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7539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出生公民權 華人爭來的

美國的公民權,除了出生取得之外,也可經由歸化途徑取得。圖為新移民宣誓成為美國人。(Getty Images) 美國的公民權,除了出生取得之外,也可經由歸化途徑取得。圖為新移民宣誓成為美國人。(Getty Images)
美國憲法並未明文規定,是後來國會通過的憲法修正案規定出生公民權。(美聯社) 美國憲法並未明文規定,是後來國會通過的憲法修正案規定出生公民權。(美聯社)

在美國境內出生的小孩,便是美國公民。取得公民身分的權利,稱為「出生公民權」(Birthright to Citizenship)(憲法第14修正案)。

最近川普總統宣布,他將運用行政命令,取銷這項權利,因為「非法入境的外國人,在境內生產的兒童竟然成為美國公民,太荒謬了。」「全世界沒有其他國家這樣做。」(10月22日和10月31日演說)。

孩子們的公民身分,將被取消嗎?

其實川普說「全世界」沒有其他國家,對本土出生的嬰兒提供公民身分,並不太離譜。這些國家大都在中、南美洲,譬如巴西、委內瑞拉、墨西哥等等。北美洲加拿大的法律,要求至少嬰兒的父母有一位是加拿大公民,他們的孩子才可取得公民身分。歐洲國家也都有限制:法國要求小孩成年時才准申請公民身分。

所以美國的「自然出生的公民權」相當獨特。這項規定却有歷史淵源,更受到華人在法院中抗爭的影響。

●第14修正案 保護人民權益

早期美國法律承襲英國傳統,稱為「普通法」(Common Law)。根據普通法,在當地出生的小孩,算是當地的人。但英國傳統保護貴族;英國紳士淑女在印度(殖民地)生產的孩子,他們不願當他是印度人,而當然堅持算是英國人。所以究竟是以出生地為憑,還是以父母的國籍為主,沒有定論。

美國從英國獨立以後,對公民權(Citizenship)也沒有定論。19世紀初期,有些州的法院,遭遇「公民權」的問題,開始作出一些判決。最早的判例,1884年出現在紐約州。在Lynch v. Clarke (1884)一案中,紐約州最高法院主張「公民籍」是國家的問題(a national issue),不是州級和地方政府可以解決的問題。法院援引憲法起草人之一麥迪遜(James Madison)的話,認為「凡在美國自然出生的人,都是美國公民」。從這宗判例我們看到「自然出生」(natural-born)的詞彙。

聯邦最高法院第一次談到「自然出生」時,曾經說:1779年通過的憲法本文共七條,但沒有明文規定自然出生在美國的人就是公民,「因為我們的建國先賢(Founding Fathers)不願讓黑奴的子女,成為公民。」

法院的判詞中又說:「黑奴不可有公民身分;一旦成為公民,他們會要求投票權,可能擁有財產、擔任公職、行政官、陪審員、進而成為法官,競選州長、議員、甚至總統。我們不能接受這種前景。」Scott v. Sanford, 60 U.S. 193 (1857),這是有名的「史考特案」。

「史考特案」是促成南北戰爭的一項因素。

南北戰爭結束(1860-1864),南方失敗,黑奴制被廢除,黑奴被解放。國會於1868年制定憲法第14修正案,補充憲法原文,經全國各州同意列入憲法。修正案第一段便明文規定:「凡出生在美國而接受其管轄的人,都是美國公民……」(All persons born……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thereof, are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憲法條文的意義和執行,須經過法院的解釋和執行,成為全國遵循的法律。而這些關於「出生權」的判決,大都是華人爭取出來。

●盧定新案 奠定解釋基礎

華人在1849之後開始進入美國,1860到1870之間,數目劇增(淘金、開店、經商和建築鐵路)。他們的下一代,很多在這些年代出生。孩子們既不是移民,也不是外國人(aliens),更不是白人,他們的法律地位,是怎樣的呢?

