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39324/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紀念朱美嬌 她促屋崙機場更名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米勒展示以朱美嬌為頭像的胸牌。(記者劉先進/攝影) 米勒展示以朱美嬌為頭像的胸牌。(記者劉先進/攝影)
最早的華裔女飛行員朱美嬌和哈蒙在二戰時參加女子飛行隊。哈蒙孫女米勒希望推動屋崙機場更名,以紀念朱美嬌二戰時的貢獻。(米勒供圖) 最早的華裔女飛行員朱美嬌和哈蒙在二戰時參加女子飛行隊。哈蒙孫女米勒希望推動屋崙機場更名,以紀念朱美嬌二戰時的貢獻。(米勒供圖)

東灣核桃溪居民米勒(Tiffany Miller)22日說,永遠忘不了祖母、二戰期間的女飛行員哈蒙(Elaine Harmon)生前的一句話:「最糟糕的是,你曾經為國家做了如此的多貢獻,但是你被遺忘了。」

米勒正在網絡發起請願(https://www.change.org/p/chris-lytle-rename-oakland-airport-after-trailblazing-asian-american-woman-pilot),推動屋崙國際機場更名,以紀念來自柏克萊的最早華裔女飛行員、國會金章獎獲得者朱美嬌(Maggie Gee)的貢獻。

任務危險 開飛機作男飛行員靶子

朱美嬌和哈蒙在二戰時參加女子飛行隊(Womens Airforce Service Pilots)。彼時男性飛行員供不應求,女飛行員任務是將軍用飛機運送到基地,或駕駛飛機在空中拖曳目標,供男飛行員實彈射擊訓練等。2萬5000多名婦女申請參加飛行隊,僅1074人通過嚴格的培訓計畫。38個女飛行員在服役時死亡。米勒說,當時女飛行員表現優秀,駕駛技巧不亞於男性,「開飛機做其他飛行員的靶子,冒著生命危險。」

在以朱美嬌為主題的兒童勵志書「比天還高,朱美嬌的真實故事」中,朱美嬌回憶,幼年當別的孩子在周日看電影或棒球比賽時,父母帶她們兄妹去機場,「最興奮的是看飛機起飛,飛機在跑道上笨拙的移動,忽然升到空中。」

二戰開始,朱美嬌就讀一年大學後通過考試,來到委利賀的馬雷島海軍造船廠工作,擔任繪圖員。攢夠錢後,她到內華達州花費800元進行為期六月的飛行訓練。隨後申請女子飛行隊計畫,學會跳傘、低飛、緊急降落和投遞運輸等技能,1944年後成為繼李月英後女子飛行隊中第二位華裔女性飛行員。

米勒說,女飛行員挑戰很多,男飛行員訓練她們,常不耐煩。有的任務很危險,有一次太陽落山,能見度幾乎為零,朱美嬌須迫降,但附近大飛機螺旋槳扇動的氣流,幾乎讓她駕駛的小飛機翻轉。降落時和另一飛機有小碰撞,所幸無大礙。但同行難以相信亞裔女性開飛機,還認為她是日本間諜。

任務完成 沒遣散費得湊路費回家

米勒說,女子飛行隊計畫1944年停止,祖母哈蒙和朱美嬌等飛行員甚至沒拿到遣散費,要湊路費回家,此後也沒機會駕駛商業飛機。朱美嬌後來在柏克萊加大畢業,成為物理學家,在勞倫斯國家實驗室從事國防項目。她終身未嫁,業餘時間推動登記選民投票,參加保護女性權益活動。

米勒表示,目前全美沒有主要機場以女性命名,她希望說服主管機場的屋崙港主管,在相關委員會上提出更名建議、以便投票。市府有人說更名很麻煩,因為涉及機場縮寫字母的更改,但就她瞭解,這是托詞。「移民是美國歷史的一部分,承認他們的貢獻,讓移民自豪於其身分。希望有一天,我能指著新機場的名字,和女兒解釋,朱美嬌是誰,她做了什麼。」

最早的華裔女飛行員朱美嬌和哈蒙在二戰時參加女子飛行隊。哈蒙的孫女米勒希望推動屋崙國際機場更名,以紀念朱美嬌二戰時的貢獻。(記者劉先進/攝影) 最早的華裔女飛行員朱美嬌和哈蒙在二戰時參加女子飛行隊。哈蒙的孫女米勒希望推動屋崙國際機場更名,以紀念朱美嬌二戰時的貢獻。(記者劉先進/攝影)
最早華裔女飛行員、國會金章獎獲得者朱美嬌身穿制服的早期照片。(米勒供圖) 最早華裔女飛行員、國會金章獎獲得者朱美嬌身穿制服的早期照片。(米勒供圖)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