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6402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社會傳真 | 鷸蚌相爭 漁翁網開一面

抱起白鷺,才發現它的腳被「石頭」絆住。(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抱起白鷺,才發現它的腳被「石頭」絆住。(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撲翅卻被拖進水中。(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撲翅卻被拖進水中。(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是古代的一個寓言故事,出自《戰國策•燕策二》;是說當蚌張開殼晒太陽時,一隻鷸去啄它,卻被蚌穀鉗住了,雙方都不相讓。此時來了一個漁翁,就趁機把這隻鳥和蚌都一起帶回家了。這個漁翁的所爲,要是在當今就是犯法了,因爲美國的貝殼類和野鳥都受法律保護。鷸蚌相爭,須有人相救才是。

牡蠣屬於雙殼綱軟體動物,其食物主要是細小的浮游動物和有機碎屑。牡蠣想吃飛鳥,簡直是天方夜譚;沒想到我在紐約真的看到了「鷸蚌相爭」。

●海濱避暑 舒服爽快

7月初的一個早晨,來到紐約市布朗士的果園海濱(Orchard Beach),沿著一個風景如畫的小海灣漫步,四處靜悄悄的。柔和的陽光從明鏡般的天空灑下,平靜的海面反射出美麗的霞光。水中的大白鷺在捉魚蝦,林中的鳥兒在歌唱。「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的意境就彰顯在這裡;大自然的靜謐與祥和,令人陶醉。

一生愛好攝影,外出常帶相機,邊走邊仔細觀察。到了另一個鳥兒更多的小海灣,發現大白鷺在探頭探腦地捉魚蝦。悄悄接近,剛舉起相機,它就起飛了,馬上用快速連拍模式把飛鳥納入鏡頭。

●乖巧白鷺 喜出望外

沿著水邊繼續尋找,忽聞「嘩啦嘩啦」響聲,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美洲白鷺(snowy egret),它展開翅膀撲動,好像在跳舞。這個種屬的體型較小,其頭部又披著幾根很長的羽毛,正是它與大白鷺(great egret)不同的特徵。10多年的觀察給我的印象是:大白鷺這裡很常見,而美洲白鷺只是邂逅。

雖然距離尚遠,但恐失去拍攝良機,舉起長焦鏡頭按下快門,其飛翔的美姿才是我想要的。想盡量接近這隻小白鷺,已經很近了,但它卻沒起飛,而是變換站立姿勢。繼續接近,爲了避免驚嚇它,遂低頭彎腰,躡手躡腳,緩慢前行,屏息觀察。只有幾步之遙了,鳥兒與我久久對視,相看兩不厭,真令我好奇不已。停下脚步,猛一抬頭,把鏡頭對著它,只見其立刻蹬腿,展開雙翅欲飛,卻又不飛,而是在水中打個轉,又再擺出展翅起飛的動作。

這隻小白鷺啊,真不尋常,好像是故意擺姿勢讓我拍攝的。暗自竊喜,慶幸能在如此近距離觀看野鳥展翅欲飛的「表演」。一定要珍惜這樣的攝影機會,於是先用自動連拍模式,緊接著再用手動單拍模式。雖然也曾見過美洲白鷺,但遇到這樣的「乖」鳥兒,可真是千載難逢矣。

「乖」鳥畢竟是野鳥而不是寵物,因此只能觀看而不可以觸摸,更不可捕捉,否則會受法律嚴懲。對野生動物「只可眼觀不可把玩」是基本原則。

大飽眼福之後,依依不捨向這隻可愛的小白鷺揮手告別,並朝另一個小海灣走去。查看剛才的收穫,理想的照片並不多;因為鳥兒在快速地變換姿勢,又因為平生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乖」鳥,暗自激動不已,還沒找到正確的視覺角度就忙於按快門,乃致主體未能完整的落在畫面之內。盡管如此,心裡還是樂滋滋的,因為這是終身難忘的經歷。

●鳥兒落難 悲慘鳴叫

盡興之餘,卻開始心生疑惑:野鳥見人,總是受驚而飛去,這才是常理;它哪能如此長時間給人「表演」各種姿勢任我拍照呢?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驚奇之餘,又回歸理性思維:這隻鳥可能是受傷了。於是我又跑回去,當我舉手揮舞時,只見其奮力掙扎,卻無法飛起來。我懷疑它很可能被魚線捆住腳了,必须立刻救它脫險。鳥兒離岸雖不遠,但伸手抓不到它,因為它在泥水中蹦跳。這下子它確實被「惹怒」了,其頭部和脖子的毛全都豎立起來,好像要與人搏鬥,並發出陣陣嚎叫,平生從未聞過任何鳥這樣悲慘地嚎叫。

●見死不救 令人失望

就在我離開岸邊幾分鐘,忽然看見一艘小船快速駛來,我大聲喊:「Help! help rescue a bird!」我把手指向還在水中掙扎的鳥兒。船上那人看著我,又看了看這隻小白鷺,猶豫了好久,回答: 「What? Rescue a bird? No!」立刻掉頭加速而去,令我大為失望。

