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2131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浮生小記|第一次水中救難

那該是個很平靜的周末,天空出奇的藍,萬里無雲。一大早我決定到艾德蒙水下公園(Edmunds Underwater Park)去潛水。當我將潛水裝備由車上取下時,臨時決定將那些裝備及配重帶到海灘旁邊的長椅上,在那裡著裝,沒想到這個決定卻給我帶來了一個人生的重大經歷。

當我剛將潛水衣穿上,我就聽到一聲很尖銳的哨聲由海面傳來,有一個人在海裡揮舞著雙臂,我還看四周,除了我之外沒任何人,於是我對著那人喊道:「有事嗎?」他給了我一個OK的手勢,但是還繼續的對著我招手。

我知道即使他給了我一個OK的手勢,但是他一定在海裡遇上一些麻煩,需要援助了。一時腎上腺素開始在我體內亂竄,因為我了解當一個人在水中遇上麻煩時,說不定等候救援的時間僅有一兩分鐘而已!我對著海灘上一對母子衝了過去,他們也在看著那個在海裡揮手的人,我請那位母親將我潛水衣的拉鍊拉上,並請她打電話給911。

我用我顫抖的手將潛水帽、潛水鏡、手套及蛙鞋穿上。然後我就衝進了那波濤洶湧的大海,潛水衣的拉鍊沒有拉緊,海水開始滲了進來,但是我那時已經完全感覺不到海水進到潛水衣內的那種濕冷的感覺,血液中充滿了腎上腺素。

當我游到那個對我揮手的人身旁時,我發現他的旁邊還有一個人,臉朝下的浮在水中,原來是他的夥伴遇上麻煩了。

那個對我揮手的人說:「他已經死了,我們該將他拉回去。」

那時我才看清楚,原來那人穿著完整的岸上服裝,不是一位潛水員,而只是一具浮屍,渾身已僵硬。那是我第一次與一具完全陌生的死者有這麼近的接觸,我打了個冷顫。

是的,是該將他拉回岸邊,不管他是誰。

沒想太多,我與那人各抓住那個浮屍的一隻胳臂,開始對著海岸游去。

雖然我們離岸邊不遠,但是感覺上卻是永遠到不了盡頭似的遙遠,救護車的警笛聲越來越近,我的心跳也似乎越來越快。我告訴自己,繼續用力,不要停,要將他帶回岸邊。

當我們到了淺水邊時,我站了起來,將我的蛙鞋踢掉,將那具浮屍翻轉過來,他的雙眼半閉著,雙手僵在腰部,兩條腿僵硬,腳上還穿著鞋子,鞋帶仍然很整齊的繫著。我們想將他抬起來,但是他沉重的讓我們根本動不了他。

我們拖著那人的雙腳,費足了勁才將他拉到沙灘,救護人員已在那裡等候,他們將那人抬上擔架,我回頭將我的視線轉向那空曠的大海。

這時突然一陣幾乎要虛脫的感覺衝擊著全身,有種幾乎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事後我在新聞上得知,當局在海邊的停車場找到那人的汽車,警察認為那人是有意自殺。

這就是我第一次的水中救難經驗,只是我希望能有個較為圓滿的結局。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