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6566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上法庭力爭入學平權 華裔出人出錢出力

美國華裔平等權益協會參加哈佛案開庭前一天集會。(田正東/提供) 美國華裔平等權益協會參加哈佛案開庭前一天集會。(田正東/提供)
10月14日哈佛大學附近舉行的集會上,一位示威者臉上貼著口號貼紙。(路透) 10月14日哈佛大學附近舉行的集會上,一位示威者臉上貼著口號貼紙。(路透)

最近一起針對哈佛大學的訴訟,指控哈佛為了錄取更多白人和其他少數族裔,使亞裔受到不公平對待。亞裔/華裔維權組織也開展「爭取亞裔學生入學平權」行動,希望促使包括哈佛大學在內的所有菁英大學,給亞裔/華裔申請者公平的機會。

這起訴訟是學生公平入學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負責人保守派社會運動家布魯姆(Edward Blum)於2014年提出的,整個案子的源起是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可能導致不公。今年10月15日,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開始審理,將進行三個星期。對提出「爭取亞裔學生入學平權」的華裔社團來說,聯邦地院開庭,是重要的里程。

•AACE 尋求華裔組織支持

美國亞裔教育聯盟(The Asian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ducation, AACE)主席趙宇空2015年5月遞交行政申訴,要求調查哈佛大學和其他常春藤大學錄取亞裔歧視。趙宇空說,他原本不認識布魯姆,透過介紹認識後,了解他和布魯姆「理念相同」,因此尋求更多亞裔/華裔組織聲援SFFA,有錢出錢,有人出人,有力出力,尋求更多的連結和資源。

趙宇空說,他和多位同事透過各種方式,如網上搜尋、微信建群、朋友介紹,陸續聯繫上華人維權社團,再和這些社團交流理念,爭取支持。

有人告訴趙宇空,在美國,沒有幾十萬元,很難產生重大影響,但他和同事並未知難而退。AACE靠捐款維持運作,捐款給AACE的人,小額捐款30、50元最多,最大一筆個人捐款是2000元,積少成多。

AACE沒有充足經費,所以什麼事都自己來。趙宇空常在公餘熬夜閱讀法律文件,撰寫新聞稿提供媒體。他說,AACE對審時度勢的戰略分析和行動力,都讓申訴行動更有效。

2017年1月20日,趙宇空帶著十餘本大學錄取政策改革建議書,到華盛頓參加川普總統就職典禮。他在典禮前後,主動找民意代表交談,遞送政策建議並說明理念。他說:「當天氣溫很低,但是我一點不覺得冷。」

趙宇空今年55歲,1992年自中國移民美國,在美國讀了企管碩士(MBA),現在住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他說,常春藤大學招生過程中以多樣化理由對亞裔學生歧視,AACE申訴目的是「亞裔並沒有要求任何政策優惠,只要求平等」。

•黃曉夫 任法律顧問義工

AACE法律顧問黃曉夫律師也是董事會成員,他是義工,不支薪,也捐款。黃曉夫在一次活動中了解AACE的訴求,也在活動後當場捐了錢。當他知道AACE沒有法律顧問,他便說:「那我來吧。」

黃曉夫7歲從中國大陸移居香港,17歲來美國,大學本科畢業後當工程師,再回母校取得碩士,之後改讀法律,取得紐約法學院博士學位,現在是紐約一間律師樓合夥人。他同時是香港紐約協會副主席。

黃曉夫說,AACE成員「捲起袖子做事,非常草根性」。黃曉夫2016年起擔任義工,負責聯盟所有法律事務。他帶著律師樓員工一起做,大家都是義工。

AACE在波士頓或華府有活動或開會,只要時間許可,黃曉夫會安排好公務後親自前往,放大聲量,爭取最大的影響。黃曉夫說:「挑戰既有現象或問題,需要積極投入,持續付出。在爭取教育權益上,華人邁出了第一步。」

在哈佛大學被控入學歧視案之前,費雪(Abigail Fisher)控告奧斯汀德州大學案(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官司長達八年,2016年6月23日最高法院裁定德州大學招生程序不違憲。也就是德州大學可以把申請者族裔背景列入考慮。在這個判決兩年後,今年10月8日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宣誓成為大法官後,保守派大法官已是多數。

