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3797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穿越群山 望盡湖光 美國東北「秋攝」之旅

草地上,池塘旁,有一株楓樹獨領風騷,綻放著熱情的火焰。 草地上,池塘旁,有一株楓樹獨領風騷,綻放著熱情的火焰。

當周圍的紅葉初露,馬里蘭的秋天來到了。

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那是五穀豐登的日子,那是唐代詩人杜牧所描繪的「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的金秋。僅僅只是在上下班途中掠過路邊的紅葉是不夠的,僅僅只是在周末去附近的湖畔小丘欣賞彩畫也是不夠的,於是,一個賞秋之旅的計畫便呼之欲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為什麼不走得更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精心攻略 整裝待發

目標鎖定在美國的東北部地區,那裡有崇山峻嶺,那裡有瀑布河流,當萬山紅遍,層林盡染,那裡有美國最漂亮的秋色。用十天左右的時間,從北向南,追趕秋天腳步,爭取將所有的湖光山色盡收眼中。

行程則定位於攝影之旅,美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是遠遠不夠的,只有用相機記錄下來,才能成為永恆的記憶。

我們共四位朋友同行:Su具有豐富的策畫、組織和實施經驗,全盤計畫和詳細攻略非她莫屬。Ken是旅遊攝影達人,他有縝密的思維能力和捕捉畫面的敏銳力,可以成為Su的最佳搭檔。Amy周末常一輛越野車、一架相機,大山大河任行,她自告奮勇要當司機。我,既非資深旅遊者,也非攝影業內者,那麼,我就負責大叫吧,就幾句台詞:「哇!你們看!那裡好漂亮!」

我們租了一輛全新的越野車,全新,意味著車子的所有部件都處於最佳狀態,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證我們的行車安全。新車動力十足,可以翻山越嶺,可以一日千里。車體寬大,裝下我們四個人包括行李設備綽綽有餘。

一切就緒,10月6日,黎明時分,我們在黑暗中集結,興高采烈躍上高速。

●縱橫捭闔 長驅千里

此次行程,從馬里蘭州起步,穿過紐澤西州、紐約州、康乃狄克州、麻薩諸塞州,進入新罕布夏州景區後,跨越緬因州、佛蒙特州、紐約州,然後經賓夕法尼亞州回歸,全程途經九個州。不走則已,一走竟如此瀟灑豪邁,我們都被製定的宏偉計畫驚到了。

賞秋之旅從白山拉開序幕。白山國家森林公園(White Mountain National Forest Park)位於新罕布夏州和緬因州之間,群山連綿,覆蓋著茂密的森林,白山的冬季白雪皚皚,春夏鬱鬱蔥蔥,到了秋天則會披上彩色的盛裝。我們原本計畫直奔白山的最高峰華盛頓山,抵達後被告知,那幾日大風來臨,山上狂風大作,上山有風險。既然有風險,又人生地不熟,我們沒有絲毫必要冒險進山,如果突然被一陣狂風吹離山道,我們可沒有騰雲駕霧的本事。既然人算不如天算,我們就改弦更張,就在四周轉轉,看細雨中的叢林,看清澈的溪水,看密林中的小木屋,倒也興致勃勃。

上帝傾覆了一盤油彩,染透了滿山滿谷。 上帝傾覆了一盤油彩,染透了滿山滿谷。

離開白山,踏入佛蒙特州(Vermont)的東北區域,仿佛進入了一幅巨大的油畫,上帝一定是無意間傾覆了一盤油彩,讓每一座山巒,每一處遠景、中景或近景,都像是詩情畫意的明信片,各種高低錯落的樹種如楓樹、槭樹、黃櫨和橡樹等,用斑斕的色彩妝點著滿山滿谷。奧斯卡大片《阿甘正傳》和《斷背山》的許多鏡頭就攝取於此。

繼續往西,我們在阿迪隆達克州立公園(Adirondack State Park)逗留了三天。它是美國最大的州立公園,山區總面積達610萬英畝,占紐約州的三分之一,名聞遐邇的黃石國家公園和大峽谷國家公園加在一起,都不及它的規模。

