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2688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出身貴族 迦納稱安南「父親」慈善體貼 為他贏得愛情

身為MIT史隆學者的安南(左)於1971年與同學至桑比亞研究銅礦企業。(歐新社) 身為MIT史隆學者的安南(左)於1971年與同學至桑比亞研究銅礦企業。(歐新社)
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逝世,圖為一對日本父子遊客當天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安南畫像前駐足。(美聯社) 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逝世,圖為一對日本父子遊客當天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安南畫像前駐足。(美聯社)

安南於1938年4月8日出生於迦納庫馬西的冊芳蒂部落,他始終把冊芳蒂部落的五種道德規範,即尊嚴、自信、勇氣、同情心和信仰,作為他的行為指南。迦納人尊稱他為「父親」,他也以同情心贏來了愛情。

安南能說流利的英語、法語和幾種非洲語言。1961年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麥卡萊斯特學院完成經濟學本科課程,後來在日內瓦國際高級研究學院攻讀經濟學研究生。1962年進入聯合國工作後,又在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管理學碩士學位。他是唯一一位從聯合國職員中產生的秘書長。

擔任聯合國秘書長後,有一次回到非洲,安南的車隊在迦納首都阿卡拉的大街上飛馳。街道兩旁站滿了民眾,個個歡呼雀躍,安南起初以為他們是在歡迎格達費,當他聽見人群中不斷地高呼著他的名字,並稱他為「父親」時,他這才知道人們已認出了他。這些迦納人冒著被踏傷踩傷的危險,近似瘋狂地向安南擠去,高呼「父親」。

在遇到重大危機時,聯合國的官員也會感到恐懼,但安南卻越是在這種時候就越沉穩;每逢此時,他會比平時更加風趣幽默,聲音也更加平靜。與他共過事的人都說,他常常置身於世界上最危險、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場合,毫無畏懼地與有關人士商談如何提供醫藥設備、食品和人道援助等問題。

安南的一位助手說,在1999年北約轟炸南聯盟期間的一天深夜,在馬其頓,他與安南坐在一個面向科索沃的陽台上,附近不時傳來美軍飛機空襲科索沃的聲音。而安南卻在用手機鎮定地與一些國家的領導人交談,一直談了兩個多小時。

安南的妻子名叫娜內,是一位瑞典女子,是一名律師和藝術家,曾為兒童寫書介紹聯合國。一天晚上,兩人在紐約羅斯福島的大街上行走,安南看見電話亭裡有個人似乎在哭泣,於是走過去與他攀談,原來是他的父親病了,安南便幫他出主意,並輕聲細語地安慰他。娜內目睹了這個場面後,對安南產生了愛情。

安南(右)就讀美國麥卡萊斯特學院時,打破學校60碼短跑紀錄。(歐新社) 安南(右)就讀美國麥卡萊斯特學院時,打破學校60碼短跑紀錄。(歐新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