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5476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 | 家有「飛虎」 險被遺忘的英雄

鄺廷(第二排左六)與飛虎隊戰友合影。(作者提供) 鄺廷(第二排左六)與飛虎隊戰友合影。(作者提供)
飛虎隊戰機於1943年11月在一處未知名的前進基地準備出擊。(美聯社) 飛虎隊戰機於1943年11月在一處未知名的前進基地準備出擊。(美聯社)

2013年我的外甥女Julia偶然間在網路上購得《我的飛虎故事─三代勇士》(Three Generations of Warriors/Flying Tigers My Story)一書,作者為奧本大學及阿拉巴馬大學退休教授羅賓森博士(Dr. Leonard A. Robinson)。羅賓森博士於1942年秋天投入中緬印戰區(CBI)陳納德將軍麾下之飛虎,時年21歲。以書中描繪之戰役及時間推算,應是加入「駐華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CATF飛虎)」,以及參與某部分「飛越駝峯(The Hump)」的悲壯任務。CATF飛虎由100多名飛行員組成,到中國取代「美籍自願援華航空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AVG飛虎)」。

★不知父為第一流飛行員

AVG飛虎是由美國平民及退役飛行員組成,委託中華飛機製造廠以合約聘雇,其中飛行員近百人,可惜並無華裔,持民間護照入華抗日10個月,擊落和擊毀侵華日機約450架,自損51架。飛虎個個渾身是膽、英勇無比,陣亡約26人,可謂是「拿人錢財」,真正努力「與人消災」的洋兵、洋將,屬中國空軍管轄。由於珍珠港事件爆發,美國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戰,史迪威將軍解散AVG飛虎,令第一批進入中國的正規「美國空軍駐華特遣隊(CATF飛虎隊)」進駐昆明基地,使用飛虎留下的飛機與設備,續用飛虎名號,仍由陳納德將軍指揮。

驚喜的是,我們在羅賓森之《飛虎故事》一書中讀到,他一抵達中國便與我的父親鄺廷並肩服役於同一架鯊魚齒老虎轟炸機,且書中多處描述他們共事兩年中的各種生活點滴,以及最難忘的「轟炸漢口」之役 ;該戰役中,老虎機中隊在80到100架的日本零式戰鬥機圍剿下技巧突圍,可謂九霄驚魂,死裡逃生。羅賓森並譽家父為第一流的飛行員,且說得一口道地美國腔英文。

年輕時曾服役於CATF飛虎的史考特將軍(Robert Lee Scott),將該隊的英勇事蹟著成《上帝是我的副駕駛》(God Is My Co-Pilot)一書,並在1945年由華納兄弟製片拍成著名飛虎電影;叧被譽為「一趟駝峯,一趟鬼門關」的駝峯死亡航線,二戰後在美國也出了不少相關書籍及影片。

羅賓森赴華服役九個月後,陳納德將軍在中緬印戰區(CBI)成立了14航空隊(二戰結束多年後亦被稱為飛虎隊),父親與羅賓森也跟著併入14航空隊,直到二戰結束。14航空隊在陳納德將軍3年領導下,從美國調派約3000人到達中國,其中有1000餘名為雙語華裔,大部分華裔均負責飛機通訊及地勤工作,也有極少數擔任飛行任務。

戰爭結束後,我的雙親遷台,我和妹妹君慧及弟弟耀琦均在台灣出生。在我們的童年記憶裡,父親甚少提及他的家史與軍旅生涯,所以我們自覺就是一般的軍人子弟,住在眷村裡過著物資極為簡單的生活。母親是位明眸皓齒的空軍太太,每天早晨穿梭於市場買菜,為我們做午餐便當;父親則清晨5時便起床,親手幫我們做菜肉包子和備早餐,然後再出門上班當航管教官。家中的家具包括書桌、床、衣櫥等等,均是由父親在閒暇時買木條、木板以腳踏車載回來,用手工具自製,這在當年空軍眷村裡十分罕見。所以,我們也算是在充滿溫暖和幸福的家庭中成長。

父母的婚姻說來也十分戲劇化。母親本籍廣東新會,畢業於廣州市著名的「婦孺」婦產專科醫校。外公為新會縣著名商人,商業店面遍及半條街。母親在廣州外公出資經營的婦產科醫院擔任院長,因屆適婚年齡,十年來說媒不斷,可惜無一登對。不知何時市區裡出現了一位會講英文、喝咖啡、著皮靴的中年軍官。緣分悄悄地來了,父母親最終在廣州成婚。父親祖籍廣東台山,5歲時由祖父攜手來美,42歲又回到中國,卻是參戰。