阿迪隆達克州立公園有42座海拔超過4000英尺的山峰,有2000多英里可以攀登的山徑步道,還有300多個天然的湖泊,3萬多英里的溪流和6000多英里的河流,其中,紐約州和佛蒙特州交界處的查普蘭湖(Lake Champlain)長121英里,被譽為五大湖之外的第六大湖,紐約州的母親河哈德森河(Hudson River)就發源於這片山區。

行程有限,我們根本無法將幾十座山峰盡數攀越,也不可能將湖泊和溪流一一涉足,只到了比較有代表性的公園內第五座高峰、高達4867英尺的白面山(Whiteface Mountain)。從白面城堡進入山中隧道,再乘岩洞裡不知採取何種手段艱難建造的電梯登上約27層樓高的山頂,順著陡峭的石道來到最高處。極目遠眺,那是一片山連著山、一望無際的山的世界,蒼茫遼遠,天高地闊。山色遠近不同,山林尚未染紅,寧靜的普雷斯德湖(Lake Placid)醉臥在山谷,陽光在湖面上跳舞。

印象中的紐約只是曼哈頓密不透風的高樓,只是法拉盛擁擠熱鬧的唐人街,卻從來沒有想到,紐約州幅員竟如此遼闊,高山峽谷長河大湖到處都是。

●美景如畫  讚嘆自然

駛入紐約州西部的五指湖區(Finger Lakes),我們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色,與山中的湖泊相比,這裡的湖便如同大江大河了。湖水清波蕩漾,帆舨和快艇在劈波斬浪,兩岸的樹林和房舍,與藍天白雲一起倒映在湖面,構成了一張浪漫唯美的風景畫。

我們會痴迷地望著湖邊星星點點的別墅發呆:「誰有如此福氣和財力住在這裡?」生活在圖畫中,一定快樂得近乎奢侈。

五指湖畔,一棵腰身傴僂的老樹,安詳地迎接第一縷曙色。 五指湖畔,一棵腰身傴僂的老樹,安詳地迎接第一縷曙色。

五指湖區由一組長短不一的冰川湖組成,形如手指,湖水從南向北注入安大略湖(Lake Ontario)。五指湖區總共包括了11個湖泊,最大的塞尼卡湖(Seneca Lake)有175平方公里,最小的凱納迪斯湖(Canadice Lake)也有2.6平方公里,但是,人們習慣上統稱為五指湖。湖區內峽谷縱橫,瀑布成群,長湖浩蕩,有眾多著名的自然和人文景觀。

我們在開門之前進入歷史悠久的沃特金斯─格倫州立公園(Watkins-Glen State Park),沿著1英里泥濘的山道,察看水流侵蝕了萬年的岩層,觀賞19個形態各異的瀑布。我還擅自離隊,愈走愈遠,最後看到了難得一見水細如絲水掛如簾的驚艷畫面,那一刻,欣喜不已,所有的疲憊都煙消雲散,甚至連同伴們已經在外候我多時的內疚心理都減輕了幾分。

水牛城(Buffalo)東南方被譽為「東方大峽谷」的萊奇沃斯州立公園(Letchworth State Park),長24公里,占地58平方公里。公園的命名取自William Pryor Letchworth先生,他在1859年買下了瀑布區附近的土地,1906年將4平方公里的景區贈送給了紐約州,這塊區域就是現在州立公園的中心地帶,公園於1907年建立。

公園裡有超過50個大小不一的瀑布,其中3個最長也最有名氣,分別是上瀑布(Upper Falls)、中瀑布(Middle Falls)和下瀑布(Lower Falls),瀑布匯聚成一條名叫Genesee的河流,經年沖刷著岩石,形成了170米高度的峽谷,人們俗稱為「東方大峽谷」。

我們慕名而來,在公園南門的上瀑布那張碩大的木椅上合影後,順著氣勢磅礡且長長的峽谷,看彩霞滿山,看深壑清流,看猶如萬馬奔騰的瀑布洪流,對大自然的神功造化讚嘆不已。

●起早貪黑 隨機應變

既然是攝影之旅,注定就是一個無法慵懶的辛苦歷程。美美地專程前往享用了一頓龍蝦大餐回到舒適的度假中心之後,Su留下一句話:「早早休息,明早五點起床哦。」

「五點起床?」那時的天還沒有亮啊!眼睛還沒有睜開呢!黑燈瞎火,可以看到什麼?

