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2381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林元清 鐵人考察部落

在老鷹市,林元清醫師(右一)和阿拉斯加的總酋長維多久斯夫(Chief Victor Joseph) 等人合影。(圖皆由作者提供) 在老鷹市,林元清醫師(右一)和阿拉斯加的總酋長維多久斯夫(Chief Victor Joseph) 等人合影。(圖皆由作者提供)
狩獵來的糜鹿及鮪魚肉。(圖皆由作者提供) 狩獵來的糜鹿及鮪魚肉。(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副助理部長口述、九里安西王記錄整理

緣起

從2001年起擔任加州聖瑪利諾市議員,2003年後連續出任三任市長。2004年還與人共同接辦六家醫院、中心健保及兩家療養院及安養中心,並任副董事長的林元清醫師,2017年8月21日獲得川普總統任命,擔任美國聯邦衛生與福利部副助理部長兼少數族裔健康辦公室主任(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Minority Health and Director of the Office of Minority Health at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他認為美國政府有責任及義務提供完善的醫療、教育及社會福利,給包括原住民在內的所有少數族裔,這也是他接受公職後,念茲在茲的責任。

500多年前的美洲大陸原先都是印第安原住民,然而經過歐洲白人族裔的入侵、掠奪、燒殺及疾病,人口大為減少,如今僅有約220萬人,占全美人口的0.7%。過去聯邦政府一直將美國與原住民部落之間視為「國與國的關係」。從1778年至1868年之間,與原住民各國(部落)至少訂下367個條約,儘管有些條約中出現包括「承諾一切妥善照顧和保護(promise of all proper care and protection)」等語句,以換取部落土地和自然資源。在1831年,當時首席大法官也被稱為美國司法之父的約翰馬歇爾(John Marshall)就曾將這些條款提到最高法院,聲稱政府「對印第安部落負有最高責任和信任的道德義務(has charged itself with moral obligations of the highest responsibility and trust)」,然而,至今印第安原住民仍然是美國窮困的族群。

9月27日晚上9點半,突然接到林元清醫師打來的電話:「我剛下飛機,現在正在等Uber計程車。因為剛剛從阿拉斯加回來,有一點心得想跟您分享。」

衛生部規定,主管出差一定要坐最便宜的經濟艙,當我看到鐵人般的行程和聽到考察內容的故事,就不得不佩服他驚人的意志力和執行力了。

●阿拉斯加 心懸原住民

9月23日(星期日)清晨4點起床,趕到華府雷根機場,和主管衛生政策的柯斯貝上尉(Damion Killsback)及衛生資源及服務局(The Health Resources and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HRSA)局長喬治斯根朵和其助理馬丁上尉會合,乘坐7點多的阿拉斯加航空班機,先飛到西雅圖,停留四小時,再轉機,歷經14小時,在晚上9點多抵達阿拉斯加州費爾班克斯(Fairbanks),這人口3萬多的城市是阿拉斯加內陸最大,也是阿州第二大城市。

星期一上午8點,到達原住民諮詢顧問會的David Salmon Tribal Hall會場,(這是紀念第一位原住民酋長牧師Chief David Salmon而蓋,全部用原木建的大會議廳),由酋長安東尼(Chester Antone)主席、衛生部(HHS)副部長Eric Hargan及政府內外事務辦公室(Office of intergovernmental and External Affair)主任Jack Kalavritino共同主持,阿州各個區域原住民部落的酋長都到齊。

HRSA首先談到他們對偏遠地區社區醫療的補助費用,也與SAMHSA共同編列很多補助醫療診所的預算。我則代表少數民族健康辦公室(OMH)談到辦公室已經在下個年度編列足夠的預算,進行四項主要的工作。包括:1. 辦理高中生在畢業前的職業訓練,包括訓練他們成為社區醫療的助理,使他們能夠就業,也補助醫療人員不足的狀況、同時也能降低輟學率。2. 青少年自殺的防治。3. 成立青少年體能的鍛練及運動計畫(YES program)。4. 防止類鴉片及毒物的氾濫,及降低死亡率。

出席的酋長們,聽了我過去的作為,和將來的實質計畫和方針,都很有興趣並認真的記録下來,還提出他們的意見一起討論。會議主席安東尼酋長更在休息的時間握著我的手,很感性的對我說:「感謝你對我們原住民的用心和付出,你的這些政策和方案,都是我們各部落最需要的。」讓我有些安慰,覺得這一年多來的努力沒有白費。

