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22963/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反平權措施 亞裔被當槍使?

備受矚目的「哈佛歧視亞裔申請人」訴訟案,15日將在波士頓聯邦法院開審。訴訟案把美國社會最敏感的種族歧視問題搬到檯面,涉及影響美國逾半世紀的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 簡稱AA)的根本問題。有人說,亞裔反平權措施,是被川普政府當槍使;也有人認為廢除平權措施,受益最大的將是亞裔;更有人擔心,一旦廢除平權措施,今後美國菁英學校裡將一半是亞裔面孔。這場訴訟,亞裔究竟應持甚麼立場?

多年來哈佛大學等常春藤盟校一直遭指控,招生時為達到內定的學生「族裔配額」,歧視成績優異的亞裔學生,向非裔及西語裔學生傾斜;司法部上月30日公布文件,指哈佛大學存在歧視亞裔傾向,已站在控告哈佛的亞裔團體一邊。司法部正在調查耶魯大學是否存在同樣情形。哈佛否認招生中歧視亞裔,同時以學校招生自主性為由,拒絕公開其招生準則。

然而,哈佛校報《The Harvard Crimson》今年6月引述2013年在哈佛高層間流傳的內部研究報告指出,「亞裔表現優異學生的入學率(比其他族裔)更低」。控告哈佛歧視亞裔的團體根據1萬60000多份學生紀錄分析,哈佛對亞裔申請人個人特質評價,一直低於任何其他種族。亞裔申請者被描述成「標準性強」,缺少特色;另一方面,招生標準所列的「個人特質」中,亞裔在「積極人格、可愛、勇氣、善良及被廣泛尊重」等方面獲評分,普遍比其他族裔低,大大降低被錄取機會。

上述訴訟焦點在哈佛招生過程不公開透明,是否存在以打造多元化學生群體名義,對美國亞裔歧視,爭議一直各說各話。亞裔團體希望至少通過法庭審理,曝光哈佛招生規則和「潛規則」,從而不再因執行照顧非裔和西裔的平權措施,使亞裔權益受損,不再把對一些族裔的「公平」,建立在對另一些族裔的不公平上。

一些人把針對哈佛的訴訟說成是「拿亞裔作幌子來推動白人民族主義議程」,指亞裔在反平權措施運動中「被人當槍使」。他們認為猶太裔七旬老人布魯姆(Edward Blum)在最高法院審理費雪控告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取消平權措施失敗後,又積極招募亞裔任原告控告哈佛,是利用亞裔打他的知名度。

而這一政策獲川普政府支持,更讓不願廢除平權措施的反川自由派人士找到著力點,認為官司背後隱含當局推行種族主義和種族隔離的用心;即使廢除平權措施,也無助彌補針對亞裔申請人任何故意或隱含的偏見,大學多元化氣氛卻因此被破壞。

然而不能否認,儘管平權措施1960年代推出初衷,在透過政策調節,保障所有族裔平等,但實施數十年,隨著時代變遷,反而成為限制族裔的障礙。一方面,平權措施對弱勢者保障,可能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例如升學和就業中,身處受保護群體的人會讓同事或同學誤認他們不夠格,靠平權措施獲利。另一方面,它也可能形成「逆向歧視」,條件較差但受平權措施保障,反而讓條件較優者喪失優勢。例如亞裔學子勤奮好學,卻因種族配額問題往往吃虧。

普林斯頓大學一項研究發現,亞裔學生SAT成績須比白人高出140分,才會獲得同樣進入私立院校機會。不採行種族優先權的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1992年亞裔錄取率為25%,2013年增至43%;而採行平權措施的哈佛,亞裔的同期錄取率則從19%降至18%。

喬治亞州艾莫利大學(Emory University)教授巴爾萊(Mark Bauerlein)研究顯示,大學若取消平權措施,最大受益者可能是亞裔,而非白人。從這個角度看,亞裔挑戰哈佛以種族配額作考量的招生政策,並非被別人當槍使,而是為自己的子女爭權益。

川普政府今年7月推翻歐巴馬時代有關種族意識招生政策的指導方針。它對哈佛和耶魯大學「歧視亞裔申請人」的調查,顯然是在為推行打擊全國各大學平權政策做準備。亞裔應該積極參與其中,不應缺席。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