「可以拍晨曦中曚曨的景色。現在是山區寒冷的季節,清晨有霧,霧是畫面中最求之不得的要素。」Su明確地回答。她很有經驗,為了拍黎明中的雪梟(雪鴞),她曾經4點鐘到冰天雪地的地點守候。

「攝影人的行程應該是這樣安排的,」Su繼續說:「最佳光線就是在一早一晚,早上10點以前和下午4點以後,這時的光線最柔和,景物的層次、畫面的清晰度和色彩的飽和度也最好。」

「那麼中午呢?」我問。

Su回答:「中午陽光直射,什麼都拍不了。這段時間,要麼趕赴下一個景點,要麼為明天探路,要麼就回酒店補覺啦。」

清晨,山林醒來了,天鵝也醒來了,薄霧輕快地揮舞著紗裙。 清晨,山林醒來了,天鵝也醒來了,薄霧輕快地揮舞著紗裙。

清晨,山林裡一片靜謐,涼涼的霧氣在林間飄蕩,葉子們漸漸甦醒了,張開臂膀,迎接晨霧上第一縷暖意。那時,我們呼吸的是最清新也最有活力的空氣,它將所有的困倦都一掃而光。

果然,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果然,勤勞的人們勞有所獲。

有一天拂曉,車子行進在黑暗的山路上,Ken盯著GPS說,前面有一個小湖。

小湖的旁邊被高高的樹林和灌木緊緊圍住,貌似是私人領地,路邊沒有註明私家領地禁止進入的招牌。「沒有關係,我們悄悄地接近,不要發出任何聲響,不要驚動了主人和狗,也不要驚擾了他們的美夢。」Ken說。

車子熄火,我們踮起腳尖,踩著鬆軟的枯葉,輕輕撥開密集的灌木樹叢,躲到湖邊。

這是一個狹長的小湖,只有一戶背山面湖的人家。樸素的平房,整齊的庭院,隱約可見兩棵柳杉上掛著一張吊床,一葉小舟泊在岸邊。天空微微有一點亮色,輕霧瀰漫在叢林,瀰漫在湖面,也瀰漫在房子的每一扇緊閉的門窗,一切景物都影影綽綽,虛虛實實。我們都激動不已,眼前這幅濃淡相宜的水墨畫,仿佛是中國古代的山水絹畫,這正是我們追尋和想要的畫面。

小屋的主人還在沉睡,有一艘小船划破黎明,馳向濃霧深處。 小屋的主人還在沉睡,有一艘小船划破黎明,馳向濃霧深處。

我們就靜靜地蹲守在叢林中,一直等到朝陽的光線穿透樹梢、射出一道道發亮的金線,整個湖面的霧氣逐漸散去、主人的家變得清晰起來,才悄悄地抽身而退。

有一個清晨,戶外伸手不見五指,我們來到頗有名氣的鏡湖。

天氣無比寒冷,Su遞給我們神奇的暖手寶,搖晃幾下,熱力四散,溫度可以保持八個小時。腹中空空,吃幾顆巧克力,可以補充體力和能量。支起三腳架,我們慢慢地等候曙色從東方升起。

天空一點一點變亮了,哇,好漂亮的湖景!如果說,私家小湖帶給我們的是一種虛幻迷濛的意境,那麼眼前的鏡湖所展現的,就是一種通透明亮、賞心悅目的美,這種晨景在我們的旅程中只有一次。

鏡湖,天空和湖水是寶藍色的,雲朵是乳白色的,大山和樹葉是彩色的,無論是局部或是整個畫面都美輪美奐。 鏡湖,天空和湖水是寶藍色的,雲朵是乳白色的,大山和樹葉是彩色的,無論是局部或是整個畫面都美輪美奐。

一片寬闊的湖水,對岸有一座起伏的大山,山上茂林密布,山腳下和湖岸的樹叢中,參差著五顏六色的樓房小屋。白霧就像是魔術師,一團團一縷縷,悠哉地飄浮著,變換光和影、動與靜的精美畫面。真是這樣,沒有嚴寒,便沒有晨霧;沒有晨霧,便沒有眼前如夢如幻的景象。

