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4264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富豪」的瘋狂一擊 壯大亞裔聲量

好萊塢電影「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票房大賣,背後凸顯亞裔族群在美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大眾文化等領域都力求突破現狀。圖為本片演員楊紫瓊、鄭肯、亨利高汀、奧卡菲娜與吳恬敏等人。(美聯社) 好萊塢電影「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票房大賣,背後凸顯亞裔族群在美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大眾文化等領域都力求突破現狀。圖為本片演員楊紫瓊、鄭肯、亨利高汀、奧卡菲娜與吳恬敏等人。(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一個新加坡家庭走進倫敦一家高級旅館,沒想到勢利眼的經理拒絕為他們服務。這個家庭悻悻然離開,但沒多久就回到旅館大廳,並向在場所有人宣布令人震驚的消息:「這家飯店我們買下來了!」

這就是新加坡裔美國作家關凱文(Kevin Kwan)的2013年高人氣小說「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的序幕,也是耗資3000萬元同名電影的開場。這部小說與電影是以輕鬆詼諧的方式,講述一個亞洲家庭面對各種歧視的經驗,肯定讓許多在美國社會的亞裔人士心有戚戚焉。

★一個創舉 打破隱形天花板

財經新聞網站CNBC與「日本經濟新聞」英文版報導,「瘋狂亞洲富豪」不僅是好萊塢25年來首部全亞裔卡司大片,連導演與編劇也是亞裔人士,首周票房更超乎發行片商華納兄弟電影公司的預期,其實反映出在美國社會長期相對沉默的亞裔族群,如今在政治、商業、學術界與影視文化等領域,都大力突破現況、高調發聲,盼提高能見度與影響力,打破在美國社會的隱形天花板。

舉例來說,現在亞裔美國人不論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邊,在政治圈發聲愈來愈積極,特別是影響本身權益的議題,從平權運動到移民權利都是;在股票上市公司董事會幾乎缺席的亞裔族群,現在想促進大企業高層的種族組成更多元;在11月的期中選舉,亞裔投票更可能影響部分搖擺州的選舉結果。

★一炮而紅 上映一周就回本

從初期票房來看,「瘋狂亞洲富豪」可說是一炮而紅。原本片商預期上映頭五天的北美票房,能有1800萬至2000萬元就算及格,能到2600萬元就超乎預期。沒想到,根據市場數據業者comScore統計,本片上映頭五天的北美票房高達3530萬元,而且單是17日至19日的首個周末三天檔期就進帳2650萬元。

換句話說,若不含行銷費用,製作成本約3000萬元的「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上映第一周就回本了。

這使得「瘋狂亞洲富豪」一躍成為三年來首周北美票房最佳的好萊塢浪漫喜劇片,讓不少其他片商大為驚訝。

★一次嘗試 扭轉好萊塢視角

關凱文本月在洛杉磯接受「日本經濟新聞」訪問時說:「現在全新一代的亞裔族群不再安靜沉默,而是勇於發表意見,當然社交媒體也改變了局面。大家都更積極表達自我,無論是不是亞裔,整個文化已經改變了。」

當關凱文在構思「瘋狂亞洲富豪」的小說時,他其實想以現代亞洲家庭的故事,填補西方出版市場中的缺口。在好萊塢表達有興趣改編他的著作後,關凱文發現自己正進入一個規模更大的社會趨勢,也就是試圖扭轉美國電影圈老是忽視以女性及少數族裔為電影主角的長期做法。

好萊塢是白人當道的世界,不論在幕前或幕後都是。今年7月加州大學Anneberg傳播與新聞學院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好萊塢1100部賣座電影之中,亞裔只占有講到台詞角色的4.8%,而全美人口有5.7%是亞裔。

出生在新加坡的關凱文,在紐約與休士頓長大,並於德州讀完大學後再到紐約發展。他表示,「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書中與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以前從未看過如此作品。

關凱文說:「他們從未見過全亞裔的卡司,在銀幕上的行為舉止都很正常,並非像有些人認為亞洲人應該有的怪異刻板形象,而是有血有肉的正常人,生活中還是得面對一堆問題。」

★一陣旋風 坐擁重量級金主

好萊塢上次有過全亞裔卡司的大片,是1993年的「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為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與「華爾街日報」撰稿的台裔作家楊致和(Jeff Yang)指出,這意味全新一代的亞裔美國人,從來沒看過自己的族群在好萊塢主流電影中出現。

然而好消息是,「瘋狂亞洲富豪」引起的這陣旋風,正為好萊塢多部籌備中的亞洲主題影視作品創造更多機會,而且參與其中的不乏重量級「金主」,從網飛(Netflix)、亞馬遜(Amazon)到蘋果(Apple)都有。

楊致和說:「亞裔美國人身為有相當教育背景的族群,在科技圈與社交媒體也聲勢浩大,這些都有助亞裔成為(主流大眾文化的)沃土。」

★一場轉變 席捲政壇教育界

亞裔美國人的形象在大眾文化領域開始轉變,在政治圈與教育界也逐漸成為鎂光燈焦點。原本歐巴馬政府對於大學院校提出的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綱領,是鼓勵高等學府將種族列為錄取大學新鮮人的重要條件,以促進校園學生的種族背景更多元,但7月初川普政府廢除了這項政策。