●驚恐施救 鳥兒脫險

因為潮水已經淹沒鳥兒的背部,不容再拖延了,我得趕快找一根樹枝探個究竟。用樹枝挑起鳥兒,誰知它突然嘶聲力竭地嚎叫起來,掙扎著又跳進水中,但沒飛走。我推測很可能是被魚線纏住,而魚線又纏著很重的石頭。可是岸邊泥漿很深,難以找到魚線。

反復折騰多次之後,終於用樹枝把鳥兒從泥漿中撈起來了,只見有一塊帶著泥漿的重物連在它腳上。這隻渾身是泥的鳥兒,此刻就在我手中奮力掙扎,驚嚇得更加拚命嚎叫了,叫聲之大,而且持續不斷,真是刺痛人心啊!

由於它拚命拍打著沾滿汙泥的翅膀,把泥漿全都潑在我的臉和眼鏡上了。由於眼鏡被泥漿糊住,眼前一片漆黑,更找不到什麼魚線了。鳥的脚爲什麽會黏在泥石頭上而不斷掙扎呢?還是令人不解。如果無法救牠脫險,我無法證明自己是出於善意救鳥之命了。於是抱著鳥兒朝水邊走,當我把泥漿洗乾淨之後,才驚奇地發現:天哪,原來是一個巨大的牡蠣(oyster)拚命夾住了白鷺的腳!

我來不及清洗渾身的泥漿,馬上要做的緊急事情就是:防止救鳥舉動被誤解為傷害鳥。「牡蠣夾住鳥兒」這個現場,就是有價值的證據。於是我趕緊錄下視頻影像並拍攝RAW照片作為法律證據保存 (RAW照片是無法造假的) 。即使有警察誤解我的行為,還可以憑借這些真實的影像資料上法庭辯解。

牡蠣咬得很緊,不肯放走這隻小白鷺。盡管我使出「洪荒之力」試圖撥開牡蠣的兩片硬殼,拔出鳥的脚趾,但怎麽也無法讓牡蠣鬆口,反而使鳥兒更加拚命嚎叫。無奈之下,心生一計,嘗試智鬥:抓住鳥的腳趾頭,先往牡蠣「嘴」裡一塞,然後往外輕輕一拔;如此来回幾次嘗試之後,牡蠣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捉弄,只好「鬆口」。我終於把這隻小白鷺救出來了。

●飛鳥牡蠣 安然無恙

這隻美洲白鷺一定是在覓食的時候,腳趾頭剛好接觸到牡蠣張開的「嘴」裡,牡蠣趁機夾住。鳥兒越想掙脫,牡蠣就將其夾得越緊了,牡蠣死死地咬住不放,鳥兒只能苦苦掙扎,它的腳趾頭幾乎被牡蠣夾斷了。

我輕輕地用雙手抱著鳥兒放回岸邊,它再也不叫了,立刻就在淺水中緩慢行走。剛開始還是跛行,但幾分鐘之後,似乎就走得很正常,並開始覓食。當我看著它捉住一條小魚吞下時,很是欣慰,一種成就感立刻取代了一直縈繞心頭的恐懼感。更令人驚奇的是,鳥兒還默默地回過頭來,看著我好長時間,好像是在表達「感謝救命之恩」。我也一直兩眼盯著,目送鳥兒在海邊慢慢地向樹林方向走去。

之後,我仔細觀察這個巨大的牡蠣,它足有一磅多重!它並沒有附著於岩石上。這樣大的野生牡蠣我從來沒有見過,只有在加拿大見過人工養殖的大牡蠣。顯然,牡蠣和白鷺博弈,白鷺必死無疑,所以不能再有類似的情形發生了。 據我多年觀察,鷺類總是喜歡在淺水中覓食而不進入深水區,於是,就把這個大牡蠣向深水區拋出去。

見證了現代的「鷸蚌相爭」之後,我這個「漁翁」把鷸和蚌都放生了,只留下珍貴旳鏡頭,記錄這一段不可思議的經歷。

「石頭」洗乾淨後,才發現是個巨大的蚌。(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石頭」洗乾淨後,才發現是個巨大的蚌。(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央求小艇救鳥,卻遭拒絕。(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央求小艇救鳥,卻遭拒絕。(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站在淺水中。(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站在淺水中。(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展翅卻飛不起來。(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展翅卻飛不起來。(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不斷在淺水掙扎。(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不斷在淺水掙扎。(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海濱掛著「不准撈捕貝殼,不要打擾野生動物」警告牌。(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海濱掛著「不准撈捕貝殼,不要打擾野生動物」警告牌。(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站在淺水中。(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白鷺站在淺水中。(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遠遠拍到淺水有隻白鷺展翅欲飛。(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遠遠拍到淺水有隻白鷺展翅欲飛。(照片皆為作者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