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71459/article-link/

首頁 健康美國要聞新聞好好看

拒給付癌患 安泰判賠2550萬 金額創新高

安泰保險公司拒絕給予一名癌症病患醫療給付,陪審團認為安泰行事「不計後果」,裁定該公司需賠償一名因癌症去世婦女的家屬2550萬元。圖為「安泰」在康乃狄克州哈特福市的總部標示。(美聯社) 安泰保險公司拒絕給予一名癌症病患醫療給付,陪審團認為安泰行事「不計後果」,裁定該公司需賠償一名因癌症去世婦女的家屬2550萬元。圖為「安泰」在康乃狄克州哈特福市的總部標示。(美聯社)

奧克拉荷馬州陪審團最近裁定,安泰(Aetna)保險公司拒絕給予一名癌症病患醫療給付,應賠償病患家屬2550萬元。陪審團指出,安泰行事「不計後果」,此裁決是種表態,為了要安泰改變作風。

法界人士說,這是奧克拉荷馬州有史以來,個別「惡意」(bad faith)保險訴訟賠償金額最大的案子,並可能對全美的質子束(proton beam)癌症治療法,有延伸性影響。

此案涉及的是罹患鼻咽癌四期的歐拉娜‧康寧漢(Orrana Cunningham),其癌細胞長在腦幹附近,醫師在2014年要她接受質子束治療,這種標的放射治療,可殺死腫瘤 ,但不致有標準放射治療可能造成的目盲等後遺症。

安泰拒絕給予這項治療的給付,聲稱此治療法仍處實驗階段。康寧漢丈夫朗恩‧ 康寧漢為奧克拉荷馬市退休消防員,他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讓妻子獲得需要的治療,兩人抵押住屋,在募款網站GoFundMe成立網頁,以籌集9萬2082元在德州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這項治療。

然而,歐拉娜仍於2015年5月30日病故,年僅54歲。

朗恩說,此裁決是妻子曾經歷痛苦的證明,提控安泰的訴狀是歐拉娜提出,歐拉娜曾表示,她的案子只要能拯救一人就值得了。朗恩說:「我的妻子是此訴訟的提訴人,我只是完成她的奮戰。」他表示:「至於賠償金,只要我能多與妻子共處一天,我寧可全部送回。」

陪審團發言人安‧謝洛紹表示,此裁決是向安泰傳達一個訊息,「我們希望表達一個明晰的立場,獲得他們的重視」。她說,從作證的專家說詞可知,質子束治療法絕對不是仍處實驗階段的治療法。

謝洛紹說,安泰的一名醫療主任承認,他一天要處理80件案子,而安泰三名醫療主任都承認,他們為此訴訟耗費的時間,遠超過審查歐拉娜的醫療給付案。謝洛紹說,安泰的醫療主任駁回給付,扮演的是「橡皮圖章」的角色,而未對歐拉娜的給付案子付出應有的心力。

她說:「我們因此裁定,他們違反合約,原本就該支付這項治療的費用,對歐拉娜的病情而言,這是必要的治療法。」她指出:「我希望此裁決能造成巨大影響,使安泰重新評估審查給付的態度。」

➤➤➤點我看更多 醫藥健康新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