聯邦政府取消大學入學的平權措施,在亞裔族群中意外成為爭議話題。倡議團體「亞洲育才協會」(Asian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ducation)就說,「這是亞裔美國人社群的勝利時刻」。

亞裔族群對於川普政府的作為意見分歧,支持政府取消大學入學平權措施的一派認為,這項政策使其他族裔的學生更有優勢,代價是犧牲了表現優異的亞裔學生。

代表亞裔美國學生的團體「學生公平入學」(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就遞狀控告哈佛大學有系統地限制亞裔學生的入學數量。這宗官司預定10月進入審判階段,甚至可能一路打到聯邦最高法院。

不過,也有其他的亞裔美國人認為,這個政策其實有助整個亞裔美國人。

對此楊致和指出,對於這項政策的不同聲音,「其實就是進一步證明,亞裔美國人不再保持沉默了」。

★一發信號 亞裔美國人奮起

不只如此,隨著11月期中選舉逼近,關心移民權利與平權措施等公共政策的亞裔美國人,現在也開始動起來。

以北卡羅萊納州、亞利桑納州與內華達州等政治立場偏向保守的州為例,這些地方的亞裔人口明顯增加,近期又出現投票轉向民主黨的跡象,意味亞裔族群可能成為期中選舉的重要選民力量。

但柏克萊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李大久(Taeku Lee)指出,以往亞裔美國人在期中選舉的投票率大降,這個現象令人擔憂。以2014年為例,有投票資格的亞裔美國人之中,只有27%出門投票。

然而,川普因素可能大大提高亞裔美國人參與今年期中選舉的意願。

根據少數族裔倡議組織「亞太裔公民參與基金」(AAPI Civic Engagement Fund)今年對自稱是亞裔美國人的411名登記選民的意見調查,70%亞裔不滿白宮作為,69%認為未受到川普政府尊重。

李大久說:「這兩股情緒就是(亞裔美國人)參與政治的絕佳信號。」

上述意見調查也顯示,65%亞裔美國人認為,今年在期中選舉投票的重要性比2014年更高。

★一張選票 左右搖擺州選情

以往亞裔美國人大多投票給共和黨,但從1990年代起開始向政治光譜的另一邊傾斜,而且令人驚訝的是,過去20年來亞裔族群支持民主黨候選人的成長幅度,遠高於其他族裔。

李大久觀察,共和黨「推出反移民的候選人,看來似乎敵視少數族裔,等於把亞裔選民『推走』」;但另一方面,希望結束平權措施的亞裔美國人,又與共和黨站在一起。

他提到,若要判斷共和黨是否認真考慮爭取亞裔族群的選票,可以觀察向來是共和黨鐵票區的加州橘縣(Orange County),今年期中選舉當地將改選四席聯邦眾議員。

李大久說明,亞裔族群已經占了橘縣人口五分之一,「有跡象顯示,人口變化正悄悄改變這裡的投票局面」。至於橘縣選情的關鍵,或許就在第39國會選區,共和黨推出的人選是亞裔女性Young Kim,對手是民主黨的拉丁裔人選Gil Cisneros。

他分析,儘管亞裔族群是美國人口成長最快的少數族裔,但共和黨與民主黨用來吸引亞裔支持的動力、意願與資金,「沒有達到吸引其他族群支持所動用的程度。隨著亞裔選民日漸壯大,各個政黨若繼續忽視這部分選民,就等著吃到苦果」。

其次,二、三十歲的年輕一代亞裔美國人,很有機會促使各個政黨更重視亞裔選民。

以哥倫比亞大學學生Amy Gong Liu為例,她是第一代華人移民,活躍於校園中的多個政治類社團,也曾經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動員社區民眾為民主黨候選人喜萊莉.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拉票,但她一直對父母親不想參與美國政治感到挫折。

Amy Gong Liu的父親在她就讀中學時成為美國公民,母親直到一年前才獲得公民身分。她一直希望爸媽入境隨俗,參與地方政治活動,一家三口常對此爭論不已。

她回憶說:「但他們講了一件事,我一直忘不了。『我們這麼努力工作,所以我們不在乎(政治),但我們這麼努力工作,這樣你才可以關心政治。』這表示,對於亞裔美國人來說,在關心(政治)與行動上,還有很多結構性障礙要克服。」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開了好頭,更多亞裔陣容電影即將有機會登上大銀幕。(華納圖片) 「瘋狂亞洲富豪」開了好頭,更多亞裔陣容電影即將有機會登上大銀幕。(華納圖片)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的故事打動了亞裔美國人,因為他們在電影「看到描寫出更真實的自己」。(美聯社)
好萊塢電影「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票房大賣,背後凸顯亞裔族群在美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大眾文化等領域都力求突破現狀。圖為本片女主角吳恬敏與導演朱浩偉。(美聯社) 好萊塢電影「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票房大賣,背後凸顯亞裔族群在美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大眾文化等領域都力求突破現狀。圖為本片女主角吳恬敏與導演朱浩偉。(美聯社)
「瘋狂亞洲富豪」在好萊塢颳起旋風。圖為本片男主角亨利高汀(左起)、女主角吳恬敏,與原著作者暨本片共同製作人關凱文。(路透) 「瘋狂亞洲富豪」在好萊塢颳起旋風。圖為本片男主角亨利高汀(左起)、女主角吳恬敏,與原著作者暨本片共同製作人關凱文。(路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