★西安事變時 曾參與護蔣行動

我的曾祖父青少年時移民美國愛達荷州,祖父是在該州經營麵粉出口的小商家。父親舊金山大學畢業後,又入亞卡斯(Adcox Aviation School)及波特蘭航空學校(Al Green Wood Flying School),受教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王牌飛行員布朗(Roy Brown)。航校畢業後,落葉歸根先加入中國空軍;美國宣戰後,在昆明與作者羅賓森少尉約同時間加入飛虎隊。根據14航空隊史料:二戰結束後約有1000名華裔返回美國,大約20名最後定居台灣,繼續報國,大都以校級軍官退伍,除役後不少人從事英文教學。在中華民國的空軍大家庭裡,他們應該算是被遺忘的一批英雄,而家父正是其中之一。

父親作為第三代美國華裔,戰後為自己人生做了一個重大的抉擇,決定不再回到他自幼生長及熟悉的美國,與母親隨空軍遷徙中國數個基地及繼續飛行數年,任務包括曾為西安事變「護蔣」的飛行員之一等等……,最終定居在一個陌生,及未來也較難預測的新國度─寶島台灣,負責台灣空軍航空管理及教學而不再飛行。

憶及五歲時,父親曾一度思鄉心切,動了返美之念,母親也將行李整頓幾乎就緒。後經同航管辦公室也是袓籍廣東台山、出生於西雅圖的雷叔叔勸説下,打消回美念頭。此念一轉,正應驗了所謂的「人生宛如萬花筒,輕輕一搖動,整個變了樣」。雷叔叔是我小時候住在台北空軍宿舍時的隔鄰,比父親年輕約20歲,與父親是同一時期美國航校畢業並回到中國參戰的華裔。

據該校史料稱,2期共畢業華裔29人, 在「中國呼喚我/China called me」之下,全數回到中國參戰,捐軀成仁11人。戰後返美者有1人榮登美國空戰王牌飛行員名人堂,並用其名將奧瑞岡州比佛頓市(Aloha Beaverton)郵局命名為「陳瑞鈿少校大樓/Major Arthur Chin Post Office Building」。而2位曾經是中國空戰英雄的雷叔叔及幫家父爭取到眷村宿舍的空軍通信學校楊校長,也是無數回到中國參戰的華裔中,極少數能升到高官的愛國華僑。

★數幀父親照 激起家族心中浪

由於作者羅賓森在書中對華裔參軍的背景只是一語帶過,因此燃起了我們家人對華裔參軍史及在華飛虎隊的興趣。我們在網路上閲讀了200餘篇中英史料,也讀到了前所未知的美國華僑飛行報國的各種事蹟。驚訝的是,美軍助華之前的抗日戰爭中,飛在中國天上的飛機,近四分之三的飛行員都是來自美國的華裔子弟。

我們也在谷歌裡搜尋到了數幀父親在美飛行學校的照片及畢業生合照,更在Hoff Post華裔美軍欄中找到了父親著盟軍服的戎裝照等。若非此書激起家族心中之浪,父親的愛國熱忱及英勇往事,對鄺家子孫而言,險盡成灰。父親一生獲頒多枚中國及盟軍勳章,退役後當義工,免費教導眷村子女英文,有幸終老台灣,30年前以91歲高齡安息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應稱得上 「青山埋忠骨」。然而,我姊妹倆卻有違父願,又回來美國居住將近40年,真可謂造化弄人啊!

家中珍藏的飛虎隊照片,鄺廷(後排左二)與戰友合影。(作者提供) 家中珍藏的飛虎隊照片,鄺廷(後排左二)與戰友合影。(作者提供)
飛虎隊飛行員於1943年11月跑向戰機準備出擊。(美聯社) 飛虎隊飛行員於1943年11月跑向戰機準備出擊。(美聯社)
《上帝是我的副駕駛》。(亞馬遜網站) 《上帝是我的副駕駛》。(亞馬遜網站)
華僑子弟參加抗日,合照左四為雷炎鈞,下為陳瑞鈿。(取自網路) 華僑子弟參加抗日,合照左四為雷炎鈞,下為陳瑞鈿。(取自網路)
374轟炸中隊1943年攝於昆明,第二排左七為鄺廷。(作者提供) 374轟炸中隊1943年攝於昆明,第二排左七為鄺廷。(作者提供)
美洲華僑航空學校第12期學生。鄺廷(前排右三),陳瑞鈿(後排左二)。(網路圖片) 美洲華僑航空學校第12期學生。鄺廷(前排右三),陳瑞鈿(後排左二)。(網路圖片)
《上帝是我的副駕駛》作者史考特將軍。(取自飛行博物館) 《上帝是我的副駕駛》作者史考特將軍。(取自飛行博物館)
陳瑞鈿。(網路圖片) 陳瑞鈿。(網路圖片)
羅賓森將軍所撰的《三代勇士》。(亞馬遜網站) 羅賓森將軍所撰的《三代勇士》。(亞馬遜網站)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