太陽即將浮出遠山,天空和湖水是寶藍色的,雲朵是乳白色的,大山和樹葉是彩色的,無論是局部或是整個畫面都美輪美奐。那棟白色的度假酒店,已經有早醒的人拉開窗簾走到陽台,和我們一起欣賞這片寧靜的曙色,他們在畫中看風景,我們在鏡頭裡看他們。

旅程中,許多取景的靈感來自GPS,小小的GPS導航系統立下了大大的汗馬功勞,在GPS的顯示中,道路、山巒、河流等地形地貌一覽無遺,Amy按照GPS的指引從容駕駛,Ken在副駕駛位用手機GPS輔以相助,我們行駛中見機行事。

●晚霞倒影 奼紫嫣紅

某一次黃昏,正在為明日的景點探路,GPS顯示遠方有一片湖泊。Ken有些興奮:「繼續前行,湖泊的方向在西側,那裡應該可以看到晚霞在湖中的倒影。」Su補充道:「我們千萬不要錯過任何一個湖泊或水窪,一池淨水,可以反射出萬千景象,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奇心被吊起來了,我們滿懷希望朝湖泊奔去,趕在天色變暗之前。

當車子轉過山角,四個人一起大叫起來:「哇!哇!!」Ken的判斷完全正確,道路的西側是一大片池塘,水面上正是彩霞一片!這是我們出行以來第一次遇到晚霞,而且還是那麼一大片晚霞!

不要錯過任何一個湖泊或水窪,一池淨水,可以反射出萬千氣象。 不要錯過任何一個湖泊或水窪,一池淨水,可以反射出萬千氣象。

數個池塘連在一起,池水似乎不深,池塘之間的相連處有蒿草叢叢,有樹木的剪影。湖泊的盡頭是一弧矮山,晚霞一絲絲一片片,或緋紅、或玫瑰紅、或紫紅、或深紅,燦爛地染紅了半個天際,飄落在天上人間,把水面浸染得奼紫嫣紅。

如果在古時候,農夫們看到這樣的景象,會不會以為天界洞開,仙人們駕著祥雲降臨凡間?此時,筆直的大路上只有我們四個人在不斷變換機位,爭分奪秒地拍照,因為,此景只因天上有,我們萬萬不可辜負了上天的恩賜。

沿途的車輛一輛一輛減速慢行,無聲無息地從身邊滑過,但是沒有一輛車停下來,沒有一個人佇立在路邊和我們共享美景,他們一定是司空見慣了。有一點是肯定的,當他們路過,他們一定也會不失時機地眺望一下,他們的眼睛裡一定也會映紅這片晚霞,他們的心裡也一定和我們一樣充滿喜樂。

還有一個黃昏,Ken注視著GPS導航,再次作出推測:「前方有一座水庫,天上有雲,待夕陽西下,我們應該可以看到水庫裡晚霞滿天。」

透明的晚天閃爍著星星,流雲甩出一條條飄逸的彩帶,水面出奇得平靜,映照著澄淨的夜空。 透明的晚天閃爍著星星,流雲甩出一條條飄逸的彩帶,水面出奇得平靜,映照著澄淨的夜空。

那是一個很大的水庫,兩邊是樹林茂密的小山,遠岸被叢林掩沒,庫水清冽,堤坡上有許多光潔的圓石,水壩下方是一片幽靜的原野。

我們就靜靜地坐在石頭上,等待著夕陽緩緩沉落。透明的晚天閃爍著星星,流雲甩出一條條飄逸的彩帶,水面出奇得平靜,沒有一絲波紋,就像一面光潔的鏡子,映照著澄淨的夜空,與彩霞和星星相擁相伴。

月亮高懸,月光清冷而明亮,水中也有一彎明月。突然想起「月之故鄉」這首歌:「天上一個月亮,水裡一個月亮,天上的月亮在水裡,水裡的月亮在天上。」彼刻,遙遠的故鄉中秋剛過,然而,千里情思一脈相牽。

●一路風景 接連不斷

其實,最美麗的風景不在計畫中,就在路上,只要留心,處處都是風景。雖然,那些著名的景點可以看到更加壯觀的景致,但是,真正樸實靈秀沒有任何人為雕琢的景色,才是最打動我們的,當那些美景突然出現,常常讓我們喜出望外。

