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6189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愛吃肉,會摧毀地球?

攝取昆蟲蛋白有助降低碳排放。圖為葉門一名男孩抓了許多蝗蟲,當地人會抓蝗蟲吃或者轉賣掉。(路透) 攝取昆蟲蛋白有助降低碳排放。圖為葉門一名男孩抓了許多蝗蟲,當地人會抓蝗蟲吃或者轉賣掉。(路透)
研究指出,2050年前全球畜牧業可能佔去80%的溫室氣體預算。(路透) 研究指出,2050年前全球畜牧業可能佔去80%的溫室氣體預算。(路透)

大家可能知道素食餐飲可降低肥胖、心臟病和第二類糖尿病的風險,讓身體變得更健康。不過現在你有一個更好的理由將碗盤中裝滿素食、昆蟲蛋白而非肉類,因為這麼做你可以成為拯救地球的英雄。

根據10月發表於《自然》(Nature)期刊的一篇研究,由於人口成長,加上西方飲食中長期攝取大量紅肉和加工食品,在2050年前,食物系統對環境造成的壓力恐攀升90%。該研究作者、英國牛津大學馬丁學院「未來食物計畫」學者斯普林曼(Marco Springmann)指出,這種壓力速度超過人類可安全發展的「地球限度」,一旦超過該限度,地球生態恐失去平衡。

斯普林曼表示:「這可能讓氣候變遷邁向危險程度,極端天氣事件變得更加頻繁,影響森林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調節功能……而且還會污染水體,更容易出現低氧海洋地區『死區』(dead zones)。」

斯普林曼說,若要讓地球更健康,需要將浪費的食物量減半並改善農作方法與技術。

畜牧業和酪農業逐漸取代化石燃料,成為全球溫室氣體主要排放的產業。根據農業與貿易政策研究所與非營利國際穀物組織(GRAIN),在2050年前,全球畜牧業可能占去80%的溫室氣體預算。

未參與本研究的註冊營養師雪倫‧帕默(Sharon Palmer)提倡草本植物與永續性食物,她警告,如果全世界有越來越多人選擇西方的紅肉飲食,對環境產生的影響將相當駭人,地球終將無法負荷。

帕默表示,研究一再指出,大量減少肉類攝取可降低一個人一生中對地球的影響,包括能量攝取、土地使用、溫室氣體排放、用水量和產生的污染物等。

雖然許多專家一再警告肉品業對氣候帶來災害性影響,但有些消費者就算想改變長期的肉食習慣,卻仍難以成功。尤其是許多國家的肉品價格過於便宜,更讓民眾缺乏動機放棄肉類。

如果多國政府對肉類加收稅金,能否成功鼓勵民眾改變飲食習慣?根據德國之聲報導,許多國家對他們認為不利社會的產品徵收「罪惡稅」(sin tax),例如酒類和菸品,那麼肉類標價是否無法反應生產肉類對環境的真實成本?

《自然》期刊的該篇研究發現,大量減少食用肉類,對於避免氣候變遷的災害性影響至關重要。研究作者呼籲,全球應該改採「彈性素食」(flexitarian)飲食,攝取營養以素食為主,進食肉類則偶一為之,如此一來有助控制氣候變遷影響,讓平均氣溫維持在攝氏2度的變化範圍內。

但是要如何達到目標?研究作者建議,若要減少民眾食用肉類,政府可對肉類徵稅。

以德國為例,一個人平均每年吃掉60公斤的肉類。德國地球朋友(BUND)農業諮詢師卡崔‧溫茲(Katrin Wenz)表示,雖然整體的肉類消耗下降,但仍需扭轉這個趨勢。

她表示,有一群不算少的人口族群,這群人特別常吃肉類。這個族群以男性為主,他們進行很多肢體運動,因此他們認為自己需要大量攝取動物蛋白質。

溫茲強調,整體而言,歐盟的肉類很便宜,這與歐盟從南美進口便宜肉類有關。另外,畜牧業工會常年建議農民提高產量,因此造成供過於求,數十年來肉品價格低落,尤其是豬肉價格。溫茲指出:「我們在全球市場生產的不是高品質肉類,而是便宜肉類。」

德國奧格斯堡大學研究人員的研究指出,超市的肉類售價有誤導之嫌,隱藏肉類生產對環境的帶來大量的次級成本。

研究人員將德國肉類生產對環境的影響量化並訂價,他們發現傳統畜牧生產的肉類成本,高出消費者實際支付金額的三倍。換句話說,這種肉類額外還有196%的隱藏成本。若肉類以有機方式生產,隱藏成本則比架上售價高出82%。

這些額外成本以畜牧業三大因子加以量化:使用氮肥料所產生的污染、溫室氣體排放與消耗能量。

不過環境成本並非一目了然。舉例來說,水供應商投資過濾系統,除去因畜牧而出現在飲用水中的硝酸鹽,這筆經費便屬環境成本。雖然這筆錢由消費者埋單,但並非反映在肉類售價,而是出現在水電費帳單上。

研究作者之一的高格勒(Tobias Gaugler)表示,這些環境成本目前並未反映在市價。高格勒表示,以經濟觀點來看,這等同於「市場扭曲」,即價格機制未能充分發揮作用。環境成本、汙染和對人體健康的相關損害成本為零,肉類價格無法呈現真實現況。

因此,投資人平台「農畜投資風險與收益」(FAIRR)組織與其他組織呼籲,對肉類加徵罪惡稅,不僅反映肉類真正成本,也可鼓勵民眾減少肉類消費。

不過並非人人都抱持相同看法,高格勒表示,這個做法在政治面上不可行,雖然肉類稅頗合理,但政府可能缺乏實施意願,因為此舉可能引發民怨。高格勒建議,成本可反映在生產鏈上,像是肥料製造商,無須直接加諸消費者。

食用昆蟲被認為是解決全球食物短缺和減少農畜碳排放的另一種辦法,然而不管業界怎麼試,一般人聽到蟑螂下意識還是覺得噁心。

瑞士和德國的新研究發現,改變宣傳策略可以更有效說服民眾吃昆蟲,這對人類碳排放可能產生莫大影響。

這個研究找來180位參與者試吃塞滿榖蟲的松露巧克力,並將這些人拆成兩組。第一組的傳單上介紹吃昆蟲對人體與環境的益處,第二組則介紹昆蟲很美味而且昆蟲蛋白正興起一股熱潮;結果第一組有62%的人嘗試,但第二組有76%的人試吃,後者明顯高於前者。

研究人員認為,要鼓勵民眾攝取昆蟲蛋白,強調飲食的樂趣與喜悅會比拯救地球的利他主義出發更有效。

當然,如果放棄肉類改吃昆蟲太前衛,有些人也鼓勵改吃素食,這不失為另一種環保減碳的好方法。

市售肉類價格未能反映肉類生產過程中的環境成本。(路透) 市售肉類價格未能反映肉類生產過程中的環境成本。(路透)
《自然》期刊的一篇研究建議,若要鼓勵民眾減少食用肉類,減緩畜牧業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可考慮對肉類徵稅。(美聯社) 《自然》期刊的一篇研究建議,若要鼓勵民眾減少食用肉類,減緩畜牧業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可考慮對肉類徵稅。(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