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1604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這些跡象顯示 移民政策收緊了

移民面談會有很多刁鑽問題。(報系資料照) 移民面談會有很多刁鑽問題。(報系資料照)
曹楊親民說,國土安全部推出公共負擔審查,表示「移民政策收緊了」。(韓傑/攝影) 曹楊親民說,國土安全部推出公共負擔審查,表示「移民政策收緊了」。(韓傑/攝影)

一些移民律師表示,目前明顯感覺到移民政策與過去不同。紐約移民律師曹楊親民說,9月22日國土安全部推出關於公共負擔(public charge)新規則草案,就釋放一個信號,「移民政策收緊了」。

曹楊親民表示,過去,移民官對公共福利問題只是提一下,並不認真追問。「我從業這麼多年,沒有一個申請人因為享受公共福利而被拒絕。」她曾有一個客戶因為生孩子用了醫療補助,移民官都沒有問細節。「法律早就有公共負擔這個條款,但執行起來一直比較寬鬆。」但是,現在情況完全不同。她估計,如果這個政策認真執行,有些人可能拿不到綠卡。

➤➤➤聯邦新規… 移民福利「將上鎖」

•綠卡面談 嚴查收入來源

曹楊親民說,移民政策從嚴,體現在方方面面。最近明顯感到移民官在經濟方面查得很緊。「我們都告訴客戶,一定要實事求是,不要弄虛作假,不然就會遇到麻煩,但有的客戶不聽。」

不久前,她陪一個申請人去移民局進行綠卡面談,當問到經濟狀況時,申請人說已經買房,沒有經濟負擔。但是,移民官說,從他的收入上看,他沒有多餘的錢買房,那麼他是從哪裡獲得買房的錢。客戶回答說錢是父母、朋友給的,移民官要他拿出證據。「雖然調整身分的申請通過了,但是客戶花了很多時間去找證明。」

她說,許多移民官對申請者的稅單很關心,看W-2很仔細。如果申請人有租金收入,移民官就會詢問房屋是何時購買的,買房的錢哪裡來的。一名申請人除了有W-2外,還有1099表和Schedule C,獲得了9000多元的聯邦退稅。因為這個退稅額是最高的,移民官就對這個數字表示懷疑,追問這個數字是怎麼來的,怎麼會那麼巧。

最近,移民官對稅表查得很嚴。(美聯社) 最近,移民官對稅表查得很嚴。(美聯社)

有的申請人住在一個地方,而工作在另一個地方,兩者距離有200多哩,移民官也會懷疑地址不真實,追問他每天怎麼上班,路上花費多長時間,這樣申請人就要解釋。如果解釋不合邏輯,移民官就不會批准申請。

雇主幫助申請的工作簽證(H-1B)和跨國公司經理簽證(L-1)等也比過去難了。過去,H-1B一旦抽籤抽到,基本上就能獲得批准。但是,現在比過去嚴多了。移民局要求補充材料(FRE)、到工作場所抽查和拒絕的比例明顯提高,而且拒絕的理由千奇百怪,許多「過去沒有見過」。

•調集資料 前後對比申請

曹楊親民說,她感到移民局的資料庫擴大得很厲害,很容易調集申請人所有的資料,進行前後對比,然後送到法庭。「如果是新客戶,我都要建議他們調檔。」她說,有的客戶說他們沒有必要調檔,因為他們過去沒有提出過申請,其實不然。

為獲得聯邦退稅虛報收入,會引起移民官的懷疑。(美聯社) 為獲得聯邦退稅虛報收入,會引起移民官的懷疑。(美聯社)

她說,有的申請人很早就偷渡來美,聽信別人說先辦一張工作許可,掙錢償還偷渡費再說。多年後,他們和有身分的配偶結婚,拿到綠卡。但是,在考公民時遇到麻煩,因為移民局把他們的所有資料都找到了,對比後發現早年辦理工作許可(work permit)時填寫的內容與調整身分(I-485)時填寫的不一樣。移民局認為他欺騙政府,取消綠卡。於是,他只好請律師處理。

律師接到案件後就會先調檔,發現他曾經在移民服務公司申請過政治庇護,說是在中國受到過迫害,但是申請調整身分沒有提這段經歷,出現矛盾。他解釋說,移民公司幫他申請工作許可時,並未告訴他是申請政治庇護。移民官將他的案件轉到移民法庭。「他要在三個月內見法官,聽從法官判決。」