黃曉夫表示,無論輸贏,雙方都會上訴,而且一定會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也會花上數年時間。他說,以目前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數的情勢來看,哈佛被控歧視案的發展,值得觀察。

•華權會 參加開庭前集會

美國華裔平等權益協會(Chinese American Equalization Association,以華權會中文拼音名稱簡稱為HQH)主席田正東45歲,2010年自中國移民美國,現居洛杉磯,從事旅遊業。他說,美國華裔平等權益協會於2015年梁彼得案之後成立,希望華人在美國這個民主自由的國家,為自己爭取權益。

華權會是AACE的創始會員。田正東說,他和趙宇空是透過微信聯繫上的。他說:「非營利組織參與公共事務,不只出人、出錢、出力,還要堅持到底。」

這次哈佛被控歧視案,他自費前往波士頓,參加哈佛案開庭前一天10月14日的集會。田正東舉著「I AM ASIAN AMERICAN, I HAVE A DREAM TOO」(我是亞裔美國人,我也有夢。)的標語,以實際行動支持AACE。他也持續捐款給AACE。

田正東說:「不論膚色,不論年齡,即使在民主社會,機會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自己爭取。」

田正東有一對雙胞胎兒子,今年12歲。田正東說,兒子到美國時才4歲,在耳濡目染下,「從小明白要懂得為自己爭取權益」。他兒子只要時間許可,也參與華權會的活動。

•SDAAFE 向議員遞請願書

聖地牙哥亞裔平權會(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ies, SDAAFE)創會會長、現任副會長徐佶翮,40歲,2007年被一家中國公司派到美國工作,現在在一家美國公司任職。聖地牙哥亞裔平權會2014年成立,呼籲並組織亞裔及華裔參與社區活動及公共事務,提升參政及議政能力。

徐佶翮說,哈佛大學被控入學歧視案訴訟將非常漫長,因此,亞裔及華裔組織一定要站出來,長期支持。2015年5月AACE遞交申訴書之後,平權會便主動聯絡當地亞裔組織,向國會議員遞交請願書,了解兩黨國會議員對申訴案的態度,並通報給AACE。這對AACE評估後續作法非常重要。

徐佶翮說,平權會主要財源是靠募款,他非常了解非營利組織需要的金援,他每年也固定捐款給AACE。他說:「我能捐的錢不多,但是涓滴成河。」

徐佶翮有兩個孩子,一個13歲一個10歲。他說,孩子有自己的交友圈,「他們會從同學朋友之間知道升學的事」,也關注華裔學長申請大學的情況,作為自己升學準備的參考。

•猶他州華聯會 積極關注

猶他州華人聯合會成立近30年,會長盛曉明在加拿大唸完博士,2002年到猶他州工作,現在住在鹽湖城。他曾是中國旅美科技協會猶他分會會長,也擔任過協會全國總會會長。

盛曉明說,華人從中國來美國奮鬥,在工作及生活之外,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了解美國社會的運作,才能明白自己有哪些權利和義務。猶他州華聯會鼓勵華人多參與公共事務,支持華裔維權活動。

猶他州華裔移民不多,活動規模也小,盛曉明和當地民意代表交流,了解民意代表對教育議題的看法,告訴他們華聯會的想法,並關注AACE所做的全國範圍的活動。他說:「爭取亞裔學生平等入學,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孩子爬藤,而是為了下一代。」

盛曉明有兩個女兒,都在讀高中。盛曉明鼓勵孩子參加社會活動,要女兒帶著年紀較小的孩子一起練習跆拳道,安排時間和場地、募集資源和費用等,從中培養組織力和領導力,這對女兒也是很重要的成長經驗。

哈佛大學佛被控入學歧視案,引起廣泛關注。(本報資料照片) 哈佛大學佛被控入學歧視案,引起廣泛關注。(本報資料照片)
聯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已是多數。(本報資料照片) 聯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已是多數。(本報資料照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