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6307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富裕白人女性反川 左右期中選情

女性成為這次期中選舉的關鍵選民,尤其在國會眾議員選區內舉足輕重。圖為民主黨麻州參議員華倫(前左一)出席婦權活動。(美聯社) 女性成為這次期中選舉的關鍵選民,尤其在國會眾議員選區內舉足輕重。圖為民主黨麻州參議員華倫(前左一)出席婦權活動。(美聯社)
女性成為這次期中選舉的關鍵選民,尤其在國會眾議員選區內舉足輕重。圖中戴太陽眼鏡者為可能重任國會眾院議長的波洛西。(美聯社) 女性成為這次期中選舉的關鍵選民,尤其在國會眾議員選區內舉足輕重。圖中戴太陽眼鏡者為可能重任國會眾院議長的波洛西。(美聯社)

川普2016年在總統大選中獲勝,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工人階層中向右轉的白人,他們拋棄了民主黨,投入支持川普的陣營;而6日的期中選舉投票也有可能出現重要的逆轉力量,他們是教育水平高、富裕的白人,尤其是女性。

這些與共和黨決裂的新一代,雖然喜歡共和黨的親商政策,但卻反對川普在種族及性別上的分裂性言辭。

川普在競選期間,不但沒有把他們「哄」回來,反而發出取消出生公民權、反對「大篷車隊」的「入侵」,然而這些說法,都被他們認為是危言聳聽。

這樣情況下,在一些向共和黨傾斜的地區,甚至連德州休士頓、加州屋崙等保守派堡壘,川普都有可能失去國會眾院議席的危險。因為川普的種族主義、民族主義等,都讓選民開始疏遠了。

例如在休士頓,一位60歲的律師梅特斯(J. Mark Metts)表示,直到2016年的總統選舉為止,他從未投票給民主黨,但現在他與鄰居們都反對共和黨,以表達對川普的不滿。

傳統的共和黨人已經發出警告,川普先生的行徑,進一步縮小了共和黨在選舉前夕的吸引力。德州眾院議長施特勞斯(Joe Straus)指出,川普搞分裂,或許在某些地方有斬獲,但並不是在所有地方都能發揮作用,尤其是出於煽動時,很難讓政黨獲利。

根據馬里斯特學院(Marist College)的一項調查,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女性中,喜歡民主黨控制國會,比喜歡共和黨控制國會的多18個百分點。

在溫和地區,共和黨聯盟長期以來依賴高層次的白人,但現在看來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吸引這些選民。

民主黨策略師貝加拉(Paul Begala)認為,「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女性更具爆炸性,她們極有可能左右今次期中選局結果。」他說,川普改變了共和黨,對於傳統的共和黨人以及獨立人士來說,已失去了吸引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