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5106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台前幕後|哀悼摯友 「大俠岳華」

作者與摯友影視紅星岳華(右)。(圖皆為作者提供) 作者與摯友影視紅星岳華(右)。(圖皆為作者提供)
作者與鄭佩佩、岳華、于倩、吳景麗等人合影。 作者與鄭佩佩、岳華、于倩、吳景麗等人合影。

好友江青打電話給我,告知岳華病逝的噩耗,悲慟不已。我們都是香港邵氏電影公司演員訓練班南國實驗劇團的同學。我是第一期,同期有午馬、于倩、李婷、秦萍、邢慧、羅烈;江青和鄭佩佩是第二期,同期有李菁、方盈、潘迎紫、金川。岳華是第三期,同期有陳鴻烈、周萱。江青說,相知相交超過半個世紀的老朋友,驟然離去,令人無限傷感。

當年入邵氏演員訓練班時,是一群天真無邪的青少年,許多位後來都成為影壇上閃閃紅星。江青20歲得金馬影后;李菁16歲得亞洲影后;鄭佩佩是武俠影后,得過許多獎,如今年過70依然活躍在影視界。岳華是眾所周知的大俠,縱橫影視界超過半個世紀的南國演員訓練班同學人才濟濟,在影壇發出過閃閃亮光,可惜如今多顆星星已隕落,上列有多位同學先後離世的有:李婷、于倩、羅烈、邢慧、陳鴻烈、午馬、秦萍、李菁,令人不勝唏噓。

我因為父母反對,很早就離開影視圈,來美留學,就此定居下來,但一直和南國的學友們保持聯絡。由於我曾經擔任過南國學友會會長,所以每次回港,但逢南國學友有聚會,我都會參加。在眾多學友中,我與岳華最為深交。我和他都是原籍廣東中山人,在上海出生和長大,差不多同一時間去香港,又都住在香港的北角區,更主要的是志趣相投。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倆無所不談,儼如親兄弟一般。我們曾經有過一天同看五場電影的瘋狂紀錄,有一次香港掛十號風球,交通全面停駛,他居然冒著狂風暴雨,步行到我家來打麻將。我媽罵我太不更事,氣得「禁錮」他在我家住了好幾天,等暴風雨停頓後才「放」他回家,那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我們一起合演話劇「秋海棠」,他一人分飾二角。本來該劇是由顧文宗團長來導演,結果他拍戲太忙,難以分身兼顧,於是就由岳華、午馬和我三人擔起台前幕後所有大小事務,那時我們才是20左右的青蔥少年。在劇中,秋海棠臨終時倒在台上咳嗽得很厲害,吐血而亡。排戲時沒有痰盂,演出時道具給的是一座高腳的老款痰盂,岳華在匆忙中把它放在我面前,將我整個臉擋住了,台下觀眾頓時哄堂大笑。接下去的一段悲切切的台詞實在無法說下去,我只好不斷地咳嗽,一直到觀眾笑聲停下來,才把那段重頭台詞講完,結果贏得雷動般掌聲。下台後岳華一再致歉,多年後有一次他還提到此事,仍耿耿於懷,其實我早已忘了,何況我也不在影劇圈,這樣的事對我來說,只是很好笑的回憶,但他就是如此真誠和認真。

我第一次由美回港時,岳華在拍戲,他託黃宗迅大哥代表他來接機,我之前與黃宗迅素未謀面,我來美時他在台灣,只在銀幕上見過他。當時他手裡拿著照片到處找我,找到以後,他說是代表岳華來接機,令我很驚奇。其實香港是我第二故鄉,何況我也有家人來接機。但岳華就是如此一個有情有義,心細如髮的人。

有一天他拉我去邵氏影城宿舍說有東西給我看,到了宿舍他拿出一個盒子,打開來裡面裝的都是鈔票,他說他賺很多錢,叫我拿些去花吧,一面說一面抓了一大把鈔票往我手裡塞,我當然不會接受,但被他如此突來的舉止嚇得口瞪目呆,就算親兄弟也不會這樣做的吧。他忘了我在美國已念完書,在賺美金呢。那時候他已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岳大俠。生活裡卻是童真未泯,真摯至誠,就像小孩玩家家酒那樣天真無邪。回想至此,我不禁熱淚盈眶。俗語說:人生知己最難求,得一知己如他,此生無憾。

