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3267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富國銀行 特約贊助財富健康月

沉重學貸 從青年背到老

參加後備軍人,軍方會代為清償學生貸款。(美聯社) 參加後備軍人,軍方會代為清償學生貸款。(美聯社)
到了70歲,應該安享晚年。(美聯社) 到了70歲,應該安享晚年。(美聯社)

學貸從年輕時期一路背到老年,都還沒能夠還清,如此狀況乍聽之下頗為誇張,但在現今美國社會,已有越來越多真實案例出現,反映出美國部分銀髮族無法安心享受退休生涯的殘酷現實。

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在2017年公布報告指出,60歲以上美國人在2015年總共欠了667億元學貸,平均每人背負的學貸為2萬3500元,這個數字幾乎比2005年統計多出一倍。

1990年代,為了進入法學院就讀,塔里尼(Rick Tallini)申請了5萬5000元聯邦學生貸款。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他對於背負學貸並沒有抱持太多考慮,畢竟法學院畢業之後前途非常看好,償還貸款肯定不是問題。

人算不如天算,塔里尼從法學院畢業之後,求職過程中頻頻碰壁,生活過得相當拮据,學貸當然沒能繳清。於是,滾上利息之後,他當初借的5萬5000元學貸,多年之後就膨脹成了30萬元。

61歲的塔里尼今年5月接受CNBC新聞台專訪時說,都已經活到這把年紀了,學貸恐怕最後將會跟著他一起進棺材了。

55歲的黛比‧貝克(Debbie Baker)1990年代就讀塔爾薩大學(University of Tulsa)期間,申請了3萬5000元聯邦學生貸款,畢業之後則在奧克拉荷馬州公立學校當老師。她說,踏出校園之後便開始收到每月償還500元的帳單,可是由於年薪只有2萬7000元,學貸放款機構沙利美(Sallie Mae)便建議她不妨申請暫緩行使債權(forbearance)。

整整有三年的時間,貝克的學貸都處於暫緩行使債權的狀態,但等到她要開始重新繳付還款時,每個月帳單已經漲為700元了。她說,這個結果並不是只有申請暫緩行使債權的原因,還有更為複雜的背後因素。

她說,原本想要參加標準還款計畫,每個月還款金額雖然比較高,但利息卻比較低,可以在10年之內把學貸債務解決完畢,但2007年時她又聽說有名為「公共服務貸款免除計畫」(Public Service Loan Forgiveness)的新方案,允許在政府機關或非營利機構工作、且仍然背負著學貸的民眾,得以在準時償還的10年之後,未能還清的學貸餘款得以一筆勾銷。

貝克說,好不容易還了10年的學貸,充滿期待準備剩餘欠款終於得以免除,沒想到卻獲得告知說,她的身份並不符合,因為當年她所申請的聯邦學生貸款並不在這項計畫適用範圍之內。

在公立學校任教18年之後,貝克目前年薪仍不到4萬元,而尚未還清的學貸經過多年利息累積,卻足足高達8萬元,已經是當年她所借3萬5000元的翻倍。

•全美未償學貸 高達1.5兆

根據統計,在過去10年之間,美國未償學貸總額整整增加了3倍,已經來到1.5兆元之多,僅次於未償房貸的金額,未償學貸也遠遠超過未償車貸、未償信用卡債的金額。

非營利組織「全國消費者法律中心」(National Consumer Law Center)學生貸款償還協助計畫(Student Loan Borrower Assistance Project)主任派西斯‧于(Persis Yu,音譯)指出,不管是學貸變成一倍、兩倍或三倍,類似案例其實經常出現,「因為這些貸款的設計架構,會鼓勵這種膨脹現象的發生。」

貝克的個案反映出許多背負學債民眾所面臨的相同處境。如果某所大學之內出現太多學生在應該償還學貸的最初三年便拖欠違約(default ),那麼這所學校可能失去參加聯邦助學計畫的資格。根據統計,2016年當中,就有10所學校因為出現這種問題,結果遭到美國教育部制裁。

為了幫助學生依照規定按時償還學貸,許多學校聘請專業諮詢顧問,為如何償還學貸提供意見。對於手頭拮据的學生,這些顧問經常建議申請暫緩行使債權,如此一來就可以獲得短時間的喘息空間,還可以避免宣告違約的糟糕下場。根據統計,在2013年償還學貸的美國民眾當中,就有高達70%曾經在某段時間申請過暫緩行使債權。

