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42532/article-link/

首頁 波士頓美國

多位哈佛人員作證 法官詢問「亞裔」如何分類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亞裔控告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在波士頓聯邦法院進行第二周庭審。(記者唐嘉麗╱攝影) 亞裔控告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在波士頓聯邦法院進行第二周庭審。(記者唐嘉麗╱攝影)

亞裔控告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的審判法官柏洛芙 (Allison Burroughs)24日在法庭上對出庭證人提問,想知道哈佛大學如何定義亞裔、為何亞裔被歸類為一大類,而原住民和夏威夷島民卻分開處理。

代表亞裔告哈佛的「學生公平入學」(SFFA)組織的律師團召喚哈佛大學入學部資深副主任班克斯(Roger Banks)出庭作證時,詢問他參加「常春藤聯盟及姊妹校黑人招生及資助官員協會」 (Association of Black Admissions and Financial Aid Officers of the Ivy League and Sister Schools)的相關細節。

班克斯回答哈佛律師詢問時說,該協會致力招募亞裔、非裔、拉丁裔和原住民學生,但在任何大學的招生中都沒有角色與作用。

在回答法官洛洛芙有關「亞裔」定義時,班克斯表示,有關族裔類別的討論是逐漸演化形成的;招生部人員通常並不知道申請人的細分族裔 (particular subgroups)。 他指出,哈佛的寮裔(Cambodia)學生很少,校方會試圖聯絡和招攬他們。

哈佛招生辦公室亞裔職員金佳玲(Charlene Kim)作證時,哈佛律師問她聽到哈佛被指控歧視時的個人反應;她回答,「非常驚訝」,「我決不會參與歧視;更不用說歧視看起來像我、像我女兒一樣的人」。

法官問她哈佛是否對申請人有地域配額,讓來自懷俄明等地的更多農村學生入學;金佳玲說,她的理解並沒有這樣的配額。

曾經任職哈佛組織研究辦公室(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的韓森( Mark Hansen) 24日也出庭為一份2013年的研究報告作證。該報告顯示亞裔申請人在哈佛招生過程中處於劣勢。韓森在SFFA律師詢問時表示,他並不確定亞裔不利的地位是否來自有意的偏見。

哈佛律師提問,為何在發現錄取過程不利亞裔後沒有報告任何人;韓森回答,「這並不是此類分析支持的結論」。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