇的書,又是多麼深情的書。

主編楓雨自己也撰寫一篇自己對金庸認識的短文。她說,她對金庸,是從「聽」認識的。因為當時自詡為「好」學生,武俠這種非文學都不入法眼。但是男朋友喜歡看,他把全套金庸都看完了,竭力鼓吹,我還是「寧死不屈」。他竟然想了個法子,說我給你讀,你聽,不用你看,行不?就這樣,我「聽」完了「笑傲江湖」,從此令狐冲他們就深深扎根了。

她說,她還把金庸的書籍從大陸帶到美國。「有的書籍當時買不到,我們還從電腦中打印出來,留著將來好讀。」

•他的俠氣 影響浙商

亞特蘭大的浙籍商人方女士說,她與金庸是浙江老鄉,認為金庸的武俠精神也影響了浙江商人,「浙江商人有文人的影子,也有俠客的精神,都講義氣,團結互助」。她說:「我們家族在美國有很多人,事業發展都很成功。」

她說,她的家鄉是浙江龍遊,金庸的是浙江海寧。她的父親和伯父、叔叔有很多族人也都曾就讀衢州一中,是金庸在衢州一中的校友。她說,她和金庸一樣來自於書香門第。「俠客在我的眼裡就是行俠仗義。我做不到像他那樣以筆代劍,但他是我的一個榜樣。」

海外浙江人,除了有文化人,也有生意人,但都有詩書傳家、積善行德、扶弱助強、抱團打天下的共識和基因。他們凡事不是利字當頭,團結友愛,這樣才能無往而不利。

她說自己是海外遊子,物質生活還可以,精神生活主要是詩書畫和寫作等,都是來自故鄉和家族強大的文化、慈善基因。現在,她和丈夫一起經商。她的丈夫出身於韓國華僑家庭。經商之餘,她在美國兩個中文網站開設專欄,傳播中華文化。「我們育有三個孩子,經常教他們中華文化,不要忘了根本。」

•他的文字  慰藉人心

紐約州前眾議員楊愛倫說,她結婚後受到家暴,獨自一人撫養女兒。「在夜裡,女兒一哭就是幾個小時,我一邊看女兒,一邊讀金庸小說,靠著讀金庸小說度過那段心酸的歲月」。她說,金庸的武俠小說是她的精神食糧。她表示,新移民都會感到苦悶,而看書是使人忘卻苦悶的便利方式,閱讀金庸小說可以慰藉自己。

楊愛倫靠著讀金庸小說度過那段心酸的歲月。(韓傑/攝影) 楊愛倫靠著讀金庸小說度過那段心酸的歲月。(韓傑/攝影)

台灣出生的楊愛倫表示,她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金庸的武俠小說,因為她哥哥是金庸迷,把自己的零用錢全部用來買金庸的武俠小說,而且還騙走她的零用錢去買書。「一放學,哥哥就鑽進學校附近的書屋去看金庸小說。」父親擔心他耽誤學業,強迫哥哥把書燒掉。

她從金庸小說裡讀出了金庸的人生態度,就是「一笑泯恩仇」。與家暴丈夫離婚後,她決定與過去告別,不再怨恨對方,而是追求快樂的人生。「我容易原諒人,覺得友情大於恩怨。」她現在一直在做義工,不管是在政壇還是在民間,都關心社區,就像金庸小說中說的「留在江湖」,過好自己的人生。

她說她小時候自卑、無能和懦弱,希望成為小龍女。小龍女不食人間煙火,對人清冷,卻能爆發出功力,使人嚮往。「我多次夢見自己是小龍女,還會飛,想落下就落下。」她最喜歡令狐沖,因為他能夠克服許多困難,超越自我。

她說,早年在台灣,金庸小說還在廣播裡播放,成為熱門的廣播劇,人們都連著聽,受到潛移默化的影響。但是,美國的ABC沒有機會,他們的母語是英文,只有英文讀物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而且,金庸的中文用詞精準、獨特,很難翻譯成英文。

•他的作品 借閱率高

紐約市皇后區法拉盛是紐約市最大的華人社區,華裔居民約有二、三十萬人。法拉盛公共圖書館每天訪問量達到5500人次,是美國日訪問量最大的圖書館。因為華裔居民眾多,法拉盛圖書館設有武俠小說專櫃,存有金庸、梁羽生和古龍等人的中文武俠小說。

在法拉盛圖書館,中文武俠小說擺滿整個武俠小說專櫃。(韓傑/攝影) 在法拉盛圖書館,中文武俠小說擺滿整個武俠小說專櫃。(韓傑/攝影)

