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3720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 | 楊安澤談未來:建立由下而上經濟體系

楊安澤在愛荷華州演講,千人起立鼓掌。(Yang2020.com) 楊安澤在愛荷華州演講,千人起立鼓掌。(Yang2020.com)
楊安澤在愛荷華州演講。(Yang2020.com) 楊安澤在愛荷華州演講。(Yang2020.com)

華裔楊安澤(Andrew Yang)宣布參選2020年的民主黨總統提名,他的父母來自台灣。這是他今年8月10日在愛荷華州Wing Ding的演講。講完之後,千人起立,掌聲不斷。

讀者若想多認識他,並在財務上支持他,可瀏覽www.Yang2020.com。

以下是當天演講全文:

謝謝各位,謝謝愛荷華!

很難以置信我在這裡!我要大家深思為何今晚我們會聚在這裡?因為我自己也在想,為何今晚我會在這裡?美國的民主黨是我們最大的希望,也是今天我們文明進步的強大力量。你們將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如果說國家的未來都將掌握在各位手上,這話一點都不誇張。感謝大家承擔這一個難以置信的工作,每一天領導著我們打這場硬仗。我知道過去兩年大家都備極艱辛,但是光明平坦的前程將至。

我並非來自這裡,我的父母在60年代移民到美國,他們在唸研究所時相遇。我出生在紐約的斯克內克塔迪(Schenectady)。我父親曾在G.E.和IBM做研究工作,是個物理學家;母親是藝術家;哥哥則是心理學教授;而我成為一名企業家、執行長。

我建立了一個教育機構並在2009年賣給一家上市公司,並賺了一些錢。我查看當時美國的問題,然後問自己,我看到的最大問題是什麼?我看到的最大問題是那麼多的金錢、精力及才華都走向了東西兩岸,並沒有到像愛荷華這樣的地方。即使是生長在愛荷華的人,許多時候他們覺得必須離開,去尋找較好的機會。這是我當時看到的問題,我想我們可以做一些事。我捐了12萬元,並開始打電話給我有錢的朋友們。我問他們,「你愛美國嗎?」精明的朋友問,「如果我說是,這意味著什麼?」我說,「至少1萬元。」足夠多的朋友說他們愛美國,我們湊足了25萬元的經費。今天「為美國創業」(Venture for America)有至少25倍於此的經費。成千的年輕人申請了VFA,上百的人到了全國各地的城市,幫助成立了公司或幫助新創公司成長,這是我過去七年所做的事。

•「川普為什麼贏?」

我是個企業家和解決問題的人。

我很喜歡數學。我這麼說是因為有人告訴我:和唐納.川普相反的人是一個喜愛數學的亞洲人。

今晚我將用數字來告訴大家所有的故事。我將回答過去兩年困擾大家的問題,也許是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問題:為什麼唐納.川普在2016年贏得愛荷華將近十個百分點?同樣的,為什麼他可以贏得密西根?俄亥俄?賓夕法尼亞?密蘇里?為甚麼他甚至贏了威斯康辛?

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問題,答案在數字。再一次,我愛數字,我從數字中挖掘。我找出最直接、最相關的是:在越多工廠因自動化而喪失了工作的選區,越多人從藍色(民主黨)轉為紅色(共和黨)。唐納.川普今天成了我們總統的主要原因很清楚,是因為我們在密西根、俄亥俄、密蘇里、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辛自動化了400萬個製造業工作,其中包括在愛荷華的近4萬個工作。你們當中有多少人認得過去幾年在製造業中失去工作的人?我相信許多人認得幾個。在工廠關門後,我看到了這些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一個支持者)米奇告訴我他的城鎮愛荷華州東北部的奧爾韋因發生了什麼事。當工作機會消失時–轉為絕望的人很快地讓藍色(民主黨)變成了紅色(共和黨)。

•「人類歷史最大改變」

我有一些壞消息,上個月我在矽谷時,(我覺得)事情在變好之前將會變得更糟!在矽谷的工程師們和科學家們正在致力於解決這個時代的商業問題。只不過當他們成功地解決問題時並不會改善你我的生活。他們正在使人類的勞動力–你們的勞動力、我們的勞動力對經濟越來越不重要,越來越過時。

這對某些前瞻的人來說似乎有些牽強,但這是真實的。環顧四周,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注意到你們所在地區的商店關門?自2001年以來,我們已經失去了1萬2000個零售工作機會。愛荷華仍有17萬8000名零售和貿易工作者。17個大型商場中至少有3個可能會關閉,情況會越來越糟!愛荷華有超過3萬名卡車司機–這是29個州中最常見的工作,而我在矽谷的朋友們卻正在生產自動駕駛的卡車,並且完成98%了,五年、十年之後會上路,那時候,這些卡車司機能做什麼?愛荷華有數千名電話客服人員,而谷歌最近演示了將取代這些工作人員的軟體。這些改變是真實的,人工智慧是真實的,自動駕駛是真實的。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經濟和科技的轉變。唐納.川普證明了這個過渡時期。我們的政府對此事落後了數十年,他們沒有去誠實面對及解決問題。

在決定競選總統之前,我試圖與我們的領導人討論這些最重要的議題。你們想他們對我說了什麼?相信你們都可以猜到我聽到的:1.「我們不能談論這個問題。」2.「我們應該進一步研究它。」3.「我們必須教育和重新培訓美國人,以便完成未來的工作。」

第三個答案聽起來很棒!我是一個民主黨員,我熱愛教育及在職培訓。但再一次的,我從數字上看到,我們知道那些製造業工人在工廠關閉後發生了什麼事!只有10%的工人有資格接受政府的再培訓,如果他們參加再培訓,那些再培訓的成功率不到20%。我們知道,大約一半的製造業工人離開了工作崗位而再也沒有工作過,而且將近四分之一的製造業工人領取殘障救濟金,從此不再工作。

