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6407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思淵堂語/心是真正的故鄉

每個周末,會定期收到法拉盛華商會總幹事杜彼得先生的一篇文章,談論天下大事及華人切身利益,常有「老臣謀國」的見解。當然,這是借用一個說法,若說杜先生是「臣」,則其君王必是美國華人。因為他總能以華人利益為指歸,尤其不為黨派立場所限(法拉盛人都知道,他是民主黨代表),持論頗為允正。

8月中旬的一篇談論中,杜先生講到了,不久前一個華裔少女在華盛頓特區機場「被綁架」,引起全國發布橘色警戒,結果是一場烏龍事件。少女無恙,被家長安排接走。因為說到了華人之前往美國,設法留下,他就華人移民面對的政策和環境,提出了一些觀點:川普政府加大了對移民政策的審視。「我們在這兩年,一直呼籲擁有綠卡的華人,一定要做出選擇,要就入籍成為公民,再不就選擇回國定居,絕對不要人在美國,又惦記著國內的福利,乃至於遲遲不入籍,會吃大虧的。存在的意義是生命最大的哲學,在浩瀚的世界裡,要強烈審視自己留下的痕跡,它代表的是你這個人的價值。」

由此想到一個現象,即,華人的家國情懷,非常強烈。在微信某群,一位「老灣」先生歸納說:「耶儒對比,耶教,把社會倫理帶入家庭,家庭也是社會;儒教,把家庭倫理帶入社會,社會也是家庭。」也許因為這樣的區別和淵源,華人因為惦記家人、故鄉,他們與祖籍國的關聯,基本上是前者的延伸。「回國」這個詞本身很有含意。對於華人,大致是回「故鄉」,出生之地;即使入籍歸化了美國,其觀念上和感情的「國」,至少在潛意識中,也常難改變,因而就表現在語言上了。而「國」,實在是可以再細分辨的。

在從前,是朝代,如唐宋元明清;於現代,指民族國家,是政權。如果以這個說法作為前提,那麼,華人的回「國」,確實是一糾葛的經驗。其他族裔的人也許也有類似體驗,但是否如此程度,如愛爾蘭裔美國人,祖先是北歐的移民,是否用「回國」來表述回到祖籍之地、出生之所?至於「故鄉」一詞,倒稍微確切,隱去了「國」的那種潛指意味。然而,還是有未妥者。一代、數代之後,故鄉真的具有凝聚力和召喚力嗎?還是一個紀念所自來的象徵?

據說,有一個小學生寫了一篇文章,問:假如我2000歲,我的祖國她是誰?問得尖銳。余英時說,哪裡能安身立命,哪裡就是中國。身邊有識士人謂:我心自由處即故鄉;此心安處是故鄉。我想,這種認知和態度的要義,是故鄉之「故」,重要的不在於「土地」,更不在「朝廷」(國),而是我「心」。心,才是本,是源,是最配得上「故」之本意的。

在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對傳統中國有天下乃有家之思維的反思: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認為,有我才有天下,否則,天下於我,即便不是牢籠和陰影,至少無益。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