圖書管理員金葉說,金庸共出版15本中文武俠小說,而紐約市皇后區圖書館系統(https://www.queenslibrary.org)藏有12本金庸的代表作。「金庸的武俠小說借閱量一直比較高。」例如,金庸的「天龍八部」在2009年5月至2018年10月,9年間共借閱103次。「神鵰俠侶」在2009年5月至2017年6月,8年間一共借閱了80次。

由於借閱量大,金庸的武俠小說需要經常更換,「買一批新書,把破舊的淘汰掉」。她指著一本破破爛爛的「射鵰英雄傳」說,這本書昨天剛剛還回來。「按理說,這本書可以換新了,但還是有人借。」

她還同時查閱了梁羽生和古龍小說的借閱量。根據電腦紀錄,梁羽生和古龍的作品借閱量較小。例如,梁羽生的代表作「七劍下天山」,在2012年8月至2018年9月,6年間共借閱61次,還不錯。而古龍的「絕代雙驕」,在2015年7月至2018年7月,3年間共借閱8次,借閱量較少。

她表示,皇后區圖書館系統可以網上借閱,但借閱量因小說存放的分館不同而異,同時也與中文字體有關。她說,若是書籍存在法拉盛,這些書籍走得最快。而古龍的小說「絕代雙驕」存在猶太人社區,借閱的人就比較少。現在書架上的金庸小說都是繁體版,因為看繁體版的人少,所以沒有借走。而簡體版都被借走了,只找到這幾本。

有的武俠小說是香港和台灣出版,沒有簡體版,故讀者只能借閱繁體版。梁羽生的「白髮魔女傳」是由香港天地公司出版,2007年10月至2018年2月,11年間共借閱61次。梁羽生的「萍蹤俠影錄」也是香港天地出版的,2007年10月至2017年10月,10年間共計借閱66次。而且,這些小說存在森林小丘,當地華人多,借閱量就比較大。

愛迪生位於新州中部,當地共有10萬居民,而華人居民占到6%,約6000人。楓雨說,愛迪生是新州華人最多的地方。該圖書館還有兩個分館和一個流動圖書館(bookmobile),但是中文圖書不多,「金庸的武俠小說也很少」。若是想看金庸小說,只能自己想辦法。

武俠小說成為紐約華人借閱最多的讀物。(韓傑/攝影) 武俠小說成為紐約華人借閱最多的讀物。(韓傑/攝影)

北卡夏洛特(Charlotte)華人王政賢說,夏洛特當地圖書館沒有中文書,華人想看金庸小說也看不到。「一個韓國移民辦了一個亞洲圖書館,裡面有點中文書。」他承認,他沒有看過一本金庸小說,因為不喜歡武俠小說,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覺得「麻煩」,故事繞來繞去;二是感到「不真實」,人物雲裡霧裡。他表示,他讀中學時正值中國文革期間,但他的母親是中學的圖書管理員,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書籍。「我那時就知道金庸的武俠小說,但是沒有讀過。」

•他的時代 無人接棒

新州華人張新說,金庸去世,讓他感慨良多。他讀過「金庸寫的15部小說」。因為看了許多遍,他可以倒背如流。他不僅看,而且還學著寫,但自承寫的小說沒有金庸的好。

他認為,金庸小說的一大特點是他的小說傳承了中國的傳統文化,透過故事把中國文化表現出來。金庸小說的另外一個特色是提倡正義,保護弱勢,讀起來讓人熱血沸騰。不過,他1993年來美國留學後,不再閱讀金庸的武俠小說,不是不喜歡,而是太忙。「作為一個留學生,要顧學業,畢業後找工作、辦身分、買房子,生兒育女,沒有時間看武俠小說。」

金庸浙江故居也成為金庸迷的憑弔地。(路透) 金庸浙江故居也成為金庸迷的憑弔地。(路透)

自稱金庸「鐵桿粉絲」的他估計,金庸走後,中國的武俠小說會日漸式微,因為現在沒有人接棒。許多新作者不懂中國文化,寫出來沒有什麼意思。有人不看武俠小說,而是看電視連續劇。他認為,由金庸小說改編的電視劇都不如小說精采。「他們拍不出來金庸小說的精髓,改變作者的原意。」

他說,美國出生的ABC也不會看金庸的武俠小說。「這有兩個因素,一是ABC不懂中國歷史,二是ABC中文不行。」他認為,金庸小說只能用中文才能表達那個意境。「若把金庸小說翻譯成英文,就失去了味道。」

楊愛倫目前擔任法拉盛紐約州眾議員韓裔金兌錫的高級顧問。她說,議員辦公室裡有幾個ABC和小時來美的華裔。這些年輕人大部分沒有讀過金庸的小說,只有一個人聽說過金庸,因為要陪父母在家裡看金庸的電視劇。她說:「若要讓ABC看,要有英文版圖像才行」。

相關報導:

武俠小說 中華文化獨有

英譯出版 江湖難獲巨響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