轉悠在白山山間,穿過叢林,一座紅頂廊橋出現在眼前。廊橋(Covered Bridge)形如木屋,由於北美的冬天氣候嚴寒,龐大的雪量常常會把橋梁壓垮,所以人們特意在橋上搭蓋了斜坡式屋頂,用以遮蔽風雪,保護木橋。奧斯卡影片《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又譯《廊橋遺夢》)就是取自這個題材。此時,廊橋靜靜地跨越在山間,就像一個壯漢,默默地守護著這灣溪水和這片山林。從橋上走過,橋板會發出厚實的聲響。我們只是匆匆過客,我們不會懂得這座木橋所經歷的陰晴雨雪的故事,但我們更願意相信,在某一個清晨或是黃昏,一定會有一個人或兩個人,在這裡發生過令人心動的廊橋幽夢。

奧運滑雪場,滿山的葉子已經變色了,黃得柔美,紅得熱烈,綠得盎然。 奧運滑雪場,滿山的葉子已經變色了,黃得柔美,紅得熱烈,綠得盎然。

逡巡在白面山周圍,我們看到了舉辦過1932年和1980年兩屆冬季奧運會的滑雪場,一排旗杆環伺在山腳,旗杆上高高飄揚著世界各國的國旗。曾經,這裡銀裝素裹白雪茫茫,曾經,來自世界各地的滑雪健兒雲集在此爭相競技,如今,那些青春和激情迸發的歡騰與輝煌都遠去了,但是,記憶卻一直還留在這裡,留在每一方石土、每一棵大樹和每一片葉脈中。深冬還沒有來臨,此刻秋色正好,滿山的葉子已經變色了,滑雪道兩邊,黃得柔美,紅得熱烈,綠得盎然。藍天下,秋風寒冷,秋日撒開萬道金輝,把整座山峰照耀得五光十色。

一天,行走在清晨的山裡,一條小路細細長長,悠悠地伸向雨霧迷離的遠方。墨黑的柏油路面滋潤著晨雨,鋪散著點點殘葉,兩旁的樹林黃綠相間,薄霧在樹葉中穿梭,好一幅溼漉漉的林間小路圖。我們立刻跳下車,輕手輕腳,從各個角度拍這條小路,連說話聲都是輕輕的,生怕碰碎了這片寧靜。小路還在酣睡著,我們是第一個造訪它的來客。

別人家的碼頭,誰將坐在這裡,望長天一色,等待魚兒躍出水面? 別人家的碼頭,誰將坐在這裡,望長天一色,等待魚兒躍出水面?

那天,滑行在山間,峰迴路轉,一條波浪形公路倏然呈現,公路劈開山林,在山坡上跳起了華爾滋,悠然地滑下山谷,滑向濃霧深處。望遠方,層雲如涌,巨山如黛,白雲繫在山腰,遮掩著密林,遲遲不願撩開面紗。這是我們遇到的唯一一條富有律動的公路,設計者為什麼要在這裡蕩起波浪已經無暇顧及,馬上把這個獨特的畫面納入鏡頭才是我們要做的。

一個細雨霏霏的上午,裹著滿身的寒意,我們踏上鄉間的小道。一抹嫣紅牢牢地吸住了我們的目光,迎著那片紅雲跑去──草地上,池塘旁,各種喬木正在細雨中慢慢地換裝,有一株楓樹獨領風騷,綻放著熱情的火焰,紅葉的陽面在雨滴中閃閃發光。樹下的木頭桌椅上鋪滿落葉,不是在哀嘆,分明是在為楓樹的生命禮讚。

一個太陽藏在雲裡的午後,我們正在開車,一片巨大的綠地躍入眼簾:平整的草地鋪向遠處,草尖上落英繽紛,彩繪的楓樹疏密有致,伸展所有的枝椏,它們正在向蒼天、也向世間萬物展示著嬌艷的風采。這是一個風景如畫的楓樹公園,只有我們四個人,只有眼前左看右看都看不夠的美景,我們拍草地上團聚在一起的依然燦爛的葉子,拍樹林間層層疊疊的美麗的葉叢,拍楓樹下蜿蜒的清靜的小路,拍我們心中對大自然的讚美和熱愛。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