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8028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兒子醉了

第一次與先生帶著女兒和不滿兩歲的兒子到夏威夷度假,有點擔心五個小時的飛行時間會不會對兒子太長太難,便在臨行前作了很多準備功夫,帶齊了他愛的書本和玩具及小毯子才上飛機。兒子很乖巧,那時已會認不少字及能閱讀一些兒書,飛機穩行於高空後,我在靠機門的空地鋪上毯子,我們在座位上念念書、畫畫圖,再到地上玩玩具舒展筋骨,彷彿一下就到夏威夷了。

因為是第一次到檀香山,理所當然要跟著做遊客觀光,於是住在威基基海灘中心的酒店,地標鑽石山頭、唐人埠、皇宮博物館、水族館、動物園、沉沒在珍珠港的亞歷桑那號博物館、坡里尼西亞文化中心、哈拿尼灣……都留下我們的蹤影。

但重頭戲大節目是參加Luau,Luau是夏威夷人的海灘宴會,在落日餘暉時由首領下命開始,於是拿著大螺殼的人對著海洋吹響了表演開始的訊號。節目多采多姿,屬於原居民的傳統,故事傳說配上不同的舞蹈及音樂,三個小時包括豐富的晚餐,幾乎是每一位遊客必要到此一遊觀看的。我們在酒店職員的推薦下,買了最大規模的Luau票,場地離市區酒店一小時車程,有豪華大巴士專程接送。

期待已久的日期到來,那天早上有雨,熱帶天氣變幻無常,雨來得快也去得快,大家不太當一回事。下午五點會合時,雨已經愈來愈大,主辦單位請大家上大遊覽巴士就坐,認為當我們到達那邊時雨會停止,但抵達劇場時雨還在下,大家進入有帳篷的餐廳後,主辦單位宣布請大家吃已經準備好的飲料飯菜,因為大雨使今晩節目無法進行,飯後將送大家回去,票款亦將退還或換票。

這時大家又悶熱又渴又餓,都迫不及待拿起面前的杯子飲用又涼又甜的飲料。我當然先給抱在手中的兒子解渴,他嘰哩咕嚕急著喝了大半杯才停住。吃飯的時候他吃了很少,就在我懷裡不斷輾轉不平挪動;他從來沒有這樣過,但我沒有多想,以為他太熱太累了,接著他就睡覺了。

大家匆忙地吃完飯,重新上巴士回酒店,兒子伏在懷裡熟睡,我也閉目打盹。忽然一陣陣熱流浸透我胸口,睜眼一看,原來是兒子滿臉通紅在嘔吐,我胸前衣服全濕透,但在巴士上也無法可想,只能拿乾衣服鋪在身上,兒子吐完後又沉沉睡了。這時候我們才恍然大悟,他們給我們喝的甜飲料中加了酒,是著名的藍色夏威夷茅台,兒子喝了半杯多,難怪他醉得又快又重!

如今兒子已是成人,滴酒不沾,我們常開玩笑說,他那年喝醉的經歷讓他從此對酒精有惡感,不喝酒自然就永遠不會再醉酒啦!兩歲醉酒變成好事一樁!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