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8312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周刊封面故事 | 讀了金庸小說 才覺得人在美國沒有斷根

金庸武俠小說塑造眾多中國武俠形象,令人難忘。(美聯社) 金庸武俠小說塑造眾多中國武俠形象,令人難忘。(美聯社)
張宗子說,中國的武俠小說是「中華文化獨有的」。(張宗子/提供) 張宗子說,中國的武俠小說是「中華文化獨有的」。(張宗子/提供)

紐約華人作家張宗子自稱是「金庸迷」。他說,金庸一共出版15本武俠小說,他每一本都「讀了六、七遍」,大部分在紐約讀的。「讀了金庸小說,才覺得人在美國,沒有斷根。」他說,讀金庸小說感到無限快樂,也是很好的休息。金庸的武俠小說獲得華人社會的廣泛認同,不管是在中港台、東南亞還是歐美華人社區,也不分左中右,大家都能讀。

他說,金庸的武俠小說屬於類型小說,就像偵探小說、愛情小說一樣。中國的武俠小說是「中華文化獨有的」,就像美國文學中的西部小說是美國獨有的一樣。

•源遠流長 始於西漢

張宗子說,因為喜歡武俠小說,他閱讀了許多中國的武俠小說。他表示,中國有武俠小說的傳統。在西漢司馬遷撰寫的「史記」中,就有〈遊俠列傳〉,記述了漢代俠士朱家、劇孟和郭解的故事。〈刺客列傳〉描寫的曹沫、專諸、豫讓、聶政荊軻等人,其實也是俠客。

中國武俠有著兩千年傳統。圖為香港金庸迷穿著武俠服飾紀念金庸。(路透) 中國武俠有著兩千年傳統。圖為香港金庸迷穿著武俠服飾紀念金庸。(路透)

在春秋戰國時代,達官貴人養士,文者替自己出謀畫策,而武者就為自己當刺客。從司馬遷的書中可知,司馬遷對遊俠持讚賞態度。但法家韓非則持反對態度。他在其著作「五蠹」中,把遊俠稱為國家的「五種害蟲」之一,要求禁止。

在唐朝,人們把「遊俠」稱為「武俠」。唐朝籓鎮割據嚴重,許多籓鎮擁兵自重,紛紛養武俠,「聶隱娘」是當時一個最出名的刺客。因此,唐朝出版了不少短篇的武俠小說,當時稱為「傳奇」。而在宋代則有了話本小說,其中也有武俠故事。而元末明初出現的「水滸傳」,就是武俠小說的集中體現。

但是,到了明清時代,官方不喜歡武俠小說,因為武俠總是和官府作對。於是,明清時期的文人開始撰寫公案小說。公案小說描寫俠客的故事,但是這些俠客要為官府服務。例如,公案小說「七俠五義」還幫助包公辦案。因此,作家魯迅批判這些公案小說,把俠客寫成了「奴才」。

到了民國,尤其是在1930和1940年代,武俠小說出現了一個高峰。例如,華裔導演李安拍攝的電影「臥虎藏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就是根據1941發表的武俠小說「臥虎藏龍」改編的,作者為王度廬。他說,在民國,中國武俠小說分為兩派,一派稱為「搏擊派」,描寫內容大致有事實根據,即以民間武術為基礎,如中國各種武術門派以及青紅幫等幫派;另一派稱為「劍俠派」,內容基於想像,如劍可以自己飛起來殺人,其實是一種「幻想小說」。

•集大成者 當屬金庸

張宗子說,中國武俠小說傳統在1949年被打斷了。而香港是英國人的殖民地,創作上比較自由,於是金庸在香港創作新武俠小說,即把民國期間的武俠小說的兩個派別結合在一起,讓兩個幫派對打,使用輕功、飛簷走壁等。他還汲取中國歷史上的武俠小說的長處,融匯於他的創作中。他的小說氣質上則接近唐人,以人物遊歷的故事展開,又可看出「水滸傳」的影響。可以說,金庸的武俠小說,是中國武俠小說傳統的兩千年之集大成者。

金庸的武俠小說具有廣泛的讀者基礎,被多次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美聯社) 金庸的武俠小說具有廣泛的讀者基礎,被多次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美聯社)

他說,港台以及東南亞還有其他的武俠小說作者,如梁羽生和古龍等,但是他們的功底比起金庸,還是有差距的。「金庸封筆之後,新的武俠小說還在不斷湧現,比如大陸不斷有人推出新作,有的也流行一時,如『誅仙』等,但和金庸還是不能相比。」

金庸的小說都有自己的套路。例如,他虛構了一個「江湖」。過去中國人也說江湖,江湖的概念是指民間,與朝廷相對。「身在朝堂,心在江湖,是很多古代知識分子的口頭禪。」但是,金庸虛構了一個江湖世界,實際上這個江湖是「不會存在的」。在這個世界裡,金庸把政府淡化,凸顯江湖的地位。例如,武俠小說中幾百人打架,政府不管。實際上,政府不可能不管。「有人說,金庸的小說是成人的童話,一點不錯。」