當天晚上的聚餐,主菜是原住民狩獵得到的糜鹿及鮪魚,盛情感人,同時拉我們一起唱原住民的歌和舞蹈同樂,也拉近了大家為社區健康而努力的信心。

隔天,我去參訪了與我們合作的非營利機構TCC(Tanana Conference Center)成立的社區健康助理(Community Health Aid)訓練中心及(Training Center and Program)課程,這是阿拉斯加州政府及原住民委員理事㑹核准的計畫,因為阿拉斯加地廣人稀,很多小部落地處偏遠,幾乎與世隔絕,人口又少,交通也很困難,不容易找到醫師或護士去駐診,因此成立了這個方案,能夠訓練出社區健康及醫療助理(community Health worker)、社區牙科治療助理(Community Dental Aid)、及社區精神及心理衞生助理(community Behavior Health & Mental Health aid)。這個方案也已行之有年,看起來成效也是很好,也值得在其它偏遠又人稀的地方推廣。

第三天清晨,我和卡斯貝上尉、美國第十醫療區主任格蘭(John Graham),和主管社區住房的助理部長羅賓森(Lance Robertson)一同乘小飛機前往Tok及Eagle實地視察。

Tok是一個很偏遠的小部落,1000多的人囗中只有10%是阿沙巴斯堪(Athabaskan)原住民。TCC在那裡蓋了一個Tok Upper Tanana Health Center醫療所,很幸運地請到了由芝加哥大學訓練出來的馬可特醫師(Dr. Marcotte)夫婦,帶著一對3歲的雙胞胎,守在這偏遠的鄉下地方,日夜無休,令人敬佩。

有一次,馬可特醫師治好一個原住民病人後,病人帶了一隻活的火雞當禮物,他們的手足無措的接下那隻活蹦亂跳的火雞,也令人想到感恩節的由來。

●遠距醫療 連線大城市

由於有遠距醫療及藥房可以和費爾班克斯連線,這些偏遠的的居民能夠有很好的醫療照顧,而急診或受傷的一些重症的病人,也可以安排緊急後送,飛行約一個半小時到費爾班克斯治療。

隔天再乘小飛機,飛行一個小時,到臨加拿大邊界更小的老鷹(Eagle)部落,這個因為有許多老鷹飛到附近山崖中築巢而得名的小部落,如今仍然十分荒涼,才9月底,天氣已經很冷了。這裡原是汗族(Hän Athabascan)聚居的地方,在育空河(Yukon)的南畔生活了數千年,1898年時,人口還有1700人,如今只剩下不到200人,約一半為汗族人,現在只剩三個人還會講汗語。

TCC在當地也蓋了設備完善的診所,但是只有一位汗族的社區健康助理(Community Health Aid)卡門(Carmen Uvli)女士處理病人。她在高中畢業後,接受四星期訓練,算是醫師的延伸(Extension),至少能夠照顧在部落的居民。先作一些問診及基礎檢查後,再與費爾班克斯的醫師視訊連線,透過醫師的指示治療病人,每個月有一兩次,牙科助理來這裡檢查居民牙齒及洗牙,因為這裡自殺率高及精神疾病多,因此也有行為及心理治療助理或社工助理定期來駐診。我看她非常敬業,病人24小時都可以找到她,也鼓勵她繼續努力,進一步的進修,如果能夠達到護士或醫師助理的程度,可以幫助更多的病人。

我們隨後還拜訪了這裡的部落酋長和居民,由於附近根本找不到工作,年輕出外受教育後,就都留外地工作,但是老一輩說,他們家族在這裡居住幾千年,即使上次洪水及火災把村子毀了,他們還是不願意搬離 。

當天結束訪視後,再飛回費爾班克斯,27日搭清晨5點半的飛機,經西雅圖再回到華盛頓DC,晚上10點多才進家門。這是繼年初到南達科他州Pine Ridge考察之後,再次去偏遠地區的會議及考察,使我更了解了原住民他們的醫療缺失及改善,對於我未來的計畫及政策的執行,有很大的幫助。

●照顧生活 從教育扎根

這次的參訪,我的好朋友阿拉斯加的總酋長久斯夫(Victor Joseph)全程陪同,並和我討論要如何改善原住民的醫療及生活品質,我跟他說:「一定要從教育年輕的原住民開始做起,給他們一些希望,照顧他們的身心健康。並要增加當地的就業機會,只有原住民的下一代好起來,這些部落及族群才有希望。」我也希望能夠更多瞭解及保留他們的語言和文化,這幾百年來,美國的印第安族群所受的殘酷對待,是歷史的悲劇,也希望他們年輕的一代,能夠振作起來,帶領他們的族群,走出歷史的傷痛,生活出更健康更美好的人生。

