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6189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培養肉 真能救地球?

雞隻處理廠的雞肉清潔與包裝生產線。(美聯社) 雞隻處理廠的雞肉清潔與包裝生產線。(美聯社)
可口的炸雞塊。(美聯社) 可口的炸雞塊。(美聯社)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1931年預測,人類有一天可能「不用為了想吃雞胸或雞翅,而荒謬的養一隻雞,而是在適當環境下,分別生產這些部位的雞肉」;邱吉爾的預言如今在舊金山Just食品公司實現,但當局相關規範未明朗,消費者也不見得埋單。

Just利用雞毛細胞,在實驗室中培植雞塊;負責提供細胞的雞隻們,正活跳跳的在距離實驗室不遠的農場裡漫步。

這種「非屠宰雞肉」是從動物細胞培植,在實驗室中生長的乾淨合成肉品;這種實驗室雞塊與超市中逐漸受到素食主義者歡迎的植物漢堡,或其他肉類替代產品不同。

Just實驗室的小型生物反應器約兩天可培養一個雞塊,該反應器利用蛋白質促進細胞繁殖,相當於為產品提供支撐結構或培養基,好在肉類生長時持續「餵養」肉品。

這種培養肉尚未實現商業化,但Just執行長特里克(Josh Tetrick)透露,公司已與少數餐廳合作,培養肉預料年底前將出現在菜單上。

特里克說:「我們已經用植物製作雞蛋、冰淇淋或醬油,我們現在以用肉產肉,不需要殺生。」

我們做了罕見的測試,成果令人印象深刻;培養肉雞塊的表皮酥脆、肉質可口,但咬起來的口感則比人們在速食店吃到的雞塊還略鬆軟。

特里克和其他致力研發細胞肉(cellular meat)的企業家強調,無屠宰雞肉並非基因改造食品,也不需要施打抗生素促進雞肉生長。

他們希望終結屠宰動物、保護環境不受工業化養殖場的剝削,最重要的是,在不破壞地球的情況下,解決人口過度擁擠的問題。

聯合國指出,飼養作為食物的動物,是全球暖化、空氣污染及水污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便傳統畜牧業努力提高效率並採取環境友善措施,許多人仍懷疑傳統畜牧業能否符合日益增加的全球蛋白質需求。

舊金山細胞肉先驅「曼斐斯肉品」(Memphis Meats)的心臟病學家瓦雷蒂(Uma Valeti)說,人類每年殺700億隻動物作為70億人的食物,全球肉品需求在愈來愈多人擺脫貧窮的情況下增加一倍,時至2050年,人類恐無法飼養足夠的牛與雞供應90億人口。

瓦雷蒂說:「如果我們能直接從動物細胞中培養任何肉品、家禽或海鮮,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棒的事。」

●規範不明 難以量產

許多美國人自稱減少吃肉,但農業部數據顯示,美國人今年消費逾222磅紅肉和家禽,比1970年代還多20磅。

細胞農業先驅、荷蘭藥理學家波斯特(Mark Post)2013年推出全球首款細胞肉漢堡,要價30萬美元。

目前還沒有一家公司量產細胞肉,但波斯特估計,這類肉品若能大規模量產,漢堡單價可能低至10元,但「當然還是太貴了。」

Just若能生產足夠的雞塊販售,現仍礙於法律而未能在美國的餐館銷售。

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負責監管大多數美國食物,但多數以常規飼養的肉類則歸農業部管轄;例如冷凍披薩的義大利辣味香腸歸農業部管,起司則歸FDA監督。

特里克說,美國農業部與FDA未能在公聽會上明確陳述相關法規,Just正與歐亞數國接洽。

他說:「各國都想當領頭羊,無論是解決食品短缺問題、打造永續發展或全新經濟型態,他們都希望率先做到這一點。」

特里克說,終極目標是將細胞肉從實驗室擴大成製造廠;美國目前有數十家細胞農業企業,吸引矽谷、高科技及食品產業投資,包括微軟(Microsoft)共同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維珍集團(Virgin Grooup)創辦人布蘭森(Richard Branson),以及全美最大肉品加工廠「泰森食品」(Tyson Foods)等。

「泰森食品」每周加工約42萬4000頭豬、13萬頭牛和3500萬隻雞,該公司挹注「曼斐斯肉品」未公開數額的資金;細胞肉這項尖端科技儼然成為「不受限的美國企業家精神」代名詞。

泰森風險投資部門「泰森風險投資公司」(Tyson Ventures)財務長馬斯特羅布托尼(Tom Mastrobuoni)表示,泰森食品決定「從肉類公司轉型為蛋白質公司。」

●傳統畜牧業反對

總部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畜牧協會」(US Cattlemen's Association, USCA)有個強大的遊說團體,稱美國歷史上,沒有比牛仔更受尊敬事業或浪漫象徵。

中西部的牧場業者已介入細胞肉品如何上市的討論,例如它應該稱作乾淨肉類、細胞肉、無屠宰肉、道德蛋白質,或單純叫「肉」。

在橫跨密蘇里州到阿肯色州山區的奧札克(Ozarks)牧場裡,卡雷娜‧布魯斯(Kalena Bruce)和布魯斯(Billy Bruce)在四歲的女兒維拉(Willa)幫助下,餵養他們的黑色安格斯牛群。

布魯斯說:「我想,實驗室生產的蛋白質需要相應標記;當我想到肉,我想到的是站在我們身後、活生生且有呼吸的動物。」

在農民請願下,密蘇里州當局已敦促立法機關規定,肉品標籤只能適用牲畜產品;不過,這也暗示了,傳統農業可能面臨挑戰且遭受衝擊。

卡雷娜說:「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他們知道買了什麼給家人吃;我們則認為,需要以不同名字指稱這些新產品。」

USCA政策和拓展主管莉亞‧比翁多(Lia Biondo)說,希望密蘇里州的法律能拓展至其他州,「我們會讓這些公司決定產品名稱,前提是不能叫牛肉或肉類。」

●消費者埋單否?

細胞產業的真正問題在於,在這個以吃牛聞名的國度,真的會有人改吃細胞肉嗎?

密蘇里州奧札克傳統中西部餐廳「藍伯特」(Lamberts)的客人、建築工人基姆雷(Jerry Kimrey)說:「肉類應該來自畜牧場或鄉間。」

教師艾許莉‧波斯皮希爾(Ashley Pospisil)說她不會吃細胞肉,「我想知道我吃下肚的肉品打哪兒來,肉必須是天然的,而非經實驗室加工。」

養雞場一隅。(歐新社) 養雞場一隅。(歐新社)
美國肉品檢驗標章。(路透) 美國肉品檢驗標章。(路透)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