岳華非常孝順父母,他有好幾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岳華對他們都愛護有加,特別是對他的小妹妹,長兄如父。岳華也很疼愛他的女兒嘟寶,一直做全職奶爸,嘟寶上學放學都親自接送。嘟寶婚後搬去美國邁阿密灘,在機場分別時,難分難捨,岳華像小孩般嚎啕大哭。他跟我說,每天都要和女兒通電話,起碼要聊上一小時。我也很疼愛我女兒,但沒有像他那樣放不下。提起我女兒,岳華是她乾爹。我女兒在美剛出世,我媽在港告知岳華,他急不可待,立馬在半夜三更打電話來美國,認了這個乾女兒,他很疼這個乾女兒,我最疼愛的獨生女兒樂怡,鑲上了他的名字「樂」,岳華原名梁樂華。可見我們的友誼有多深厚,還將這份友誼傳承到下一代。

他待朋友以誠,人緣非常好,他在影視圈數十年,口碑特佳,戲好人好,同行們都很尊重他。香港影視圈有句話叫「埋堆」,意思是導演和一些演員結成小圈子。但很多大導演都喜歡和岳華合作,如李翰祥、張徹、岳楓、胡金銓、何夢華、羅維、楚原、程剛等,邵氏的大導演幾乎都和他合作過。他的戲路很廣,除了拿手戲是演威風凜凜的大俠,喜劇和文藝片,古裝和時裝片,正派和反派一樣演得得心應手,而且從不爭戲分和爭排名。

看到一篇報導說「甘草演員」岳華去世的消息,我有點激動。這位記者朋友一定很年輕,不瞭解岳華可不是甘草演員,他縱橫影視界超過半個世紀,他曾是邵氏最賣座的男明星。真誠地對年輕的記者朋友進言一句,如今的資訊這麼發達,大凡報導自己不熟悉的人和事,請最好先考證一下,這是對讀者和對自己尊重。

聯絡上鄭佩佩,她正在法國代表胡金銓基金會參加里昂電影節,無巧不成書,大會放映了「大醉俠」,這正是岳華和鄭佩佩合作的經典之作。這部經典武俠片在許多國家都放映過,在美國許多大學圖書館都有收藏,影響深遠。他們倆合作了多部影片,叫好又叫座,留給觀眾許多美好的記憶。

岳華有過幾段眾所周知的感情,每段感情,他都曾經對我吐露心聲和感受,我是他忠實的聆聽者。但我絕不會去談他感情的事,這是屬於個人隱私,何況他已走了,過去的事就隨風而逝,是愛是恨,都隨他一起埋入黃土吧,這是對好友的尊重。但是我可以說一句,岳華是一位很重感情的人,至情至性,尊重女性,泱泱君子。

他很平易近人,雖在銀幕上飾演的是威風十足的大俠,但在生活中,他卻是位文質彬彬、溫文爾雅、斯文有禮的紳士。他很平易近人,有幾次我和他一起去市場購物,他的影迷都親切喊他「華哥」,他也非常隨和地和他們交談,就像老朋友一樣,影迷們請他拍照簽名,他總是來者不拒,所以他能在影視圈縱橫了數十年,仍受觀眾歡迎。

數十年來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繫,常通電話,在香港和加拿大都曾見面,近年來得悉他患病,憂心不已。可能他家人為讓他安心養病,不想外界打擾,他的手機、微信、電郵都被切斷,朋友們只能輾轉打聽他的消息。我尊重他家人的決定和措施,感到遺憾的是,作為數十年之知交摯友,卻生不能臨別話幾句,死不能扶一扶七尺棺。

我寫過許多悼文,寫這篇最難下筆,因為與他感情深厚,友情甚篤。跨越半個世紀有多的交情,回憶起前塵往事,點滴湧上心頭,感慨萬千,哀慟不已,不禁熱淚盈眶。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寫寫停停。岳華好兄弟,一世朋友似乎還沒做夠,意猶未盡。假如有來生,讓我們再做知交摯友好嗎?天亦老,海亦老,唯望咱們的友誼永不老。就讓我們今生約定來生再做好朋友。安息吧好兄弟,你永遠活在我心底。

作者(坐)與著名影星鄭佩佩、江青。 作者(坐)與著名影星鄭佩佩、江青。
岳華與汪明荃在「圓月彎刀」有對手戲。(取材自Celestial Pictures) 岳華與汪明荃在「圓月彎刀」有對手戲。(取材自Celestial Pictures)
作者與著名影視紅星潘迎紫、陳鴻烈。 作者與著名影視紅星潘迎紫、陳鴻烈。
大醉俠海報。(取材自百度) 大醉俠海報。(取材自百度)
岳華在大醉俠的演出。(取材自豆瓣電影) 岳華在大醉俠的演出。(取材自豆瓣電影)
岳華在邵氏電影「楚留香」飾演無花和尚。(取材自HKMDB) 岳華在邵氏電影「楚留香」飾演無花和尚。(取材自HKMDB)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