她說,移民局將所有資料電子化,如果把申請者的姓名輸入進去,相似的姓名資料都會出現,方便移民官核對。「有的華人認為,自己很久以前提出的申請,移民局不會知道,結果和他們估計的相反。」

•政府律師 沒那麼好說話

曹楊親民說,現在政府律師也沒有過去好說話了。以前,如果她提出共同開案的要求,政府律師出於幫助的目的大多同意,但是現在多半是「不同意」。例如,若是申請I-601A豁免,需要把過去的案件關閉,但是政府律師不同意關閉。「以前同意的比例很高,現在基本上反轉。」政府律師拒絕開案,而且不給理由。

遞解出境是將某人送出境外,被遞解者一般身負遞解令。有的華人偷渡來美或逾期居留,為了留美提出政治庇護申請。一旦政治庇護申請失敗,就會收到遞解令。「不過,許多人並未出境,留在美國黑了下來。」

一旦他們提出移民申請或者出現意外,移民局就會找到他們,就要求他們定期到移民局報到。過去,法庭要求他們半年或一年報到一次,但現在是一個月或三個月報到一次,密度比過去高很多。移民局還要求他們申請中國護照,並提供遞交申請的證據。這樣,移民局可以隨時遣返他們。

她說,過去提出的暫緩遞解申請(Stay of Removal)容易獲得批准,但是現在很難。例如,她有一個客戶,偷渡來美多年,單身,沒有孩子,因為患上腎病,需要每周洗腎三次。如果回中國,他的經濟條件無法支付洗腎費用。去年提出暫緩遞解,很快獲得批准。「但今年申請延期,四個月沒有消息,最後收到拒絕信。」

•美領事館 嚴查親屬移民

曹楊親民說,移民政策收緊還體現在美國領事館發放移民簽證上。許多華人移民入籍後會申請父母和兄弟姐妹來美國團聚。過去,領事館簽證官對公民此前偷渡史查得不太嚴,但現在嚴查,並拒絕其父母移民。「他們認為父母幫助子女偷渡,不批移民簽證。」

她曾經收到一個親屬移民案件。妹妹入籍成為美國公民後,就申請姊姊一家移民美國。不過,她的姊姊在其間婚姻發生變化。「姊姊曾經談過一個男朋友,懷孕了沒有結婚,未婚夫就去世了。」姊姊生了一個女兒,獨自撫養長大。

後來,姊姊又認識了一個年輕十來歲的男友,兩人結婚。於是,姊姊一家三口申請移民簽證。「廣州美國領事館簽證官面試時間很短,並且拒絕申請。」領事館的處理決定說:「她要偷渡人口,不相信他們的婚姻是真實的。」

她說,她認為申請人的姊姊與丈夫的婚姻是真實的。「兩人為了生孩子,還去做了試管嬰兒,雖然沒有做成,不過都有證明。」她認為,這是政策趨嚴所致。

•兩個Memo 直接拒絕申請

曹楊親民說,移民局最近發出兩個Memo。第一個Memo直接指示移民官,一旦發現移民申請資料不全,直接拒絕,不要求補材料。第二個Memo鼓勵移民官,一旦拒絕申請後,馬上將案件從移民局轉到移民法庭,由移民法官處理。

移民政策收緊,邊境檢查甚嚴。圖為美墨邊境檢查站。(美聯社) 移民政策收緊,邊境檢查甚嚴。圖為美墨邊境檢查站。(美聯社)

她說,過去,律師為了爭取時間,儘管資料不全,都是先把申請遞交上去,爭取時間,使排期提前。如果申請資料不足,移民局會來信要求補充資料,到那時才補交後續資料。但是,這種「邊申請邊補件」的做法已經行不通了。

從她接觸到的案件來看,許多人自己提出移民申請,結果因為文件準備不足,被移民局直接拒絕,然後將申請人放入遞解出境程序,案件轉到移民法庭。而移民法庭案件積壓嚴重,移民法官的工作增加很多,移民案件拖得很長。

她說,現在政府律師權力很大,多不同意關掉許多可以申請綠卡的案件。如果申請人有東西可做,就可以往前走。但是,許多人沒有東西做,只能提出「自動離境」。「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應該離境,若不離境後果很嚴重。」因此,她建議,在申請移民時,最好是請位有經驗的律師,尤其是目前的情況下。

延伸閱讀:
政策轉向 開始挑選移民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