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4996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童年打乒乓球(下)

在學校裡打乒乓球是不能盡興的,我們就回家玩。但家裡沒有標準的乒乓球檯,只能自己搭檯。

家裡有一張四方的八仙桌,還有一張比八仙桌矮一點的小桌子。我們在小桌四角放上厚厚的書,然後拿家裡一塊用來糊鞋底布的木頭平板放在上面,和八仙桌齊平拼湊在一起,就成了球檯。

在檯面中線處的兩頭再放上書,找一根棍子(多半是用我爺爺的拐杖)橫在上面,就是「球網」了。

雖然這「球檯」比標準的乒乓球檯高出許多,我們那時個子又矮,玩起來有些費勁,但畢竟在自己家裡,兄弟姊妹沒幾個人,可以盡興地玩。

我們也常常請同學來家打乒乓球,快樂之餘,增進了同學之間的友誼,球藝也不斷長進。

我們弄堂口原來有一座廢棄的教堂,它的正門前,仿造西式教堂建築,築有一個平台,兩邊有石階供人上下。

弄堂裡的小伙伴有時也將平台當成球檯打乒乓球,但玩得蠻辛苦的,得站在台階上哈著腰揮拍。儘管如此,愛玩的我們依舊樂此不疲。

其實在那個年代,中國各地很多孩子都是自己搭建乒乓球檯來玩的,多用木板或者石板,有的還將家裡的床板和門板拿來用。

此外,就是利用各種現成的桌子或者平台作為乒乓球檯,雖然這些「球檯」的檯面面積往往和標準的乒乓球檯相差很大(一般都小),高度也不相同,但這些都不妨礙我們玩,只要小白球能夠彈起,在我們的球拍下來來回回地穿梭,就讓我們開心。

小時候只要有機會在正規的球檯上打乒乓球我都會去。我的一位鄰居在政府機關當花匠,星期日常常要去機關大院給花草澆水,我和他兒子就跟著去,不是去幫忙幹活,而是去打乒乓球。

機關的小樓裡有乒乓球檯,星期日沒有人來上班,正好讓我們玩一個痛快。

小時候經常去打球的地方,還有專為孩子們服務的市、區兩級的少年宮,那兒除了開放給孩子們玩,還有乒乓球訓練班。上海的一些體育館也有收費的乒乓球館,幾個同學湊零用錢去玩一次。

長大後,無論在上學、下鄉和工作的地方,只要有機會和時間,我也會打打球,一來是鍛鍊身體,二來其實還是玩心不減。但來美國之後,就再沒有摸過球拍了。

沒想到這次坐遊輪,讓我重溫童年打乒乓球的樂趣。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