●後記:我認識的林醫師

第一次有機會與林醫師聊天,是在今年6月華府國建聯誼會年會中的演講會,而後經常在LINE群組中,看他到各地出差,或帶著夫人划船、郊遊,或到世界各地旅遊。

就我所知,林醫師全家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但是他卻不排斥台灣的佛教慈濟基金會,曾經多次參與在台灣、美國、及海地等的慈濟醫療義診活動,可見其有寬大的胸懷,最近還在慈濟經典雜誌社出版了一本自傳-白雲度山。

儘管早已年屆退休年齡的他,以天下國家為己任,接受川普政府的任命,挑起重責。然而好動的個性沒改,在華府的周末除了上教堂之外,也常在許多不同的僑社活動出現,最特別的是古文詩詞讀書會。

古文詩詞讀書會的成員包括林醫師在內,也不過10個人。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下午,在馬州洛克威爾市立圖書館裡一起讀一些古籍,例如9月份的讀的是屈原的《天問》,這是一篇學校不可能教,我一輩子都也不會想到去讀的文章。

身為聯邦政府高級官員又身為企業家,應該是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才對,而他竟然有時間參加讀書會,像學生一樣,專心聽主講人的講解,偶爾也會說幾句心得。

那天讀書會結束前,他就預告在月底會去一趟阿拉斯加,視察美國政府在原住民社區的工作進度。

林醫師更感性的說:「有一天,都市住房部(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HUB)部長卡森(Ben Carson)來和我們這些由川普任命的官員談話,鼓舞士氣,談到他從貧困家庭出身,到成為神經外科名醫,以及參政的過程。他還自問好好的醫師不當,卻跑來華府蹚政治的渾水幹什麼?但是他又說,為了這個國家、社會、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這些人,現在這樣地犧牲是值得的。聽了他的這一番話,於我心有戚戚焉,前陣子所碰到行政上的折磨、怨氣、和困難就煙消雲散了。該好好的更加努力,為需要幫助的少數族裔多出一點心力。」

林元清(左)與堅守偏鄉的馬可特醫師夫婦,左二為HRSA的馬丁上尉。(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左)與堅守偏鄉的馬可特醫師夫婦,左二為HRSA的馬丁上尉。(圖皆由作者提供)
育空河裡成行的白鵝。(圖皆由作者提供) 育空河裡成行的白鵝。(圖皆由作者提供)
美國衞生部官員匯報過去這三個月對原住民醫療的作為及成果和明年度的計畫。(圖皆由作者提供) 美國衞生部官員匯報過去這三個月對原住民醫療的作為及成果和明年度的計畫。(圖皆由作者提供)
參觀當地的醫療所。(圖皆由作者提供) 參觀當地的醫療所。(圖皆由作者提供)
從小飛機上回望老鷹部落及育空河。(圖皆為作者提供) 從小飛機上回望老鷹部落及育空河。(圖皆為作者提供)
林元清醫師(右二)參觀醫療所。(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醫師(右二)參觀醫療所。(圖皆由作者提供)
荒涼的老鷹(Eagle)部落。(圖皆由作者提供) 荒涼的老鷹(Eagle)部落。(圖皆由作者提供)
原住民孩童在費爾班克斯宴會前唱原住民的謝飯歌。(圖皆由作者提供) 原住民孩童在費爾班克斯宴會前唱原住民的謝飯歌。(圖皆由作者提供)
醫療所的布告牌。(圖皆由作者提供) 醫療所的布告牌。(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醫師(前左五)和醫療人員及當地原住民代表合影。(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醫師(前左五)和醫療人員及當地原住民代表合影。(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左)探訪老鷹部落的醫療所。(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左)探訪老鷹部落的醫療所。(圖皆由作者提供)
燒烤狩獵而來的糜鹿及鮪魚。(圖皆由作者提供) 燒烤狩獵而來的糜鹿及鮪魚。(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左)乘小飛機飛行一個小時來到老鷹市(Eagle City)。(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左)乘小飛機飛行一個小時來到老鷹市(Eagle City)。(圖皆由作者提供)
離開探訪的老鷹市,在小飛機前合影,左一為林元清醫師,左二卡門小姐為當地原住民社區醫療助理,為當地的唯一醫療人員。(圖皆由作者提供) 離開探訪的老鷹市,在小飛機前合影,左一為林元清醫師,左二卡門小姐為當地原住民社區醫療助理,為當地的唯一醫療人員。(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副助理部長(中)匯報過去這三個月對原住民醫療的作為及成果和明年度的計畫。(圖皆由作者提供) 林元清副助理部長(中)匯報過去這三個月對原住民醫療的作為及成果和明年度的計畫。(圖皆由作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