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1197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

中國客被扔瑞典墳場? 「林地墓園」是世界遺產、經典之作

進入園內的大視野,左手邊是火葬場和教堂,右手邊是冥想山丘。 進入園內的大視野,左手邊是火葬場和教堂,右手邊是冥想山丘。
遠方土丘,是冥想山丘,山丘頂那叢樹圍著的是祭壇。這墓園的設計者就長眠在蓮池邊。 遠方土丘,是冥想山丘,山丘頂那叢樹圍著的是祭壇。這墓園的設計者就長眠在蓮池邊。

中國遊客被瑞典警察丟到墳場」,新聞標題所指的「墳場」,瑞典名稱是Skogskyrkogården,意思是森林花園,英譯名Woodland Cemetery,英文直譯「林地公墓」,這不能算是中國人概念裡的「墳場」。

斯德哥爾摩「林地公墓」,1994年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是世界唯一列入文化遺產名錄的墓園。設計風格被評論為「體現了從浪漫民族主義到實用主義的發展。結合建築和景觀,對世界各地的墓園產生創造性的影響」。它是建築結合景觀的一門教材,是世間的經典之作。

這個項目是在1915年徵求設計方案,兩位不到30歲的年輕建築師的提案獲選,於1917年動工。雖然三年建築完成,但是到1940年,建築師逝世的那年,才真正完善包括火葬場和三座教堂的所有布局。

1940年完成了火葬場和旁邊的聖十字教堂,前方是大片草地。 1940年完成了火葬場和旁邊的聖十字教堂,前方是大片草地。

大家都知道西方的墓園並不陰森,往者長眠在精美雕塑碑銘下,花木環繞,綠草如茵,往往是人們休閒的公園,甚而是遊客參觀的景點。然而,林地公墓的景觀又不同於西方墓園的印象。如果不是親臨其境,你不會相信Woodland Cemetery竟能以禮拜堂、火葬場、草原、山丘、池塘、森林等幾件元素,使生者、往者在其間平和寧靜地對話。

園地入口接著長長的石塊小徑,引領送別者走向一座10米高的花崗岩十字架,東側就是火葬場。這送別之路,好似「灑淨」的過程。

通過長長的石片小路,遠方十米高的十字架,是通往火葬場的「指標」。當年設置這座花崗岩十字架,確曾有人質疑其宗教意義的侷限,結論是:對信仰基督教的人,那會是感動,對其他人,那就是座十字架而已。 通過長長的石片小路,遠方十米高的十字架,是通往火葬場的「指標」。當年設置這座花崗岩十字架,確曾有人質疑其宗教意義的侷限,結論是:對信仰基督教的人,那會是感動,對其他人,那就是座十字架而已。

火葬場旁,聖十字教堂廊廳為一座象徵「重生」的雕塑「開天窗」。 火葬場旁,聖十字教堂廊廳為一座象徵「重生」的雕塑「開天窗」。

火葬場邊入口廊廳,也是告別儀式的「聖十字小教堂」,一座開著「天窗」的雕塑,男女堆疊呈現奮力升天的「重生」過程。

進入教堂的柵門有著象徵「生」與「老」浮雕。它不是一般的開合,是垂直降入地平線敞開迎賓。

火葬場右邊教堂柵門不同於一般對開,開啟時往地平線下開啟迎賓。金屬門欄上浮雕,左邊是「生」,右邊是「老」。 火葬場右邊教堂柵門不同於一般對開,開啟時往地平線下開啟迎賓。金屬門欄上浮雕,左邊是「生」,右邊是「老」。

園區正在布置花卉的園丁迎上來客,娓娓訴說景觀的一些細節,別於你所能Google到的各式介紹文字,挺有意思。

他說,因為「無限」(infinity)的符號是一個倒8(∞)字,建築師的設計規畫用了很多加起來是8(例如梯階數)或8的倍數(例如點到點的距離),意思為「通往無限」。

的確,園區最主要的復活教堂就是在888公尺的七泉之路(Seven Springs Way,又名七井道)的終點。有部分梯階也是2+3+3或3+5的方式堆疊而成。

在青草鋪陳冥想山丘頂,綠樹圍出的祭祀平台上,這位園丁用一口流利英語,邊說邊在地上寫著很難看懂類似幾何的算式。他對這「作品」必有執著的信念和理解。

201810061332482826 50178

參天松柏樹腳下,墓碑毫不刻意地「散落」著。(圖皆為作者提供)世界上著名的墓園多精雕細琢美輪美奐,「林地」卻獨特地呈現瑞典簡約風格,墓碑與參天松柏樺木交互鋪陳,像是自然灑落的石塊,即使瑞典超級巨星、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也只立了一尊簡單的暗紅大理石墓碑,僅有的「雕飾」是她的簽名而已。長眠於此多為一般市民,費用也就一日一瑞郎(約0.1美元),繳交25年封頂,真可謂「公墓」啊!

艾斯普朗(Erikgunnard Asplund)與萊維倫茲(Sigrud Lewerentz)這兩位建築師競圖的提案名為「松林」(Tallum),是北歐神話中以森林地景作為核心意義,這也符合墓園原址長滿松木的原始樣貌。

早先建造的或後來完成的園區教堂,也一樣小巧親和內斂,隱約林間。林地就以草地、小徑分隔出墓地的各個區域,墓碑們或散植林間,或平鋪草坪,以對大自然最少的干預,予逝者回歸大自然。

隱約森林中,穿過這窄門,盡頭是座很小的教堂,能容少許近親友在這靜默追思。 隱約森林中,穿過這窄門,盡頭是座很小的教堂,能容少許近親友在這靜默追思。

然而建築師艾斯普朗在最後一個項目「火葬場」落成時,貢獻卓著的短暫生命卻結束了。他安葬在火葬場聖十字教堂前的蓮池邊,周圍沒看到有他的墓碑。

達文西(DaVinci)有言:簡單是複雜的極致(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林地公墓正是體現了這句話的真諦,同時留給世人最貼切平實的生死冥思和喪葬語彙。

影片來源:YouTube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