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7521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紐奧良刺激遊 獵殺大鱷魚

美味的酥炸鱷魚肉(左)和鱷魚Burrito,令人垂涎三尺。 美味的酥炸鱷魚肉(左)和鱷魚Burrito,令人垂涎三尺。
凶悍的鱷魚頭,鋒利的牙齒,巨大的咬合力瞬間就使獵物粉身碎骨。 凶悍的鱷魚頭,鋒利的牙齒,巨大的咬合力瞬間就使獵物粉身碎骨。

紐奧良(New Orleans,新奧爾良)位於美國路易斯安納州密西西比河畔,臨近墨西哥灣,風土民俗融合了法國、非洲和美洲文化的共同特點,著名的景點有法國市場、傑克遜廣場、花園區和著名的二次大戰紀念館等。但是,這些都是普通旅客的足跡,某白髮爺爺的炸雞店賣的著名的紐奧良雞翅?其實根本子虛烏有。那麼,路易斯安納州最刺激的是玩什麼?答案是:獵鱷魚!

美國由於自然環境優美,生態保護十分到位,所以野生動物資源非常豐富,熊、鹿、野豬(聽說中國列為二級保護動物)非常的多,但是美國的狩獵法規非常嚴格,不是說打就打,什麼時候打,哪裡可以打,打獵有什麼法規和限制,這些都十分複雜。

美國的鱷魚資源也十分豐富,主要分布在路易斯安納、佛羅里達、阿拉巴馬、密西西比、喬治亞和德克薩斯等州,而以路州和佛州數量最龐大,全美野生鱷魚總數保守統計超過150萬條。

路易斯安納州夏季炎熱潮濕,經常有雷暴雨,州內河道沼澤眾多,非常適宜鱷魚等熱帶爬蟲類動物的生長,魚類資源也十分豐富。

在路易斯安納州狩獵,如果在1969年9月1日之後出生的獵人是需要有證書執照的,證書需要經過州政府認可的機構通過上課才頒發,然後再購買獵照才可以合法狩獵。而該州狩獵鱷魚的時間一年只有三個星期,時間是8月最後一個星期三到9月的第一個星期三(要買鱷魚票,一張可獵一隻),其他時間是禁止狩獵鱷魚的。

●雞肉掛樹 暗藏鐵鉤

這次我不遠千里(美國的老家是洛杉磯),來到的是離紐奧良大概40分鐘車程的一個小鎮,四處是樹木草叢沼澤河流,絕對原生態。已經提前數月和當地的導獵預約好時間(不然肯定約不到),一行人總共六個,其他五位是來自其他州的老外,加上導獵和助手總共八個人。

早上8時準時到達導獵的家,這家是白人,導獵和太太、女兒和爸媽住一大房子,非常好客且和藹可親。導獵簡單的向各人示範了槍械的知識,講述了各種安全須知,一切就緒後,我們分兩輛車,我和導獵、導獵的助手一輛,拖著船,另外五人乘另一輛車跟著我們後面,不到五分鐘就已經到了河邊,導獵和助手嫺熟地把船慢慢地滑進河裡,我們陸續跳上船,坐穩後就…開動引擎,出發!

沿著兩岸綠樹水草婆娑的河道,我們的船開足馬力駛向預定區域,估計導獵知道這一片區域鱷魚最多,大概十分鐘後,我們的船飛快如箭,左拐右拐,劈波斬浪然後停在一個區域。導獵掌舵,大海航行靠舵手嘛,他的助手-一個高高帥帥的白人開始從冰櫃裡拿出預先準備好的雞肉綁好,吊在離水面大概半米的地方,然後再開船去另一個地方綁,這叫「廣泛撒雞,重點打魚(鱷魚)」。為什麼要懸空綁雞肉而不是直接放水裡?因為鱷魚的嗅覺很靈敏,就像海裡的鯊魚聞到血腥味就馬上撲過來的原理一樣,綁在河邊小樹枝上的雞肉會滴下汁液,而雞肉的味道會引來嗅覺靈敏的鱷魚垂涎三尺;而鱷魚不知道的是,雞肉裡面的鐵鉤早已經準備好了致命的繩索陷阱,只要牠吃到雞就一定中套,動彈不得,等獵人回來就命不久矣…。

●動彈不得 步槍斃命

大概綁了五六塊雞後,我們就回到第一塊雞那裡,果然,首開紀錄,抓到了第一條鱷魚,但這條體積不大,大概一米三左右吧,中套後導獵助手把牠拉向船邊。這條是青少年,問題不大,拉到船邊後,重頭戲開始了,導獵拿起22(長彈)小口徑的步槍,向大家詢問:誰先打響第一槍?一老外自告奮勇,導獵收緊繩索,讓鱷魚的頭部露出水面,這些老外平時打槍也是家常便飯,拿起槍對準鱷魚雙眼偏上腦門中間,「啪」的一聲,搞定。然後就拖上船拍照留念。

關於用什麼口徑的槍去打鱷魚,開始的時候我還有個誤區,以為是用大口徑的30-06才可以一槍斃命,後來請教過導獵,原來只要點22的小口徑長彈就可以了,如果用大口徑的,會破壞鱷魚的頭部結構,再用來做標本就不好看了,也很費功夫修補,因為加州沒有鱷魚,這次我也真的學到了不少知識。