盧定新(Look Ting Sing)便是第二代華人。1870年,他出生於加州一座小城(Mendocino),父母早年到美國,參加太平洋鐵路的工程。當他九歲時隨父母回中國,父母便定居在家鄉。1884年,也就是他15歲時,他隻身搭輪船到美國,於9月27日抵舊金山。

碼頭官員上船,檢驗旅客,發現他沒有身分證明(居留證,Certificate of Residence),不准他下船,命令船長將他扣留在船上。美國沒有身分證這種制度,惟獨勒令華人持「居留證」。

盧定新有親友在碼頭上等候他,知情後便奔走幫助,替他向聯邦法院申請「人身保釋令」(Writ of Habeas Corpus)。

接到申請後,法官傳他到法庭接受審問,了解他是在美國出生的華人孩子。這時外國人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應該取得何種身分,法律還不清楚。雖然憲法中有文字,連聯邦法院也是首次遇到這種情形。

聯邦法官考慮盧定新的情形後,決定承認他是美國公民。但達到這個結論,必須解釋第14修正案的意義。法官在判詞中,討論英國「普通法」的傳統,認為「出生權」是「屬地主義」(Jus soli)——小孩出生地為憑,出生在美國,應該是美國公民。條文中的另一段文字——「……接受其管轄——意思是:承擔做公民的義務,享受其權利,就是接受法院的管轄。」

兩年以前(1882)國會已通過「排華法案」,多方排斥和歧視在境內的華人,並禁止華工入境。

法官決定,「排華法案」不適用於公民,所以「居留證」與他們無關。法官命令船長和碼頭官員立刻放人。本案為In re Look Ting Sing, 21 F. 905 (1884)。

「盧定新」案是初級聯邦法院的判決,也是第一宗關於「公民籍」的聯邦判例。對於外國父母生產在美國孩子們的身分,它奠定了解釋的基礎。

●王金德案 最高法院留判例

處理盧定新的法院,是聯邦地方法院,它的判決,對盧定新和當時的海關官員有拘束力,但還沒有成為全國遵守的判例。它的邏輯却有影響,並且因為它是先例,最高法院也會參考。

14年以後,聯邦最高法院作下進一步的判決。

華人王金德於1873年出生於舊金山,父母來自中國,都沒有美國公民身分。王金德於17歲時,坐船回到廣東家鄉,居住六個月後再來美國。在加州登岸時,出示英文的出生紙,移民官員接受他是美國公民,讓他入口。王金德在舊金山一家餐館工作,四年後(1894)他再旅行到中國,重回美國時,移民官不承認他是公民,拒絕他入境,並將他監禁,準備遣送他回中國。

王金德的家人為關在拘留所的他,雇請律師向聯邦地方法院聲訴。聯邦地方法院裁決,他是美國公民,命令移民局釋放王金德。移民局不服,一路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

移民官員指出,王金德雖在美國出生,却是「內心忠於大清國」,況且他的父母也是大清國子民,所以第14修正案不適用於他的狀況。

1898年聯邦最高法院宣判:「王金德在出生時已取得美國公民身分,迄今尚未犯任何過錯喪失他的公民籍。」法院又說:「王金德的父母不是美國公民,不影響他從出生時已取得的公民權。」本案為UnitedStatesv.WongKimArk, 169 U.S. 649 (1898)。

  「王金德」案拘束全美國,對將來在美國出生,而父母是合法或非法移民的孩子們,貢獻是無限的。不論非裔、西裔或華裔,他們都受到這份判詞的保護。

王金德有四個兒子,其中三位(王郁賜、王沃修、王沃沾)出生於美國,都當然成為美國公民。他的長子王毓煥,出生在廣東,申請入籍時遭移民局駁回,因為當時滿清政府頒發的文件模糊,美國官員認為不足以證明他們的血親關係。

「盧定新」和「王金德」兩案不僅幫助華裔移民的後代,也是「公民籍出生權」的重要判例。1939年女子瑪麗‧愛爾格(Marie Elg)被移民官撤銷她的美國公民籍,因為她的父母在生育她之後,不到一歲便帶嬰兒回到原來的祖國瑞典(Perkins v. Elg, 307 U.S. 326 (1939));1967年美籍猶太人回到以色列定居,並且投票,後來遭移民局取消他的公民籍(Afroyim v. Rusk, 387 U.S. 253 (1968))。最高法院都命令恢復他們的公民籍,判詞皆援引「王金德」判例。

憲法第14修正案,和歷年的最高法院判決,都確定「公民籍的出生權」。也就是:出生在美國的孩子們,不論父母親的身分,都是美國公民。修改憲法是不容易的事(見憲法第五條——參眾院三分之二同意;全國四分之三州同意),改變第14修正案幾乎不可能。總統使用行政命令改寫憲法?似乎欠缺法律常識。而不被一般注意的,華人子女促成了美國憲法史上最先而屹立不搖的判例。(作者曾任法學教授,現為華府資深律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