不過,如同貝克一樣,當暫緩還款的寬限期過去,又到了開始要清償貸款的時候,借款人卻常常被一個殘酷事實嚇到,那就是應該償還的總額,此時已經出現激增。

•延緩償還 利息越滾越多

學貸專家肯特羅維茲(Mark Kantrowitz)對CNBC新聞台指出,很多有著財務困難地借款人,一發現可以延緩償還學貸,都會感到非常心動,但如果選擇這種處理方式,最後結果永遠將是要付出更高的金錢代價。

肯特羅維茲分析,申請暫緩行使債權並不是個好辦法,因為利息仍然照算,繼續累積,「借款人的錢坑,等於是越挖越深。」

而在塔里尼的案例當中,最初借的5萬5000元學貸為何到頭來可以滾成好幾倍,主要問題出在他有很長一段期間並未還款。從他的學貸資料來看,這段未還款期間,利息則一直維持在8%至9%之間。

他回憶說,當年申辦學貸時,法學院裡有職員曾對他說道,不必為這筆債務煩惱,畢業兩年肯定就能無債一身輕。他表示,當年只注重於學業,對於錢財方面其實沒有考慮太多,「況且旁邊的人又都說著『別擔心,不管借多少學貸,一定很快可以還清的。』」

塔里尼說,天不從人願,自從法學院畢業之後,他從來沒有找到高薪工作,後來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的在公家機關做事,畢業約10年之後,學貸便宣告違約。他後來以合併貸款(consolidated)方式處理學貸問題,卻發現自己積欠政府的債務,累積已經超過15萬元了。

從塔里尼的慘痛經驗可以看出,學貸一旦走向違約,下場將是必須負擔龐大代價。舉例來說,如果借了4萬元學貸,利息7%,分25年繳清,但按時繳款4年之後突然拖欠宣告違約,那麼在沒有繼續繳款的期間,每個月加上利息將會滾出230元的債務。如果借款人以貸款復元(rehabilitation)方式解救違約,則要繳交16%的收款費,前前後後算起來,積欠學貸總額就上看5萬元了。

華府非營利研究機構布魯金斯學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估計,到了2023年時,學貸借款人當中約有40%將面臨違約下場。消費者金融保護局更指出,申請貸款復元的學貸借款人當中,超過40%在接下來的三年裡,還會發生二度違約。

•銀髮族背債 晚年難享安寧

美國邁向高齡化社會的此時,銀髮族美國人仍要為沒還清的房貸、信用卡債以及學貸傷腦筋,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讓退休生活變得無法清心。

住在賓州寇特斯維爾(Coatesville)的七旬婦人費伊(Fay)接受CNBC新聞台訪問時,要求姓氏保密。她說,50多歲時為了想攻讀企業管理碩士(MBA),借了5萬元學貸,房子到現在仍有房貸,信用卡債也有5萬元左右。被裁員之後的她,只能擔任兼職臨時工,「我很怕失去房子,變成流落街頭。」

對於如何解決美國民眾步入晚年還要為學貸所苦的問題,檢察官出身的共和黨維吉尼亞州聯邦眾議員賈瑞特(Tom Garrett)今年稍早提出「學生安全法」(Student Security Act)草案,允許學貸借款人部份債務得以豁免,但交換條件是必須延後數年才能領取社會安全金( Social Security)。

草案條文指出,學貸最高豁免金額上限為4萬0150元,但借款人必須同意到了屆滿退休年齡時,再等6年又1個月,才可以領取社會安全金。賈瑞特的提案引起輿論熱烈討論。

如今,塔里尼開始回到法律圈執業,希望努力賺錢把學貸還完。他說,總不能永遠為這個問題操心。

紐約社安局的自動取號機。(路透) 紐約社安局的自動取號機。(路透)
到了領社安金的年齡,還有不少老人未還清貸款。(路透) 到了領社安金的年齡,還有不少老人未還清貸款。(路透)
有些老人到了70歲,還要為還債發愁。(美聯社) 有些老人到了70歲,還要為還債發愁。(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