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3320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何須道別

2018年早春,維也納小鎮幽杜拉社區鄰居們最開心的一件事,便是老街坊懷特夫婦買下了對街那所年久失修的房子,拆掉重蓋,設計師就是懷特先生本人。他滿心歡喜地告訴大家,這,將是他最後的一項設計。除了車庫之外,房子的實際居住面積將有五千平方英尺,比我們這個社區的老房子足足多出一千五百平方英尺。大家都很開心,等著看這美麗的新房子在街道上升起。沒想到懷特太太還有話說,他們的兒子在泰森角工作,不但已經結婚而且有兩個孩子,四口之家現在住在一套連棟屋裡。很快,就能住進父親為他們設計的新房子,那會是多美好的事情。

啊,實在是太幸福了!孩子們幸福,老人家也幸福,年輕的人們就住在對門,那是多麼令人安心的事情啊!鄰居們喜形於色,奔走相告。大家都為懷特一家高興。

這樣的幸福是我們不能想像的。泰森角距離這個社區只有十五分鐘車程,懷特夫婦的兒子搬進了新房子,於工作毫無妨礙。兒媳婦在維也納的中學教書,更是方便極了。兩個小孩子搬進新居之後還可以進入北維州最好的學區,再美滿也沒有了。我們沒有那樣的福氣,我們的兒子熱愛他的工作,熱愛他工作的公司,他的小家庭一定要住在加州,兩千五百英里以外的美國西岸。我們同孩子們每年能夠相聚三、五天已經是最理想的情況了。多半的鄰居們都是同樣的情形,我們都想念孩子,但我們都不能奢望同孩子們住得比較近,更不能期待孩子住在對門,但我們都為懷特夫婦高興。一天天看著這棟美麗的三層新屋在街道上站立起來,也常常看到懷特夫婦杵杖站在自家門前,看著街對面正在施工中的房子,開心地笑著,熱情地與散步走過的鄰居們打著招呼,閒話家常。

終於,新房子落成了,園藝公司派人來鋪了草皮,前庭窗下種了幾株壯碩的杜鵑,車庫一側的石板小路導向後園,五株秀雅的紫薇亭亭玉立。紫薇長得快,小孩子在樹下嬉戲的美景已經遙遙在望了。一切就緒,大家開心地盼望著年輕的四口之家入住。

靜悄悄地,一周過去了,新房子空著,對街門前也見不到懷特夫婦的身影。我們想,搬家是大事,需要時間準備。但是,那新房子一天天接近完成,懷特夫婦的兒子、媳婦應當是早有準備了吧?當然,年輕人都忙,也是可以了解的。

八月十八日,喜遷新居的好日子。早上六點鐘,我走到車道上拿報紙,聽到轟轟隆隆的車聲。啊,原來是搬家公司的巨型集裝箱卡車開進來了。我三步併作兩步奔回家跟Jeff說:「搬家公司的車子來了……」他接過報紙,眉開眼笑,「懷特家有一番熱鬧了……」

中午時分,搬家公司的車子轟轟隆隆地開走了,幽杜拉社區一片靜謐。我們在門口樹蔭下收拾花壇,鄰居遛狗從我們面前經過,站住腳說了些「今年雨水足,花兒格外精神」之類的話就匆匆地走了。他們都是懷特夫婦的近鄰,這樣大喜的日子,竟沒有一句話說嗎?感覺蹊蹺,但畢竟沒有說出口。

下午,我們兩人不約而同出門散步,向懷特家居住的小街踱去。新房子掛出了「待售」的牌子。對街,懷特夫婦住了三十年的房子人去樓空,也掛出了「待售」的牌子。我這才明白,原來那搬家公司的車子轟轟隆隆地來去只是搬走了懷特夫婦的家私。

空屋裡走出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士,他轉身在大門上掛鎖,那種房地產商使用的大型掛鎖。他步下階梯,正好面對了我們,馬上掛上了職業的微笑,「一棟新居,一棟老房都是我在經手,有興趣的話,請儘快告訴我,此地的房子炙手可熱,轉眼之間就有了買主……」我趕緊說:「我們是懷特夫婦的老鄰居,我們在這個社區已經住了十九年了……」這位男士笑得更開心了,拿出名片遞給我,「這個社區的房子非常搶手,賢伉儷若是計畫賣房子,請知會我。」