他說,金庸總是從讀者角度出發,讓讀者容易接受。例如,他的書中最初出場的人物,往往是無意或被迫闖進江湖世界的外來者,如「射鵰英雄傳」裡的郭靖、如「天龍八部」裡的段譽,他們對江湖近乎無知。這些「無知者」走進江湖,遇到各種預想不到的事件,從村鎮走進城市,不斷遇見對手,也不斷增進見識和技藝。讀者隨著他的視角不斷深入,探幽尋奇,目不暇給。

金庸敘述功力非凡。他的武俠小說篇幅很長,動輒百多萬字,故事宏大,情節複雜,人物眾多。金庸卻能娓娓道來,令人驚嘆。

•與時俱進 揉合西學

張宗子說,金庸還借助了西方小說的寫作手法,撰寫中文武俠。西方小說理論說,取普通讀者的視角,即選一個比較低的視角來敘事,更容易抓住讀者,增加故事的神祕性和神奇性,增加一種美學上的驚奇感。福爾摩斯探案採用華生的視角,波洛探案採用黑斯廷斯的視角,道理也正在此。

金庸的武俠一開始拋出一個謎團,然後層層破解。例如,在「笑傲江湖」中,四川青城派千里迢迢到福建福州去殺人,為的是爭奪一個劍譜。接著,許多門派來搶這個劍譜,最後整個江湖都來搶,吸引讀者往下閱讀。直至書的最後,金庸才把謎底揭開。

他說,金庸的小說無疑是商業小說,當年他寫小說是為了擴大發行他的「明報」。實際上,他的商業小說具有文學價值。他說:「金庸把中國文化帶進來,把琴棋書畫都寫進小說。書中人物透過下棋、彈琴、寫字和繪畫悟功。」

金庸還在書中講述老莊哲學。他舉例說,金庸描寫了張三豐教張無忌打拳的段落。張三豐教了張無忌後,張無忌不停地說「忘了」,而且越忘越多。眼看就要比伍了,張無忌竟說把師父教給他的招式「全忘了」。而張三豐不急,反而連聲說「好」。張三豐的意思是,忘了招式不要緊,記住精髓就行了,可以活學活用,戰勝對手。這就是老莊哲學的內容,但是西方人很難理解。

金庸給小說人物起名字很有文化內涵。例如,在「笑傲江湖」一書中,主要人物令狐冲和岳靈珊是師兄妹,而且相愛。但是,後來一個叫任盈盈的女孩出現了。「看到這個人物,我就估計令狐沖和岳靈珊成不了。」他說,「這是從道德經中的一句話猜測出來的」。老子「道德經」裡有云:道沖,而用之或不盈。從這句可以看出,冲和盈是連在一起的。

他說,讀者讀了金庸的小說,在不知不覺中學習了中華文化。在金庸同時代的作家中,無人能比。同時,金庸的小說語言也符合小說體現的時代。金庸的小說避免使用現代詞彙,而是用白話文加文言文,並能夠做到語句通暢,文字優美,真是難得。

•泰斗地位 尚存爭論

張宗子說,金庸稱得上是一位武俠泰斗和文學大師,但是很多學者不認同,認為他的武俠小說是商業小說,不是文學作品。他說,「水滸傳」也是武俠小說,因為文學水平較高,從商業小說上升為文學名著。他認為,金庸的武俠小說可以進入文學名著的行列,但是梁羽生和古龍的武俠小說則不行,因為他們的小說裡只有武俠,沒有社會和文化。

金庸還塑造了偽君子系列,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例如,有個人物叫岳不群,表面上很正經。如果沒有劍譜這個事情,他就是一個好人。但是,他有野心,為了目的不擇手段,最後變成壞人。作者的意思是,好人在一定條件下會變壞,而壞人在一定條件下也能變好。這樣人物塑造深入到人的內心,而且情節讓人驚奇,超出想像。

他說,金庸的武俠小說反映了當時的中國現實。他舉金庸最後一本小說「鹿鼎記」為例。他說,這本書一反前面小說描寫正面人物的寫法,而是寫了一個「反英雄」的人物韋小寶。韋小寶武功很差,有點賴皮,溜鬚拍馬,招搖撞騙,無所不為,卻順風順水,富貴雙全,上至康熙皇帝、吳三桂、王公貴族、會黨首領、江湖大腕,下至各路草莽英雄、地痞流氓,無不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

他認為,「鹿鼎記」是對他以前的武俠小說的一個顛覆。武俠小說中的世界,是一個理想的世界,儘管有種種的悲歡離合,有種種的黑暗。而韋小寶的故事告訴人們,江湖不是桃花源,誠實、正直、自我犧牲和理想主義,未必行得通。要做事,就得不擇手段,對壞人,就得以其道還治其人之身。

相關報導:

金庸武俠 有助海外華人闖蕩江湖?

英譯出版 江湖難獲巨響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