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57266/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要聞

白宮高官投書紐時:選擇國家至上的人在政府內悄悄反抗

紐約時報網站論壇版5日下午刊出一專論,由「白宮匿名者」執筆撰文,說明為什麼要隱身在白宮供職不退,目的就要防止川普越權濫權,傷害國家長遠利益。(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網站論壇版5日下午刊出一專論,由「白宮匿名者」執筆撰文,說明為什麼要隱身在白宮供職不退,目的就要防止川普越權濫權,傷害國家長遠利益。(Getty Images)
川普得知紐時刊出匿名白宮資深官員投書後怒不可遏,在推特連發數文,批評投書官員「叛國」、「沒膽」,還要求紐時必須交出此人。(圖取自川普推特) 川普得知紐時刊出匿名白宮資深官員投書後怒不可遏,在推特連發數文,批評投書官員「叛國」、「沒膽」,還要求紐時必須交出此人。(圖取自川普推特)

「紐約時報」5日罕見發表一篇川普政府資深官員匿名的投書,宣稱川普政府內部存在自己人形成的強大「反抗勢力」,以維護國家健全。

川普總統隨即推文,質疑「紐時」這個「所謂的資深官員」是否真存在,抑或只是「失敗的紐時」另一個假消息來源?川普指匿名者「沒有膽量」(GUTLESS),要求「紐時」為了國家安全考量,必須交出投書者的身分;川普也發推文質疑此舉是否為「叛國」。

在這篇標題為「我是川普政府內部反抗軍一分子」(I Am Part of the Resistance Insid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的文章中,「紐時」表示知道作者身分,可是應要求姑隱其名,以免危及他的工作;以下是投書全文:

川普總統正面對美國近代領導人從未碰到的考驗。

那不是特別檢察官投射的龐大陰影,或是川普的領導使國家激烈分裂,甚至不是他的政黨很可能把眾院輸給不顧一切想把他推翻的反對黨。

「從內部阻撓他的部分政策」

這個他自己不完全瞭解的困境,就是他自己的政府裡面許多高級官員,正努力從內部阻撓他的部分政策,和他最糟糕的傾向。

我會知道。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得澄清,我們不是流行的左派「反抗勢力」,我們希望政府成功,並認為政府的許多政策,已使美國更為安全繁榮。

「我們首要的職責是國家」

但是,我們認為我們首要的職責是國家,總統卻繼續表現損害國家健全的作為。

這就為什麼川普任命的許多官員誓言盡我們所能,維護我們的民主體制,同時阻撓川普受到較嚴重誤導的衝動,直到他離職。

問題的根源在於總統是非不分(amorality),任何為他工作的人都知道,他的決策不受任何明白重要的原則指引。

雖然他是以共和黨人身分當選,總統卻不理會保守派長久以來奉行的理念;包括自由思想、自由市場和自由的人民。他頂多只在預先安排的場景才引用這些。最惡劣的時候,他甚至直接攻擊它們。

「川普的衝動是反民主」

除了大肆宣揚媒體是「人民公敵」,川普總統的衝動,可說是反貿易和反民主的。

不要誤解。政府仍有一些對它的幾乎不斷負面報導所沒有呈現的光芒:有效的解除管制、歷史性的稅務改革、更強大的軍力等等。

但這些能成功,與總統衝動、唱反調、瑣碎和沒有效率的領導風格無關。

從白宮到行政部門各部會,高級官員私下承認他們每天都對最高統帥的言行感到難以置信;他們大多設法不讓他的一時奇想,影響他們的作業。

與他開會經常偏離正題不知所云,他自顧反覆的夸夸其談,而他的即興衝動導致考慮不周、資訊不足和有時魯莽的決定,後來必須推翻。

總統最近在橢圓形辦公室開會,突然改變他自己一周前做的重大政策決定後,一名與會資深官員氣惱的跟我抱怨說:「實在不知道他會不會隨時改變主意。」

「助理費心遏制惡劣決定」

如果不是白宮裡面和四周那些無名英雄,這種變幻不定的表現會更令人擔心。他的一些助理被媒體描述成壞人,但他們私底下費盡心力遏制(白宮)西廂的惡劣決定,雖然他們顯然並非一直都成功。

在這個混亂時期這可能是無用的慰藉,可是美國人民應該知道這裡還是有成年人在管事。我們很清楚正在發生什麼,而我們試圖做正確的事情,雖然川普不肯。

結果就呈現了雙軌的總統職權。

以外交為例:川普總統公開和私下都顯示他偏愛專制獨裁者,像是俄國總統普亭和北韓領袖金正恩,卻不重視使我們與理念相同國家聯盟的關係。

但是,精明的觀察家注意到,政府其他部門做法不同,指責俄國之類國家干預並據以制裁,對世界各地盟國則平等交往,而非譏之為敵人。

例如對俄國,總統不願驅逐普亭的許多間諜,以懲罰一名前俄國特工在英國被下毒事件。他持續幾周抱怨資深幕僚逼他與俄國進一步對抗,並對美國繼續制裁俄國的邪惡作為表示無奈,但他的國家安全團隊知道不能不這樣做,以迫使莫斯科為其作為負責。

這並非所謂的「深層政府」的作為;這是穩定國家的作為。

鑑於許多人看到的動盪情勢,內閣早就出現引用憲法第25修正案,展開廢除總統的複雜程序的耳語。但沒有人想引發憲法危機,我們盡所能把政府導向正確方向,直到問題結束。

小檔案:憲法第25修正案
美國國會1967年通過憲法第25修正案,美國副總統和過半內閣成員可以書面聲明宣稱總統無法履行職務的權力和責任。若總統表示異議,國會兩院需有三分之二議員表決支持,才能由副總統取代總統。如果要動用此修正案,整個過程相當複雜,美國從未用此方式拉下現任總統。

「跟他沈淪讓我們失去禮教」

更令人不安的,不是川普對總統職權做了什麼,而是我們整個國家任他對我們做了什麼。我們跟他一起沈淪,讓我們的對話,失去文明禮儀。

參議員馬侃的告別信說得最好,所有美國人都應該注意他的話,擺脫部族主義陷阱,追求經由我們共同的價值和對這個偉大國家的熱愛團結一致的崇高目標。

參議員馬侃雖或已不在,可是他的典範長存,成為指引公職和國家對話恢復榮譽的明星。川普可能畏懼這些充滿榮譽的人,可是我們應該崇敬他們。

選擇國家至上的人正在政府內部悄悄地反抗。但是,要真正的改變,必須一般民眾超乎政治,跨越黨派,決心摒棄各種標籤獨尊一幟:美國人。

紐約時報網站論壇版5日下午刊出一篇匿名白宮資深官員投書,說明為什麼要隱身在白宮供職不退,目的就要防止川普越權濫權,傷害國家長遠利益。(截自紐時網站) 紐約時報網站論壇版5日下午刊出一篇匿名白宮資深官員投書,說明為什麼要隱身在白宮供職不退,目的就要防止川普越權濫權,傷害國家長遠利益。(截自紐時網站)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