隨後我們又順利捕獲了一條同等體積的鱷魚,第三條是一隻很小的未成年的鱷魚,我對導獵說:放了吧,太小了,等牠長大了再說,於是就把牠放了。不能竭澤而漁,是漁獵的鐵律。看中國的近海、沿海和長江等水資源,現在已經幾乎沒魚可捕,就是因為我們有法不依,執法不嚴,斷子絕孫的捕法,惡果最後還是要自己吞下的。

到了第五塊雞的時候,最精采的重頭大戲來了!我們還以為都是老樣子,差不多的尺寸,小菜一碟嘛,都在輕鬆的喝汽水說說笑笑,但是聽見帥哥獵助一聲驚呼:Oh, my god!導獵一聽就知道可能有大傢伙來,停好船就衝到船尾察看幫忙。

●巨貨上門 心力折騰

只見繩索稍稍一收,船邊就翻滾的驚天動地,後來一個巨大的身影掙扎中偶爾露出水面,我們一看,Oh, My God!這可是一個巨貨啊,估計身長3-4米左右,正在不斷掙扎,巨大的翻滾弄得我們的船也搖搖晃晃的,盜獵大聲喊:小心小心,不要急,不要急。然後我和幾個老外一起衝上去,幫助勒緊繩子,不然害怕導獵給扯到水中,他就可能被生吞,我們幾個人合力拉著繩,鬆鬆放放,拉拉扯扯,主要是和牠角力,耗耗牠的精力,不然牠不斷抖動掙扎,不好開槍。

當時拉扯得厲害,搖晃到我身上的手槍也掉出來了,也沒功夫去撿,繼續和巨鱷纏鬥,大概擾攘了15分鐘後,巨鱷有些累了,動作幅度小了很多,頭部也偶爾大面積地暴露出水面,導獵趕緊說:你們其中一個去拿槍來,我們繼續頂住!後來一個子最小的白人小夥子,大概15歲左右,整條船最年輕就是他了,舉起槍瞄準,導獵大聲說:shoot!(開火),小夥子也很淡定,肯定平時都是訓練有素的,瞄了瞄「啪」地開了一槍,中是中了,但有些偏,打不到腦門中央,巨鱷痛極又開始掙扎,我們又拚命和牠角力,導獵又喊:再打一槍!小夥子上彈又啪了一槍,但是巨鱷還在拼命掙扎,只是力度已經逐漸減弱了,我對小夥子說:再來一槍!「啪」再一槍,看著血冒出來了,但我們的手還不能放鬆,再過了大概10分鐘,巨鱷的腦組織應該被子彈破壞,終於不怎麼動了,前後折騰了半個小時左右。

我們開始拉這條巨鱷上船,起初我們四個人一起拉,怎麼拉也拉不動,實在太重了,後來另外兩個也加入,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洪荒之力?最後才極度艱辛地把牠弄上船,然後大家都累癱了,不斷在喘氣和喝水。拖上船一看,大家都互相擊掌慶賀,真是一條大傢伙啊,用尺一量,差不多13英尺(四米),導獵也說:我獵了這麼多年鱷魚,還沒獵到過這麼大的,起碼80歲以上,1000磅左右,Yes!接著幹嘛?當然就是拍照留念啦。獵完這頭巨鱷後,其實我們還有兩張票可以再獵兩條的,大家都說:夠了,都累死了,不想再折騰了,凱旋班師回朝吧。

●鱷魚入菜 煎炸上桌

回到導獵家已經是中午午飯時間,他的家人早已經準備好了豐富的午餐,一桌子都是鱷魚料理。老外弄鱷魚,基本都是油炸和煎,不會像廣東人一樣煲湯。我們說午餐先放一放,我們先和鱷魚來些親密接觸照,看著鱷魚被吊車吊起,雄偉壯觀,又是一輪自拍他拍什麼的,掰開鱷嘴拍,摟著拍,各種賣萌,各種姿勢……折騰完了,進屋享用美味的鱷魚午餐:酥炸鱷魚塊、鱷魚肉鬆餅、蘑菇燜鱷魚肉…。地道而美味的的一頓紐奧良鱷魚午餐,吃完後因為我還要抓緊時間開車溜溜,領略一下紐奧良的風土人情,殺巨鱷盛會我已經無暇參加,主人熱情地贈送了一大包野生鱷魚肉給我,我當然就卻之不恭笑納了,因為美國的獵物和漁獲是絕對禁止買賣的,只可以自己食用和饋贈親朋好友,這是保護野生資源的一種重要手段,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

這次獵鱷之旅十分成功,運氣也相當不錯,我、導獵和眾位獵友依依惜別,百年修得同船渡,這是一種緣分,期望明年再來!(作者為加州漁獵廳執照核發教官、猶他犯罪調查廳下轄隨身攜槍執照教官、加州司法廳認證教官、全美步槍協會(NRA)認證教練、美國紅十字會心臟和急救教官)

經過一番搏鬥,把上鈎的鱷魚拉出水面。 經過一番搏鬥,把上鈎的鱷魚拉出水面。
獵友整裝待發,導獵嫻熟地滑船入湖。 獵友整裝待發,導獵嫻熟地滑船入湖。
掰開鱷魚的血盤大口,看看湖中的超級霸王、無聲殺手。 掰開鱷魚的血盤大口,看看湖中的超級霸王、無聲殺手。
身長近四米的巨鱷被吊車吊起,令人毛骨悚然。 身長近四米的巨鱷被吊車吊起,令人毛骨悚然。
路易斯安納州縱橫交錯,靜謐翠綠但兇鱷滿布的沼澤。(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路易斯安納州縱橫交錯,靜謐翠綠但兇鱷滿布的沼澤。(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