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8186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壽險理財月

美國現象 | 國家愈富 人民愈不開心

研究發現,經濟表現愈好,人們愈不開心。(Getty Images) 研究發現,經濟表現愈好,人們愈不開心。(Getty Images)
美股表現佳,交易員滿面笑容。(路透) 美股表現佳,交易員滿面笑容。(路透)

美國愈來愈富裕,美國居民卻愈來愈不開心;為了打破這種悖論(paradox),經濟學者建議人們從衡量幸福和福祉做起,政府須洞察民情,將市民意見列入公共政策考量,以改善人們的生活品質。

美國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之一,經濟表現亮眼,10月失業率處於半世紀來低點(3.7%),但對大多數美國人而言,景氣高峰與快樂生活不能畫上等號。

●壽命下降 經濟強權代價

世界經濟論壇(WEF)報告指出,美國身為經濟強權付出的代價是「衰弱的社會結構」;平均壽命(life expectancy)逐漸下降,部分導因為自殺、藥物及菸酒濫用造成的「絕望死」(deaths of despair)情況愈發嚴重,絕望死影響高中學歷以下的白人男性尤甚,約15%、年齡介於25歲至54歲的白人男性賦閒,且被社會邊緣化。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美國,中國與印度亦然。中國經濟蓬勃發展,但中國人的生活滿意度漸減。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在1990年至2009年間成長至少四倍,平均壽命從67歲增至74歲,惟生活滿意度(life satisfaction)每下愈況;印度經濟突飛猛進,但印度人的生活滿意度自2006年到2017年減少10%。

美國、中國及印度的情況反映出,國家愈富裕,人民卻愈不開心。

●貧富不均 憂鬱如影隨形

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經濟學教授卡羅‧葛理翰(Carol Graham)稱此現象為「進步悖論」(progress paradox,暫譯),即經濟出現空前成長,居民的生理健康和知識水平提高,但氣候變遷、持續貧窮、貧富不均與憂鬱也如影隨形。

布魯金斯研究所「全球經濟與發展計畫」資深研究員葛理翰、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心理與行為科學教授凱特‧拉凡(Kate Laffan),以及馬里蘭大學(UMD)公共政策教授品托(Sergio Pinto)上月發表於「科學」(Science)」期刊的研究指出,觀察人們的幸福和福祉是克服「進步悖論」的關鍵。

拉凡說:「我們需要重新思考社會對成功的看法,不應侷限經濟活動,社會連結對人類生活至關重要,這是GDP等經濟指標數據無法呈現的。」

數十年來,福祉和幸福列入經濟評估指標的做法引起熱議。

葛理翰說:「我在2000年代早期與經濟和心理學者共同研究幸福,旁人覺得我們瘋了,沒人把我們的研究當一回事。」團隊規模日益擴大,康納曼(Daniel Kahneman)2002年成為史上首位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

●幸福指數 納入政治決策

金融危機2008年爆發,創造並揭露社會結構斷層;葛理翰說,人們注意到這種指標奏效,揭示各國的一致模式,「學者發展出更精細的計算方式,除了幸福之外,再加上生活滿意度。」

葛理翰解釋道,她不提倡取代以收入為基礎的測量方式或GDP,但「很多事無法依此標準衡量。」

部分國家已將幸福指數納入政治決策,尤以喜瑪拉雅山區「幸福國度」不丹最著名。

不丹第四位國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1972年創造「國民幸福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GNH)一詞,他當時宣布,國民幸福總值比國民生產毛額(Gross National Product, GNP)重要;不丹之後發展出「國民幸福總值指數」(GNH Index),簡稱為「幸福指數」,其概念為不應該單就經濟衡量一國發展。

不丹當局每五年調查境內所有家庭,追蹤人民身心靈健康、時間均衡、社交和社區活力、文化活力、教育、生活水準、良好治理和生態活力等衡量幸福的標準,計算幸福指數。

各國政府、非政府組織及智庫學習不丹經驗,並因地制宜調整施行類似計畫。不丹研究與幸福指數研究中心(Center for Bhutan & GNH Studies)研究部門主任彭喬(Dorji Penjore)說,金融危機後,人們開始質疑西方自由資本主義與企業世界的可行性,中心收到各方諮詢。

除了不丹之外,其他國家採行類似政策,英國2011年起調查16歲以上國民的生活滿意度、焦慮程度和自我價值感,用以評估國民幸福指數;哥斯大黎加、蘇格蘭、斯洛維尼亞2017年10月加入擁護幸福經濟體之列。

●青老共住 打破世代隔閡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退休經濟學教授、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主編赫利威爾(John Helliwell)說道,唯有洞察市井小民生活,才能觀察評估人民幸福程度,並據觀察結果制訂改善人民生活品質的政策。

赫利威爾說,加拿大六年級學生可申請至薩克屯市(Saskatoon)的舍魯布克社區中心(Sherbrooke Community Centre)養老院上課,該院住有263名高需求的長者;這項已執行四年的計畫旨在打破世代隔閡並對抗老人的孤獨及孤立感。

一名養老院居民說:「如果養老院裡沒有這些孩子,我們就只是一群在養老院生活的老人;少了這群孩子,內心十分空洞。」

類似計畫在各地施行,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的音樂系學生與長者共同住在養老院,以表演給長者欣賞交換免費住宿;在芬蘭赫爾辛基市,市府挹注經費改善無家可歸青年及長者邊緣化問題,學生只要願花時間陪伴長者,就能以低廉費用「入住」養老院。

葛理翰說,這些區域計畫告訴人們如何幫助弱勢社群,協助者不會因此有收入或找到工作,而是攸關社區和大幅改善人們的生活品質。

●對抗絕望 還沒找到解藥

加州聖塔蒙尼卡市(Santa Monica)2013年引進城市幸福感指數(well-being index),請美術系學生想辦法對抗社會邊緣化;其中一名學生在農民市集邀請路人與不同種族和年紀的陌生人合拍「全家福」,活動接近尾聲時,半數人成為好朋友。

葛理翰說:「學者還沒找到對抗絕望的解藥,我們必須探究絕望成因並尋找提升公眾幸福指數的方法。」

 

》》》【壽險理財月】網路有獎問卷調查《《《

2018NYLife B 650x350

焦慮會影響心情。(本報資料照片) 焦慮會影響心情。(本報資料照片)
對多數人來說,家庭是幸福的源頭。(報系資料照) 對多數人來說,家庭是幸福的源頭。(報系資料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