數字告訴我們這些,這是我們這時代的挑戰。問題這麼大,我們該如何解決它?答案就像約翰(John Delaney,另一總統候選人)說的,我們需要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社會對工作和價值的看法。

•「自由紅利任你運用」

我有三個計畫來解決這些今天生活上威脅我們的最重要問題:

第一個是自由紅利,每一個美國成年人每月將得到1000美元,不過問使用方式,自由且明確。你可以去付帳單,投資在你的家庭,或開創一個新公司…,你可以拿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因為你知道如何最好地運用這筆錢。此刻,31%的愛荷華全職工作者無法維持生計,全國59%的人無法付一張無預期的500元帳單。他們捉襟見肘,從領一份薪水,企盼著下一份薪水,日復一日。你們知道這是許多你們的鄰居和朋友所面對的現實。我們可以改變現狀,我們可以為美國人加薪。

許多人會問,這聽起來很動聽,但很不真實。我要給你們一些歷史背景,在理查.尼克森當總統時,一個幾乎完全像這樣的計畫1971年送進眾議院,小馬丁.路德.金贊成,更有1000名經濟學者共同簽署了一封信,稱這對於經濟和社會有益。且美國有一個州已經實施這個政策36年,它改善了兒童的營養,創造數千個就業機會並減少收入的不平等。那個州是哪裡?阿拉斯加。他們用了石油賺來的錢。我想問你們,今天的石油是什麼?是科技。那是今天的石油。

我的計畫是自由紅利,將會每年投入16億到愛荷華,你們可以付帳單,做任何你們想做的事。這多出的1000元將立即在愛荷華創造超過4萬個工作機會。這是個大計畫、大改變,但我們做得到,因為你們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我們必須要建立一個將人民的目標及價值為前提的經濟,投資到我們的人民。建立一個由下而上的經濟體系。

幾十年來,共和黨一直銷售由上而下的經濟體系,我們知道行不通,他們其實也知道行不通。我們將建立一個由下而上的經濟體系,從我們的人民,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社區開始。這將是我當總統之後的第一個大進展。

•「推廣全民醫療保險」

第二,無論是個人、家庭或是公司行號都不用再擔心醫療費用。作為一名企業家和執行長,我知道我們目前的醫療保健系統讓企業無法雇用更多人並讓一般人很難轉換工作。我們花費的成本更是其他工業國家的兩倍,因為我們的系統獎勵診療而不是健康。做為總統,我將推廣以促進健康為宗旨的全民醫療保險。

•「改變衡量經濟進步方式」

第三個計畫是我們必須改變衡量經濟進步的方式。GDP是在大蕭條時代,約80多年前發明的東西。發明者甚至說拿GDP來衡量國家的幸福是很可怕的。但是,我們做了些什麼?我們開始用它來衡量我們國家的幸福。我現在正在競選總統,我的妻子作為一個五歲和兩歲男孩(其中一個有特殊需求)的母親,她所做的事比我辛苦很多。 她的GDP價值是多少?零。我們都知道那是不對的。我們都知道,她所做的工作貢獻不小於對沖基金經理人或矽谷的程式設計師。

我們需要將經濟的進步轉換到新的衡量制度,對我們真正重要的事情 – 例如童年成功率、心理健康、遠離藥物濫用、環境質量、中位數收入和老年人在高質量照護情況下的比例,讓老年人能有尊嚴地退休。這些衡量將會實際地告訴我們,我們做得如何。作為總統,我將建立美國記分卡,我將每年在做國情咨文時出示美國記分卡,以便了解我們做得如何。

這三個重要的想法(自由紅利、全民健保和新的美國記分卡)-它們將幫助我們度過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經濟轉變。

我將以在華盛頓特區的一段對話做為結束,你們有一些人對此是熟悉的。我和他們談論這些議題–這個科技的巨大轉變,讓美國滿目瘡痍。這不是那些失業的人的錯,我們將能做些什麼?有一位高級官員告訴我:「你在一個不對的地方!華盛頓特區不是一個領導者的重鎮,而是一個落後者和追隨者的小鎮,我們總是最後一群看出狀況(的人)。安澤,你需要在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創造一個浪潮,並讓它重擊在我們頭上,只有到那時候我們才會明白。」

愛荷華的民主黨,這就是我今晚和你們在一起的原因。我需要你們的幫助,來創造能夠將人類需求和價值放在第一位的一個浪潮,建立一個新的由下往上的經濟,來顯示我們仍在民主制度中。這一刻美國需要你們的領導。

美國需要你們的領導、你們的勇氣、你們的願景、你們的同情心、你們的信仰、你們的友誼來引領我們。

•「建立讓孩子驕傲的國家」

現在我必須說我期盼今天這一個場合已久,因為我知道你們手中所擁有的力量。即使你們並沒有在日常生活中察覺,因為你們天天在打這一場仗。但是我告訴你們,你們是這個國家最有力量的一些人。我們都會走向你們,尋求你們的支持。我今晚在這裡,就是做這件事。

但如果我們一起盡我們最大的心力,我們將可以一起向美國人展示我們仍在民主制度中,人們仍然比金錢更重要。我們的價值觀比說客更強大。如果我們把所有的(力量)放在一起,我們仍能建立一個讓我們驕傲的國家,我們可以留下一個讓我們的孩子感到驕傲的國家!

謝謝你們,愛荷華的民主黨!謝謝大家!這是美好的一晚!天佑愛荷華!天佑美國!

楊安澤在愛荷華州演講,講述自己的理念。(Yang2020.com) 楊安澤在愛荷華州演講,講述自己的理念。(Yang2020.com)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