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4636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思淵堂語╱冷眼向洋熱風中

「冷眼向洋」是書名,作者為美國研究專家、當代著名公共知識分子資中筠先生。書初版於2000年,再版於2007年。資先生是中國的美國研究的重要學者,學識淵博,立論公允,多年來著書立說。該書三版的今年,引起了社會的強烈關注。這個現象,和美國總統川普執政後的中國政策有關,與美中貿易戰密切,也是中國制定政策者、智囊,乃至民眾,對於美國態度的一個反應。

當年作者以「冷眼」為題,是主張以理性思維,去看世界、看美國。第三版用了非常中性的書名「20世紀的美國」,但在我看來,內容上更加「冷」了,代表了「熱風」中的冷靜:不要誤判美國的實力和意志,不要因此而認為具備了和美國直接衝突的能力,並在民族主義的熱衷裡喪失理智執政,否定美國的改革決心和代表的人類普世價值觀。

書出版的當天(7月8日),中國媒體也未報以「冷眼」,由「美國研究」執行主編趙梅對話資中筠,其內容通過微信廣為流傳。資先生以獨特的角度分析美國的歷史和演進,告訴讀者、告誡昏於熱風中,喧嚷「厲害了,我的國」之政策制定者:僅200多年歷史的美國,並非憑空而降,而是繼承了整個西方人文的精神。美國有自我糾錯和完善機制,並未走向衰亡,正處於中興。

作為中國的知識分子,一個美國研究專家,資先生出發點,既不是美國政治家的立場,也非美國華人的觀點。作為一個嚴謹的學者,她注重歷史(即使這個歷史是現實的鏡子),但不願意對時政尤其是中美貿易戰表達直接看法。她說:「很多人總希望我能夠講講當前中美之間發生的事情,我堅決不講。為什麼?因為我是真的看不清楚,這些問題還在發酵的過程之中,有的涉及大的戰略變化,而有很多具體問題是高度政策性的問題,屬於肉食者謀之,不是我們普通老百姓能知道的。」

細細品味她的這段話,不難發現,在學術的理由之外,還有一個不願介入,或者說,無法介入的問題。她並非一般意義上的老百姓,而所謂「肉食者謀之」,不正和她研究的對象,美國的自由精神、民主機制並因此為美國之主驅動力,頗為違背嗎?我假設她深知,政權和政策,全由肉食者謀,才是中國體制的最大局限,應該是合乎邏輯的。這是一個公共知識分子不得已而「冷」言旁觀的陳述,也是一個遺憾。當然,這一種「冷」態度,若和某種「熱」對照看,也許更有意思:坊間批評的清華大學某胡教授,急功近利,為了迎合政局,提出荒唐的論證,影響了政策,可謂熱得發昏,熱到生出餿味。

作為普通美國華人,我們沒有足夠的學識研究美國,但對其政策和國力,則有直接感受。資先生的「冷眼」看美國一書,由我們讀來,當有特別的意義和收穫,不妨開卷一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