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2989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尋宅始末(一九七)

他十分訝異幸子竟沒撳電鈴,卻從包中拿出鑰匙逕自開了門。拉他進入後,她匆匆帶上門。哦,門內竟有個小院?不想,她已三步併做兩步,穿過小院進去了。

他隨後走進屋去,同時聽到留聲機上旋轉唱片發出的樂聲。

這算是客廳吧?如此之小。屋中沒人。他悄悄往裡間挪移,房門半開著,探頭往裡一瞥,瞧見一個人躺坐床上。他一嚇,心臟怦怦險些跳進嘴裡──那個人臉上、肩頭,竟都包滿紗布。

這時,幸子從後面(大概是廚房之類的地方)進來,手上捧著一個杯。床上那人明顯開始呻吟:

唉喲,喲……

沒錯,是男人的聲音。他怎麼了?受傷嗎?還是被火燒的?葳葳的爸爸不是在監牢獄裡嗎?所以,這人肯定不會是顧大涼了?對啊,看著體型也不像,顧大涼在電影裡是個瘦乾巴。但這男的,即使只看上半身,也頗魁梧。

立即,一片奇異的思緒掠過,他想起曾看過一部名為《夜半歌聲》的國片。一個曾為演員的男人臉部被火灼傷後,卻仍藏匿在那間荒廢的劇院中,每每夜間戴著面具出來唱歌。那部片有些恐怖,但又「纏綿悱惻得很」,母親當時曾那樣說過。

他直覺這男的跟幸子有種不單純的關係,這念頭使他感到臉上一陣燥熱。對喔,要不,她怎能這樣坐在他的床沿上,而且還這麼不害臊地久久看著他呢!

不知過了多久,幸子似乎已經忘記還有他的存在。

忽然聽見唱機發出噠噠的怪聲,音樂一個勁地重複。這時屋裡的兩人不約而同轉頭向門外,他們看見了靠在門邊上的他。幸子趕忙起身,經過他身旁時,不小心蹭了他一下。這一刻,他感覺到她灼熱的體溫和怦怦的心跳。(一九七)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