Jeff皺起眉頭,單刀直入:「我們是懷特夫婦的老朋友,請問你知道他們搬到哪裡去了嗎?」那經紀人的臉上仍然是職業性的笑容,拿出另外一張名片,「非常貼心的老人公寓,環境優雅,極為適合老人家在那裡安度晚年。」Jeff接過名片掉頭就走。身後傳來經紀人的喋喋不休:「請上網查詢,那家合作公寓名聲極好,值得考慮……」

開著保時捷的經紀人從我們身邊經過的時候還搖下車窗滿臉笑容揮手致意,真是熱情而周到的生意人。

路邊,一位老鄰居正推著剪草機修剪草坪,看到我們走過來就停下手跟我們打招呼。大家住在同一個社區十多年了,多少有些默契。這位鄰居一向話少,這一天還是要言不煩,他朝那新房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小的不肯搬來,老的勸說不動,傷了心,賣房子住老人公寓。」話畢,跟我們點點頭,推著剪草機往前走了。

我拉住Jeff的手,放慢了腳步,眼前晃動著懷特先生的笑容,「這,是我設計的最後一棟房子……」眼前晃動著懷特太太閃著淚光的笑容,「他們很快就可以搬進新房子了……」我感覺胸悶。Jeff問:「你還好吧?」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我們經過了自己的家,經過雍容的木蘭樹、經過剛剛整理好的美麗花壇,沒有進門,繼續往前走。不遠處另一位老鄰居的房門大開,跳出來的不是白髮蒼蒼的安德森夫婦,而是活力四射的一家四口。走在前面的女子熱情招呼我們,「我是瑪莉,我們買了安德森夫婦的房子,準備裝修一番,大約十月份會搬進來……」瑪莉的先生麥可也熱情地招呼我們,說我們是他們認識的第一家鄰居。我們當然驚喜地表示歡迎。兩個活潑的孩子則很興奮地告訴我們,房子裝修完畢之後他們不但各人有大大的臥室,而且還會有一間大大的書房供他們兩人使用。瑪莉告訴我們,他們將要把整個房子的後牆推出,可以擴建出一千平方英尺的居住面積,「孩子們將在這所房子裡長大成人。」話說到這裡,兩人互相看一眼,麥可幽幽地接了下去:「未來很難說。安德森夫婦留著孩子們的房間,等著他們一兩年回來一次住上兩三天,終於失去了耐心,賣了房子搬到盧森堡去了。」我吃了一驚,「房子沒有掛牌,我們一點都不知道,已經換了新的主人。」瑪莉笑說:「學區好,房子上市幾個小時我們就下訂了。房地產商來不及掛牌。」然後,麥可告訴我們:「擴建工程兩天後開始,抱歉,可能會有一點嘈雜……」我們請他們放心,一點點聲音會讓整個社區更有生氣,我們還說,有任何需要幫忙的,請一定告訴我們,我們是近鄰,只隔著三棟房子而已……。說完這番話,我們不約而同轉身回家,再也鼓不起餘勇散步了。

回到家裡,捧著熱咖啡,我們都沉默著,各自想著心事。Jeff打破沉默:「他們都沒有道別,一起鏟雪、一道打網球、守望相助的好鄰居,就這麼靜靜地搬走了。」

若是已然無話可說,自然無須道別。

我換了個話題,「若是一人生病,另一個得健康活著;若是兩人都生病,病得輕一點的得照顧病得重一點的。這樣,我們就不必靜靜地搬走。我喜歡我們的園子,我離不開二十五架書,離不開滿牆壁的字畫,我要留在幽杜拉。」Jeff瞪視著我,來不及有反應,兒子的電話來了,隔著三小時時差,他的聲音清晰得好像坐在我們面前。

「你們都好嗎?」兒子的聲音裡滿是關切。

我們異口同聲:「我們都很好。」

「幽杜拉怎麼樣?你們那裡雨水多,大概要變成熱帶雨林了。」兒子的聲音裡滿是笑意。

我們異口同聲:「幽杜拉很好,老年人搬走了,年輕人搬進來,社區更年輕了。」(寄自維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