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90874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空房間

盛夏某日午後

恰好那個角度

陽光穿過建築物間的空隙

穿過窗戶

房間被光充滿

房間用自己的空曠

成為光的容器

除了光

空房間裡面

只有我安靜坐著

光在我的身後

形成影子

對於無窮的光來說

物體的存在本身

就是空洞的起源

影子映在牆上

牆決定了邊界

空間因邊界而有限

因為有限

而成為了房間

白晝因為有限而結束於晚霞

黑夜因為有限

而有了晨曦

春天時才綻放的花

帶來有限的香氣

在無限的時空裡

生命因為有限

而有了意義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